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在树上唱歌的人1 > 详细内容

在树上唱歌的人1

分享到:
关闭
作者:说爱╮不说钱  阅读:198 次  点赞:0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在树上唱歌的人1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一)

  我刚满十三岁的那一天,母亲告诉我一个传说。那是关于一棵位于山里原始村落古松的传说。据说只要村里有满十三岁的孩子,长者们便会举办祭典,赞颂不灭的死灵。

  村里传言,死者会聚集成唯一灵体,以村里第一个死者的形象──吊死鬼出现。它长年寄宿古松之内,祝福生者。

  这种信仰所依赖的,是一套对于死灵的解释系统,平静而美丽的逻辑。信仰者不曾死去,也不会死去;所有人不需恐惧,因为我们所恐惧的,将会庇佑我们。我们以后也会成为,庇佑村人的死灵。

  法师们说,将在祭典隔天为我举行一个成年礼的仪式,祈求我可以看见古松之鬼。传说的另一部份是,村里必有一人能看见那鬼,此人必得福报,并为村里带来祥和之气。

  然而,始终没人能瞧见那鬼。

  “首任村长的女儿长得很标致,不幸爱上长工的儿子,小孩都生了两个。哪知道负心汉不认账,自己的种都装瞎子,最后搞得村长女儿在古松上吊自杀。”

  “有个富商多行不义,老逼人缴纳田租,没钱就用人家老婆女儿抵债,最后活生生被一群佃农绑上古松,吊死在那。”

  “就你那个二表叔带回村里的人嘛!好端端地也不知怎么着,就自己吊上去了,听说是被朋友骗了家当……等等,还是他骗了人家的家当?”

  “你们说的是谁?是同一个人吗?”

  传说要能延续的唯一方式,就是没人能验证。

  这个村落里,苗族和汉族各占一半人数。古时候,两大族派为了争夺这山麓的水源地,干戈相向了几十年。有个考古团每年十月都会来一次探勘,他们相信村子是古战场遗址所建立而成;而我们年年丰收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每一亩农田底下,都埋葬了几百具尸首。

  但,除了考古团来访那段期间,我们从不谈种族。那古松是两族族人的共同秘密,爱、恨,与那场血淋淋的战争始末,都在里面,等着传说中的勇士去揭示。 在勇士出现之前,没人可以质疑古松的神圣。它象征一种受迫性的,非自然的遗忘,遗忘那几十年来都无法抚平的仇恨。

  当大家的目光聚集在形而上的尊敬或恐惧,这里便是一个没有自我的区域──如胜男所说,村里没人比得上一片松叶。

  那松长得高峭,少说也有十公尺高。针叶寥寥可数,横枝短小,五支树根却出奇得粗大,一吋一吋稳稳地盘结着,攫入土石堆中,崩解了底下一颗重达百斤的大石块。形象上,像是一只青筋暴现却稀疏无毛的手臂,猛然以指尖穿过胸膛,压碎还在跳动的心脏。

  “鬼树!是妖精啊!”村长老带头喊着。

  一旁的小径是环状的,几乎垂直绕着那松层层而下。绕走小径的行人,理应会从三个不同角度瞥见那松。一开始,走过它的根部时,必须小心翼翼地提高脚步,以防被粗大的根给绊倒;到了土地公庙时,往东边看上去,在浓密的林子里空出一丝缝隙,是那深色的树干;接近山脚还有两百步距的时候,就只能看见稀疏的叶,在雾气散开的时候,全然静止。

  然而,急于下山而抄此小径的村民,常常不是没看到树干而迷失在林间,就是重复看到五六次松叶,却迟迟无法下山。

  村口赤牛伯伯的大儿子向来铁齿,挑了个吉日上山下山各三次,都没遇上所谓“鬼打墙”,实在让大家跌破眼镜。不过,隔天他无来由地生了一场重病,要三个壮丁抬它下山看急诊。据说那天,他们光是树干就看了十几次,一直到天黑才走出林子。白白苦了三个壮丁吓出一盆子冷汗。

  ”鬼树!是妖精啊!”这样喊的人只怕会越来越多。

  十三岁生日这天,我被告知了这个传说──古松下有鬼。

  只要隔天仪式结束,我就必须遭受宿命审判。

  看得见,或看不见?

  一睁开眼,清清楚楚。

  两天之内,我必须接受一种集体意识。一种不容许质疑的信仰。它来得太快,我没有时间去惊吓,去适应,或者去相信“鬼就在前方五十公尺”这整个事实。第一个死者?它会是男是女?会是谁口中的死灵?它会不会一发现我看得见它,就伸长手臂掐住我的脖子?

  存有着太多的怀疑和太少的知识,十三岁就成年的规定,是太严苛了些。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