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雪飘蝶暖 > 详细内容

雪飘蝶暖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倾所有又有何不可  阅读:59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雪飘蝶暖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前:因为比较长,所以分成《雪飘蝶冷》《雪飘蝶暖》两部分,此为第二部分,如果没看第一部分请看一下哦!O(∩_∩)O~)

  天色渐晚,依然没有看到莫飞。虽然关系不好,但是乐哲正也不免出现一丝疑惑,突然看到宿舍桌子上有一张纸,暗红的字迹:“叶沫林,九点。—如果你还想活的话” 最后一句力透纸张,非常狰狞。这是,莫飞的字体!乐哲正一怔……

  时钟敲过九下,学校北面的一片树林里,乐哲正不安的向里走,不知什么时候天空飘起了雪。走到树林较深的地方,乐哲正心里的恐惧和不安更加剧了,可是他又想查清莫飞究竟在哪里。他一边环顾四周一边摸着黑向前走,猛地被一个类似树根的东西拌了一下,当他艰难的撑起身时,感觉左臂突然传来一种麻痛感,这时,他猛地看见前面有几点灯火缓缓移动过来,乐哲正想站起身,可是无奈脚腕被树藤缠住。

  灯火靠近了,乐哲正一惊,最前面的身影一瘸一拐的走过来,蹲下身,“莫,莫飞?”。莫飞得意地对他说:“怎么,想不到会这样?呵,乐哲正,你害老子腿变成这样,今天,我就要你得到报应!”乐哲正这才看见莫飞的腿似乎是残疾了,“你怎么会这样,和我有什么关系?”乐哲正疑惑但也谨慎的问道。“我?那还不是你害的?那天爷喝完酒,一个老道拦着我,非说我有什么血光之灾,爷懒得理他,他却非塞给我一个核桃,谁知道我因此才保住了命……”莫飞顿了顿,用怨恨的目光看着乐哲正:“那个姓冷的小妞根本就不是人,还说是是为了给你报什么仇!呵,也幸亏有那个核桃,爷才保住了命,但也成了现在这样!但是你……”莫飞突然癫狂的大笑起来,冷蝶……乐哲正想起了那份论文,以及冷蝶身上的酒香,但是他此刻异常冷静:“你想怎么做?”“还记得那个乞丐吗?他已经把剧毒的有渗透力的药沫抹在你的衣袖上,你,将死的像一场意外……”乐哲正心里一凉,感觉左臂开始失去知觉,“冷蝶并未取人性命,你又想干什么?”“真的?”莫飞的神情突然变得狰狞,将一张照片凑到他眼前,是那个倒在血泊中的乞丐: “那个小妞想给你报仇,哼,可是她还是想不到你会这样吧……” 莫飞的目光落在乐哲正左臂上。乐哲正心里又是一寒,但是仍然坚持:“冷蝶怎么会不是人类?你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

  “是么,看来你都知道了啊?”一个声音突然传来,清越无比,冷蝶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莫飞身后,她伸出那只手,皮肤已经完全溃烂,全然不是原来那只纤细白净的手,但是没有一点血流出来:“想不到我注意到这毒了吧?我当时不能替他完全解毒,但是我已经转移了大部分的毒。”冷蝶冷漠的笑道。“你……居然……”莫飞一时说不出话来。

  乐哲正用右臂撑起身“冷蝶,你,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你还记得公园里的那只蝴蝶吧?”冷碟不知何时出现在乐哲正身后,乐哲正突然想起了冷蝶身上刺鼻香气,那是一种血腥的气味!莫飞的那张照片,那个乞丐惨死的样子浮现在乐哲正眼前,乐哲正不由得对眼前这个看似美丽的女孩产生了更深的畏惧。冷蝶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我想你也注意到了,莫飞失踪那天,你遇到那个乞丐那天,都在下雪。的确,我不是人类,我只是想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哎哟,真感人啊!”莫飞不屑道,嘴角闪过一丝阴笑“你根本活不过今晚了,那种药粉既然这么特殊,它自然不是什么普通的毒药,它里面有不少剂量的朱砂粉末……”乐哲正心里一寒,这,不是给冷蝶下了死刑吗?可还未等他说什么,莫飞的目光再次回到乐哲正左臂上:“你,也是一样!这种粉末既然接触过你的皮肤,就算不能置你于死地,你的左臂也不保了!”乐哲正心里顿时像被划了一刀。月光透过飞雪,站在一行人身上,乐哲正清楚地看到,冷蝶身后,没有影子。

  “是啊。”谁知冷蝶从容应道,“那么你呢?”莫飞似乎出现了几分惧意,但是还是镇定的对冷蝶说:“我已经找那个老道士了,他说给我们的护身符能抵御鬼魂的袭击!”空中的飞雪一刹那更加密集,冷蝶突然拿出一把木剑,对准自己刺了下去,又猛地拔了出来,鲜红的血液喷溅出来,飞溅在空中。刹那间,只见一道白光闪过,伴随着惨叫,莫飞一行人都缓缓的倒了下去,死不瞑目。乐哲正几乎吓呆了,但是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冷蝶,只能赶紧拽开缠住脚腕的树藤,然而树藤依然紧紧的缠绕着。

  “乐、哲正……”冷蝶摁住伤口,艰难地抬起头。“你,你还好么?”乐哲正不知说什么才好,脚上的树藤终于解开了,他刚要跑过去,可是冷蝶却阻止道:“不要过来!现在我会伤到你的!”乐哲正一愣,冷蝶伤口处的鲜血渗透指缝,一点点淌下来,但是她的神情没有一丝痛苦,只是淡淡地说:“我的伤口不是致命伤,短时间内不会死掉。那天晚上我本想直接杀了莫飞,想不到他带着那个核桃,逃过了一劫。他之后求得的护身符,的确有一定的防御力,我只能用桃木剑刺伤自己,我的血和修行能破坏这种法术。”乐哲正心中一紧,桃木?地上那把剑已染成鲜红,在这深夜的雪地上看起来如此生动。乐哲正看着冷蝶,不知怎么做才好。月光再次透过飞雪照下,映在雪地上,冷蝶身后,本该是影子的地方只有一片的血红。冷蝶微微喘息,继续说道:“莫飞给你下的毒,我已经找到了解药。你,你一定要活下去,我们,还会再见的……”

  冷蝶似乎再也没有力气支撑,又抬头看了乐哲正一眼,修长的睫毛一点点下垂,双眸微合。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