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门外的婴儿 > 详细内容

门外的婴儿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5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门外的婴儿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那声音又响起来了。

  我又一次从睡梦中被吵醒,咒骂了几句,摸出手机一看,正好两点。

  我刚来到这座城市不久,是个打工仔。前几天在这栋出租楼租了间房住了下来。房间简陋,没多少设施,却胜在便宜。对于我这样的打工仔来说能有这样一个栖息的地方算不错了。唯一让人闹心的是这几天晚上不知哪来的野猫,每天晚上二点便在门外楼道里叫唤。它要是正常的叫还好,最让我忍受不了的是它那叫声就如同婴儿在哭泣一样。在安静的凌晨听到这样的叫声总是让我有种寒毛直竖的感觉,然后失眠好久才能睡着。

  开头几天,我以为是小孩在哭。出去看却又什么都没发现。心里就认定了是只猫在叫。因为在乡下的家里,时不时会有野猫来串门,经常能听到这样的叫声。

  本来想找房东发发牢骚,却根本见不到这家伙的人影,他只会在月初来收收房租和水电费。想问问隔壁的邻居,不过看到他们那一张张冷漠的脸,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实在受不了了,本来白天上班很累,晚上还要受到这样的骚扰,整天感觉昏沉沉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今晚得收拾下这只猫。,提神,躺在床上拿手机看起了小说,等候两点的到来。

  一点五十。我从床上爬起来,没开灯,拿上早准备好的木棒,轻手轻脚来到门边,静静的等着。只等那猫一叫我就冲出去给它来一棒子。

  “哇……哇……”不一会儿,哭声准时响了起来。我不禁有些兴奋,今晚就要将这祸害解决掉。

  我用力一把将门拉开,然后“嘿”的大叫一声,楼道里的声控灯应声亮起。暗淡的灯光下却并没有我预想中的猫。而是真真实实的一个婴儿,全身只戴了快尿布,肌肤却没有婴儿该有的红润,而是苍白中透着淡淡的青。他背对着我,哭着向下一层的楼梯爬去。我不禁呆住了,这是怎么回事?半夜的怎么会有小孩在楼道里爬,也没人管?

  婴儿摇摇晃晃着已经爬到楼梯口,再往前一步就有可能滚下去。我来不及细想,心里第一个念头是先把他抱回来。我急忙朝婴儿跑去,还没等我迈出两步,婴儿就一手按空,从楼梯顶端像葫芦一样滚了下去,然后“咚”的一声撞向了对面的墙。我的心跟着颤抖了几下,婴儿本来脆弱,说不定这么一撞都能要了他的命。我停下脚步,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此时婴儿正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我回过神来想走下去看看,却发现他的身子慢慢的开始蠕动,然后用细嫩的双手撑着地面,将头扭向了我。

  “轰。”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炸了,这是一张怎样的脸?鲜红色的血不断的从他口中,鼻中冒出,甚至眼睛里都流出血来,就好像两行血泪,划过了他那张稚嫩的小脸。

  我看向他的眼睛,瞳孔几乎看不见,就剩两颗芝麻大小的黑点镶在眼睛上。好像死鱼的眼睛。异常的诡异,我心里发毛,不敢再去看婴儿的眼睛,却发现自己的眼睛已经不受控制,不管怎么努力都移不开视线。突然间我头一晕,禁不住恍惚起来,仿佛在做梦。梦里我变成了一个婴儿,‘我’正被一个女人抱着,女人给‘我’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就好像母亲。她抱着‘我’走进这栋出租楼,来到一个房间外。女人看向‘我’,眼里充满慈爱与悲伤,她挤出一丝笑容对‘我’说:“孩子,妈妈没能力养你了,我带你去见爸爸。”

  然后她掏出一张纸条放在‘我’的胸口,将‘我’放在地上,用力敲了几次门,听到门内有了响声便转身急匆匆的朝楼下跑去。转身的瞬间,我似乎看到有晶莹的泪滴滴落。

  过了片刻,一个男人睡眼惺忪的开了门,看到地上的婴儿,眉头一皱,伸手从‘我’胸前拿起纸条看了起来。男人的脸在看完纸条的内容后慢慢变得扭曲起来,他愤怒的将纸条撕的粉碎,朝楼道里大声吼道:“臭女人,把孩子抱走,别来烦我。”然后用力把门一关,便再也没出现。

  ‘我’ 被这男人的吼叫声吓到,哭了起来,挣扎着转过身,朝楼道看去,哪里是‘妈妈’离开的方向。‘我’哭着爬向楼梯,想去追‘妈妈’。撑着手慢慢的爬行,我终于来到楼梯口,‘我’伸出右手,想撑向向下的第一个台阶,左手的力量却不够支撑‘我’的身体,整个身子瞬间失去了重心,滚了下去。

  等等。我突然间清醒过来,就好像做了个梦。却发现自己正在翻滚,楼梯台阶的尖角不断的跟身子接触,刺的身子一阵阵的痛。还没来得及想办法止住滚下去的力道。只听见“咚”的一声,脑袋一阵剧痛,随即眼前一黑,整个人摇摇晃晃的朝后倒去,只觉的天旋地转,耳朵里轰隆作响。

  不知过了多久,意识才慢慢清醒,眼前的黑暗渐渐褪去,额头上火辣辣的痛,用手一摸,似乎已经肿了一大块,还有一种温暖的液体沾上了手,我将手拿到眼前一看,却是鲜红的血,我不禁慌了,急忙坐起来准备回房间处理伤口。

  “哇……哇……”一阵婴儿的哭声却从我身后响了起来,我心里一颤,难道‘他’还没死?我咽了咽口水,艰难的转过头朝身后看去,刚才的婴儿又一次哭着爬向了楼梯。此时他正对着我,满脸的鲜血,他却似乎一点也不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嘴巴张合间鲜血夹杂在刺耳的哭声中不断的涌出。我只感觉心脏一阵阵收缩,不敢再去看他的脸,连忙起身逃也似的朝楼下跑去。

  第二天,我回房间匆忙收拾了东西,逃离了这栋出租楼。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