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家有鬼妻 > 详细内容

家有鬼妻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30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家有鬼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东流逝水,时光飞逝,一转眼的工夫,汪洋的妻子已经死去很多年了。

  他和妻子的感情很好,妻子死后,汪洋发誓,此生不会再续弦了。果真,在以后的日子里,大家伙每天看到都是汪洋一个人拉扯着儿子,送儿子上学,给儿子做饭,帮儿子穿衣......

  就这样过了一年的时间,大家伙都看不下去了。社区的王婆看汪洋孤家寡人,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私下里介绍了几个女孩给汪洋,可汪洋总是以各种理由拒绝了。

  王婆看汪洋这么固执,劝他说,“小伙子啊,亡者已逝,生者还要活下去啊,你这是何必呢?”汪洋总会恬恬地一笑,说:“哎,一个人习惯了,再多个人反而拖累。”

  王婆听了直摇头,说:“那你的儿子还小啊,也需要母爱,也需要有个健全的家庭。你就是不为你想,也得替你儿子考虑考虑吧。”

  每每说到这儿时,汪洋眼中总会噙满着泪花,讪讪地说,“放心吧,婆婆,孩子他妈虽然不再了,但我会照顾好他的,你们就不要操心了?”

  “但没有母爱滋润的孩子,真的能茁壮成长吗?”人们都纷纷地摇着头,叹息着离开了。

  这一天,大家又闲来无事,看着汪家的院门,商量起来,有一个人说道:“大家伙看看,想个法子,给老汪家找个姑娘,不然你看孤单单的,怪可怜地。”

  这人的提议立马得到了大家的相应,大家伙都纷纷地推荐起最合适的人来,“哎,我说,老刘家的闺女人长的秀气,嘴又甜,要不介绍给老汪家吧?”

  “城东头,马寡妇孀居好多年了,一直没找到一个合适的,我看汪洋这小伙子,年纪轻轻地,人实诚,肯下力气,要不改天让马寡妇过来瞧瞧。”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开来,很热衷地样子。

  这时,汪洋的儿子蹦蹦跳跳地放学回来了,路过小胡同时,碰见了聊着真酣畅淋漓的大家伙。向他们甜甜地一笑。

  令大家伙感到意外的是,小家伙身着鲜艳,头发梳的光亮,脸也揩地白白净净的,一点也看不出是个没妈的孩子。

  大家伙这可奇了,说汪洋这个五大三粗地汉子,竟然还挺会带孩子,有自己的章法,把自己的儿子收拾的还挺溜。

  于是大家伙将汪洋地儿子叫了过来,摸着头,笑嘻嘻地说道:“军军啊,你爸爸最近忙啥呢,有没有空,叔叔们给你找个妈妈好不好,改天你和你爸爸一起去看看。”

  谁知军军摇了摇头,很生气地说:“阿公阿叔,你们不要瞎说,我有妈妈,我妈妈很疼我,我不需要新妈妈。”说完后,小军军一溜烟地跑开了,再也不理大家。

  大家都面面相觑,很是吃惊,小军妈妈不是得病死了嘛?又哪里来得新妈妈,莫非是汪洋背着大家伙又讨了个新媳妇。

  想到这儿,大家都好不气愤,数落起汪洋的不是来,“这个老汪家的,枉大家对他这么好,还惦记着给他找个媳妇,没想到人家偷偷地瞒着大家伙已经找了一个,这不是不把大家放在眼里吗?”

  一人怪罪了,很多个人都跟着起哄起来。蝴蝶效应被发挥淋漓尽致,以至于大家最后都群情激奋,纷纷要找汪洋理论,说道:“走,去老汪家,看他汪洋怎么说?”

  其实大家心里最在乎的是这个新媳妇长什么样,模样周不周正,能不能配的上汪洋本人。只是不愿意明白地说出来罢了。

  大家伙都簇拥着来到了汪洋家,“嘭嘭......嘭......”一阵急促地敲门声后,门开了,是军军开的门。

  大家伙逗军军道:“小军军,叔叔阿姨们今天陪你玩好不好,你叫你妈妈出来,我们一起和军军玩捉迷藏。“

  军军跑开了,大喊着:“妈妈,外面来了好多人,吵着要见你。”

  大家伙脖子伸的老长,都想看看这个传说的新媳妇是怎么样一个女子,不多时,内室中的女人出来了,穿着浅色碎花裙,梳着一个大角辫,大伙几乎全部都失声惊叫出来,因为眼前站着的女人赫然是军军的亲生母亲,汪洋如假包换的妻子。

  人们怔怔地看着汪洋的妻子,后背冷汗直流,心里也发虚,退也不是进也不是地堵在门口。气氛一下子诡异起来了。

  汪洋的妻子却狐疑地看着大家伙,满脸谦和的微笑,闪过了身,说道,“大家伙这么看着我干嘛,快点进来啊,我饭快做好了,一会儿都留下来吃饭啊。“

  人们都唯唯诺诺地点着头,大着脑袋走进了客厅。

  在客厅里,大伙心有余悸地看着眼前早已经死去一年多的汪洋的妻子干净利落、手脚麻利地招呼着大家伙,一时间恍惚起来,心道:“没看错吧,这俨然是一个温良恭俭让,样样品质都俱全地贤内助,怎么可能会病故了呢?”

  于是一个人大着胆子问道,“我说姑娘,你是刘芳地妹妹吧,你们姐们俩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都这么喜人?”

  不料,姑娘却说,不是啊,我就是刘芳啊,我本家就我一个女子,没有孪生姐妹?

  瞬间,每个人心里都结了冰,天啊!难道说,接待大家伙的这个人是.......“鬼”,人们都长呼了一口冷气,脚底下泛起了丝丝地凉意。一个个在沙发上如坐针毡起来。

  这时,汪洋回来了,看着大家伙都在,又回头看看妻子,神色慌张起来,一把将妻子拉过来,走进了卧室,关上了门,然后一个人走了出来。

  人们看着汪洋这非常的举动,都惊了一跳,茫然地看着他。

  汪洋作了个噤声地动作,示意大家不要慌张,接下来才缓缓地说道:“大家伙都看到了吧,这是刘芳,不过大家看到的是他的魂魄,我恳求大家不要说破,她去阴间投胎,喝了孟婆汤后,又凝聚肉身跑了回来,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你们都要帮我保密阿.。”

  汪洋说的情真意切,大家伙听了无不都感动地潸然泪下,说:“放心吧,我们都替你保密,决不告诉她真相。”

  后来,大家再也不张罗着给汪洋找老婆了,因为大家知道,他的家里有一个贤惠的妻子,虽然仅仅是一个魂魄,但在大家的心中,她永远都没有死。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