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新娘我来当 > 详细内容

新娘我来当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53 次  点赞:2 次  鄙视:3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新娘我来当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灵做了丘的新娘,婚礼将在第二天举行,地点就在入住的酒店外,铺着细沙的海滩上。

  两天前入住了酒店,邀请来参加婚礼的亲戚朋友们陆续的抵达了酒店,几乎包了酒店一整层的客房。

  灵和丘两人分别住进相邻的两间客房,等到婚礼结束后,两人要去国外旅行度蜜月了。

  吃过晚饭后,即将结婚生活在一起的两个人,为了庆祝最后的单身日子,邀请了各自的亲戚朋友们举办小型的聚会。

  丘去了酒店内设的酒吧,灵则呆在她住的客房里。

  不喝酒,怕醉了之后影响明天的婚礼,只是喝果汁类的饮料。

  聚会的时间也不长,两个小时后,大家就各自散去。

  灵的姐姐陪着她住,姐妹两人在休息前还有一段交谈。

  “我后悔了。”

  灵向姐姐说出了堵在心的话。

  “答应他的求婚,我太草率了。”

  一时冲动,就答应了嫁给丘,并且就要在明天举办婚礼,从此柴米油盐的生活在一起。

  姐姐劝她,考虑清楚后再做决定,突然说不嫁了,会引起不小的震动。

  站在房门外的丘,抬在半空的手垂了下来。

  他刚从酒吧散了聚会回来,想在回房间休息前再跟灵道声晚安,说几句甜蜜的情话。

  可当他想敲门的时候,隔着房门却听见灵的声音,她在向她的姐姐诉说与他结婚的决定太草率,是一时的冲动做出的错误决定。

  “我考虑的很清楚了,会在明天的婚礼开始前宣布,取消婚礼,解除婚约。”

  犹如当头一棒,丘遭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他听不下去了,怕站在门外继续听,就要忍不住敲开了房门和灵吵架,那样只会让事情变的更糟糕。

  丘回到酒店内设的酒吧内,坐在吧台边点了酒,却只是看着酒杯中,淡淡的透明的蓝色酒液发呆。

  一个女人坐在了他的身边,对着吧台内的酒保说,要点一杯酒。

  “和他的那一杯一样。”

  女人手指了一下丘,他还是呆看着放在面前的那杯酒,没感觉到坐在旁边的女人一直在盯着他看。

  酒保将女人点的酒摆上吧台,她端起酒杯,并没有放到嘴边,而是端到丘的面前,轻轻的酒杯碰了一下酒杯。

  丘这才抬起头,看向了坐在身边的女人,是他的前女友婉。

  “陪你喝,或者,陪我喝。”

  不记得喝了多少杯,只喝到了酒吧的打烊时间,凌晨两点。

  觉得还是没有喝够兴的两人,拎着从酒保那里买来的两瓶酒,一人拎着一瓶,摇晃着,勾着对方的脖子,走进了丘的客房。

  房门关上后,隔壁客房的门打开,穿着睡衣裹着披肩的灵走了出来。

  她失眠了,躺在床上,好长时间都不能睡着,听见另一张床上,姐姐已经熟睡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后,她索性坐在床头用手机看小说。

  看小说看到了凌晨两点后,灵在四周围一片安静中,听见了走廊上,隔壁客房的门有用磁片卡开锁的声音。

  是丘回客房了。

  灵两个小时前曾经去找过一次丘,但客房内没有人开门。

  她想,大概,丘还在和他的那群亲戚朋友们呆在酒吧里。

  听到他用磁片卡开门,灵急忙起身,在睡衣外裹了件披肩,想出门找他好好谈一谈,也许,想要取消婚礼并且解除婚约的决定,会更改也说不定。

  丘单独住的客房内传出了女人的声音。

  “你这么快就喝醉了,以前的酒量没这么差的。”

  说完这句话,婉仰头灌下一大口瓶中的酒液,眼泪滑落下脸颊。

  早晨七点钟,按照约定的时间,负责为新娘化妆和盘发的美容师,准时的出现在了灵的客房门外。

  起床开门的是灵的姐姐,她刚发现应该还躺在另一张床上的妹妹,不见了。

  灵的睡衣丢在床上,挂在衣橱内的婚纱也不见了,手机拨通了,却是放在床头的枕边。

  丘被敲门声吵醒了,他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身上穿着的还是昨天的礼服,从酒吧回来后就醉倒在床上,睡了一觉后已经变的皱巴巴的。

  门外站着的是灵的姐姐,闻到丘身上刺鼻的酒味,自然的反应是被朝后面退了一步。

  “我妹妹是不是在里面?”

  丘愣住了。

  昨天晚上被他听见,亲口说出后悔,想取消婚礼解除婚约的灵,怎么可能还会再到他的客房内。

  一把推开他,灵的姐姐冲进了房内,脚下踢到了一只空的酒瓶。

  灵真的不在丘的客房内,那她会在哪里,只有找来警察帮忙寻找。

  警方调取了酒店的监控录象,晚饭后,灵和一群人走进她住的客房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出来。

  快进到了凌晨两点时,丘和前女友摇晃着身体,互相勾着脖子走进他的客房后,灵就走出了自己的客房,走到丘的客房门外。

  却什么也没有做,只是站了近一分钟后,又返回了自己的客房。

  快进到了凌晨四点时,之前和丘一起走进客房的婉,提着一只酒瓶,低着头,穿过走廊,走进电梯,下楼回到自己住的客房。

  警察去找婉询问证词,开门的却是穿着婉的衣服的灵。

  她对凌晨两点后的记忆是,在听到丘的房内有女人的说话声后,她彻底的死了心,回到自己的房内,躺上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之后,记忆的画面就是被警察的敲门声吵醒,她穿着不属于自己的衣服,睡在别人的客房内。

  寻找失踪的灵因为她的诡异现身,变成了寻找失踪的婉。

  午夜的零点,还留在酒店内,两条被警察带来搜索失踪者黑背,突然嗅到了什么,一路吠着冲向了沙滩。

  因为海水的退潮,之前被涨潮的海水带回来的婉,留在了沙滩上。

  她穿着灵的婚纱,早已经溺水身亡。

  至于为什么灵会出现在丘的房间内,推测,婉是从窗外相连的阳台上,跨过只是隔着一道很矮的用来装饰的铁栏杆,到了灵的客房外。

  不知道灵为什么不会醒,她被婉搬到了丘的客房内,身上的衣服也被调换。

  之后,婉穿上了灵的婚纱,走进了大海。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