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鬼话闲聊之绛珠草仙夺命黑猫 > 详细内容

鬼话闲聊之绛珠草仙夺命黑猫

分享到:
关闭
作者:金灿灿⌒亮  阅读:124 次  点赞:0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鬼话闲聊之绛珠草仙夺命黑猫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来接我的是陈建辉.

  见他一副不耐烦样,料想定是被陈伯唤来的。

  陈伯不仅是父亲的幕僚,而且还是父亲难得信得过的朋友。像父亲这种身份的人,身边能信得过的人少之又少,更何况能称得上朋友的也只有这位陈伯。

  一般重要的事,父亲都安排陈伯去办,可最近陈伯身体不适,接连在家歇了两个月,又怕父亲信不过旁人,便将唯一的儿子陈建辉拉了进来。

  “怎么是你?”我指着陈建辉笑道。

  “怎么不能是我!大小姐似乎不想见到我,叹!白白浪费我的一腔热情!”

  “你有啥热情,我怎么瞧不出!”我打趣他。

  他笑着没回应我,一路吹着口哨,将我送至夏岭。

  停车后,又将我的行李箱搬进屋交给下人。

  本以为就此任务结束,折回车时,见我还忤在车上,呵呵笑道:“原来大小姐终究是舍不得我!”

  我没好气地白他一眼,望着窗外逐渐西沉的红日,山岭尽染霞光漫天。

  那红色让我不时联想到了血,王副官的话犹在耳边响着。

  “少臭美,谁舍不得你了!我只是想在家多呆几日!四姨太竟这般容不下我!”我闷闷不乐地道。

  陈建辉呵呵一笑:“大帅只说让你出来住几日,又没说不许你回去!想家随时可以回嘛!”

  陈建辉的话倒是提醒了我,瞧着夜色即将垂下,我一把扯住他的衣袖说:“要不,你把车留下!”

  他被我吓了一跳,结巴的说:“难不成……还真打算回去?”

  我应了声,放开他,幽幽叹起起。

  “林妹,你有心事!”陈建辉瞧着我认真的说。

  我不知他可不可靠,但那种事说出来,他也未必会相信,便笑着说:“算了,爱留不留!”

  说时推开车门,大步朝屋步去。

  我不知道陈建辉倒底有没有走,直至夜幕垂下,下楼用晚餐时,才知道他一直没走。

  偌大的屋子,我们俩围着十几人的长桌,面对面用着餐。

  他见我眉头一直紧锁,不时讲笑话逗我,我却没觉半点乐子,直至他无意中提到蛇,顿时胃口全无,搁下刀叉,抹抹嘴,负气地步出屋。

  陈建辉不知我这生得哪门子气,追着我来。

  “行吧!送你去!”

  我本来在前面走得好好的,听他这么一说,又回过头。

  昏暗的路灯光映着他那轮廓分明的俊脸,越俊朗。

  只见他剑眉横髻,桃眼如星,一米八几的身躯上裹着清一色的上好西装,得体的裁剪越发衬得他玉树临风。漫不经心,随心所欲的外表,又将他骨子里透出的英气很好藏匿。

  我总觉他似乎没有外表看起来这般简单,似有似无的表情,飘闪不定的却又精光直射的眼神,让我觉得他不该是这样的。他就如同裹了层曼纱,叫人看不真实。

  他不轻意间看我的表情,让我心间猛然一震,因为那目光太熟悉,熟悉地让我误认为他就是那黑影人。

  “要是父亲怪罪了,我一人承担!”我信誓旦旦地说。

  临行前,交待好下人不许透露行踪给父亲,我俩便摸黑折回督军府。

  今晚的月亮比昨晚要明亮些,借着月光望着寂静的督军府。

  欧式尖顶,洁白的大理石墙,让它增添了几分神秘。

  墙上爬着的蔷薇伫立在窗下。枝蔓缠绕交错,极像一条条蛇相缠一起。郁郁葱葱的叶子下时不时露出几朵花朵,幽郁暗淡的花香凝散在空气中。

  我俩将车泊在不远处的林子里,借着夜色和树影将车身很好掩藏。

  我一路猫着腰,轻手轻脚,陈建辉见了大笑,说我用不着心虚成这样。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