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我的鬼姐 > 详细内容

我的鬼姐

分享到:
关闭
作者:没有节奏  阅读:165 次  点赞:2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我的鬼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小亮是一名高中学生,像许多男孩子一样小亮是比较活泼的那种男孩子,再过几天就是自己的十八岁生日了。

  父母曾进口许诺在十八岁生日这天要送个小亮一件非常不错的礼物算是给儿子的成人礼吧。

  这天放学回家小亮依旧骑着自己的单车,转过一条街和同学分别过后,他的单车停在了火车道前,由于是要有火车经过,所以放下了栏杆禁止通行,火车显然还没有来,不过对面有一个穿着裙子的小姑娘在招着手,不停的朝小亮这边摆着手。

  她难道是在跟自己打招呼么?小亮向后边去看结果后面一个人没有只有自己在火车道旁边。

  她为什么跟自己打招呼,小亮很疑惑,这时候火车了过来,随着“轰隆隆”的声音过后,火车道栏杆的另一头什么人都没有了。

  那孩子只有五六岁的模样,黑黑的头发上带着一个蝴蝶发卡,很是可爱。小亮穿过铁路准备去寻找看看那女孩,不料早已不见人影,回想一下那女孩儿的可爱样子,小亮不禁一笑。

  小亮的家是那种老式的二层工厂家属宿舍楼,父母都是厂里的职工,这时候楼底下坐着的都是周围的邻居,小亮一如既往的跟着他们打着招呼。

  小亮停好自己的自行车,这时候突然发现旁边竟然就站着那个带着蝴蝶发卡的小姑娘。

  只看见她一脸微笑的看着小亮。

  “小妹妹,你有什么事啊?”

  “我不是你妹妹,我是你姐姐!”那张小脸似乎是有点生气的样子。

  小亮显然被这无厘头的对白搞的有些气愤,心想这一个小鬼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是谁家的孩子?怎么这么没有礼貌?”

  “我是你姐姐,你说我是谁家的?”

  “你……”让小亮没有想到的是,这么小的孩子还挺牙尖嘴利的,立刻被这小丫头噎的说不出话来。

  转念又一想,不去招惹她就算了,也没再理会她,准备上楼去。

  “弟弟,弟弟,等等我!”小女孩在后面叫嚷着。

  “我靠,占便宜没够是吧?”小亮摆出一副很无奈的表情看着她。

  只看见她的小眼睛眨呀眨的看着自己。

  小亮也没辙了,从兜里掏出了两元钱,带着她去了商店买了一只雪糕递给她。

  “小妹妹,你家大人在哪呢?快回去找他们吧!”

  “我都说了,我不是你妹妹,我是你姐姐!”

  “得了,大姐,你赶紧回家吧,我还得回去写作业呢!”

  “这就对啦,叫姐姐才对嘛,弟弟!”

  看着小女孩儿一脸得逞的样子,小亮也是一脸无奈。小亮感觉这可能就是邻居家的孩子,便手拉着这小女孩,女孩儿嘴里吸着雪糕上的水。便往家里的方向走。

  楼底下有不少小朋友在一块玩,女孩儿见状,便也上去跟孩子们一起玩了。

  “都说是小屁孩了,非要当我姐姐,真是的……”

  小亮觉得这就是邻居家的孩子吧,可能父母就在附近,便自顾自的上了楼,毕竟作业还那么多,赶紧回家去做吧,故事讲到这里不得不说一下现在的孩子还是比较自私的,只想着自己的那点事。

  回到房间,看着母亲在厨房忙碌,老爹在一边抽着香烟看着电视节目。

  只看见小亮的老爹,刚刚四十岁就满头白发了,而自己的母亲也长的与实际年龄不符,两口子都非常的老。

  小亮打记事起,自己的父母就这样子了,小亮只知道父母二人年轻的时候遭受点什么打击,所以变成了这样子。

  吃完晚饭做完作业,小亮掏出手机在床上翻看着电子书,一天的任务都完毕了,不知不觉的小亮睡着了。

  也不知怎的,有一个湿漉漉而且还很冰冷的东西在自己的脸上摩擦着。

  小亮猛然睁开眼睛,只看见一个很小的身影坐在床头。

  他似乎看清对方是个女孩儿,或许更像是一个女鬼,只看见她的头发在滴着水,而且从上面不断留下黑色的淤泥。

  白色的小脸特别是身上的浮肿,那是一种经过长期浸泡过后的皮肤。

  而这时候她正用那只小手摸着小亮的脸庞。

  “那里一点都不好玩,你骗我!那一点都不好玩!”小女孩儿的声音有些激动。

  这时小亮的床单开始探下,竟然从地下渗出一些谁来,随后床再无支撑杆,就仿佛……,就仿佛自己置身于水中。

  “不信你看看,那一点也不好玩!”这时的小亮仿佛置身于无泥潭滴,上面的视线开始模糊,那个小小的人影被黑色和黄色掩盖,小亮已经无法呼吸,原来那个女孩将自己深深的按入泥潭之中。

  在这泥炭地不苦苦挣扎的他,竟然从灵魂的深处呼唤起另一个自己。

  她竟然冲着那个女孩儿叫了一声“姐姐!”

  不过他已经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更多的泥沙钻入口鼻!”

  一段尘封的记忆从小亮的心底里被召唤出来,这块残破的记忆碎片是小亮一辈子最大的阴影,在一段时间里自己曾经这段记忆产生恐惧和排斥,乃至最后将它分割出自己的记忆,使得小亮沿用另一个人格在生活。

  弥补了这段残破记忆后,那段父亲是如何一夜之间白了头,有了一个合理解释,还有母亲为什么那么苍老憔悴,一切的罪魁祸首,一切的苗头都指向一个人,那就是小亮。

  “姐姐……!”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小亮目光呆滞,竟然把自己的头轻靠在那个小女孩儿的身上。

  就好比那个女孩儿真的是自己姐姐一样。

  “姐姐,小亮对不起你,小亮想你……”说完这句小亮的眼角开始有些湿润,竟然开始趴在小亮怀里哭了起来。

  “弟弟别哭,姐姐一定会保护弟弟的,不过你上次告诉我的地方真的不好玩,这次弟弟就要过生日了,所以姐姐要送给你一个生日礼物……”

  “什么生日礼物?姐姐?”小亮好奇的问她。

  “是个秘密……”小女孩将自己的小脑袋瓜蹭在小亮的头上。

  这时候,母亲轻轻的敲了敲门,将一份丰盛可口的早餐端了进来,放在桌子上。

  那份是小亮最喜欢的午餐肉煎蛋,之后母亲出去了。

  “姐姐,你吃吧!”小亮把早饭放在小女孩儿面前,然后他起身穿起了衣服。

  这时候小女孩儿走到早饭面前,她小小的眼睛突然开始爆发一种强烈的愤愤感,拿着筷子在碗里用力的插呀插,直到东西都被插烂。

  “我最讨厌午餐肉煎蛋了,他们明明还是最喜欢你,他们骗我……”

  小女孩突然消失了……

  接下来的几天小亮时长梦见自己和那个小姑娘手牵着手走在街上,再过几天就是生日了,姐姐说过他会给自己一个生日礼物的。

  很快到了小亮生日这天,拿着家里给的零花钱,自己和一些铁哥们一起在大型游乐场痛痛快快的玩了很久,小亮很开心的和几个同学分别之后自己准备去一家餐馆里定一些吃的东西。

  不料这家餐馆的对面正在施工,而小亮十分喜欢他家的东西,所以便小心翼翼的进去了。

  当小亮打包好东西出来的时候,不料就在自己的头上,突然掉落下来一块很重的水泥板,正在小亮的头上。

  小亮已经傻在那里,干等着自己将要拍成肉泥……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也不知道从哪来的一股子力气向自己的后腰推了一把,直把小亮推了出去。

  只听见身后一个稚嫩的声音喊道:“快走!弟弟!”

  小亮一个趔趄,自己连同那些吃的一起摔在前面的空地上。

  而他清晰的听到一声,如同拍肉泥一样的声音……

  “不……,不……,姐姐……”身后在那块水泥板下面竟然有一只小手露在外面,小亮看见满地是血,发了疯似得开始挪动那块水泥板。

  餐馆里的人发现除了事情,急忙都冲出来,见小亮没事,只是在搬动身后的水泥板,心里也长出了一口气。

  路人可能是一位水泥板下面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全然看不见下面有一个稚嫩的小女孩儿,他们当然看不见,因为她只不过是一个鬼而已……。

  当路人帮助小亮把水泥板翻开的时候,下面的确是有一个东西在,那就是一直蝴蝶发卡……

  小亮把它拿好放在了包里,回了家,看见家里满是期待的为小亮庆祝生日,而作为小寿星的小亮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父亲可是花了很多钱为小亮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还有一款高档手机。

  可是小亮今天对这些根本不屑一顾,手里只是拿着一个塑料袋。

  “爸,我看见姐姐了……”

  “什么?你说什么?”小亮父亲吃惊的问。

  “你看这个……”说着小亮小亮将手里的一只发卡拿了出来,当父亲看到这个的时候,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他当然记得,这是自己买给自己宝贝闺女的那只发卡,但是当女儿死后,明明是将它一起烧给女儿了……

  原来小亮并不是家里唯一的孩子,他的确有一个姐姐,不过这个姐姐在六岁半的时候就死了,原因在于小亮。

  小亮那时候和姐姐一起早农村奶奶家住,那天他们在一块玩,小亮在附近发现一个小水洼,蹲在旁边看了半天。

  这时候姐姐来了看见小亮就问:“亮亮,你在那里蹲着看什么呢?”

  “我在看它呢,里面肯定很好玩!”

  小亮从小就很胆小,不敢玩水怕父亲打他,姐姐则不然。

  “是么?”

  “姐姐,你去看看呗!”

  姐姐当即答应,结果一下子就跳进了那个小水洼中,出人意料的是,当姐姐跳进去之后,连头都看不见了。

  小亮蹲在旁边只是看着冒上来的小水泡,等到大人发现的时候小亮已经蹲在水坑边一个多小时了。

  等把姐姐弄上来的时候已经死了很久了,后来大人问他是怎么回事,他就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结果弄的父亲暴跳如雷,要把小亮打死。

  那时候小亮才明白,姐姐死了,那个和自己朝夕相伴的姐姐死了,而自己就是杀害她的凶手……

  父亲虽然对小亮凶了有一阵子,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孩子,死人就是死人了,可活人还要活着啊,而且每当小亮看到姐姐遗留下来的东西小亮就会很恐惧,最后家里跟姐姐一切有关的东西都被父亲烧掉了,甚至决口不提这件事,小亮这才好了过来,从而使得小亮有一种精神封闭。

  如今是自己的生日,却更像是怀念姐姐的忌日,一家三口围绕着那个发卡哭了起来。

  小亮还亲口像父亲要了姐姐的照片,的确,跟照片身上的一模一样,或许她本人跟漂亮也说不定……

  至于姐姐说的那个生日礼物,小亮也渐渐明白,她说的那个生日礼物就是小亮他自己,如果不是姐姐给予的第二次生命,那么自己就是那水泥板下的一张肉饼了……

  (全文完)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