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双阴 > 详细内容

双阴

分享到:
关闭
作者:黑衣少女媚如猫  阅读:162 次  点赞:5 次  鄙视:3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双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一

  上个星期日,我去参加我已故启蒙老师的画展。在那里,遇到了一个很漂亮的短发女生——叶皖。

  当天,来参展的人并不是很多,我站在一个画得非常逼真的人物画像面前,感叹这水彩画的真是美妙至极。尤其是那手指,上面还戴着一个钻戒。我感到我的手有些轻微的颤抖。这时,一个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很真实吧?”

  我转过头看到她,说:“是。”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谢谢。”

  我惊讶的看她,“这是你画的?”

  “嗯。”

  后来叶皖带我参观了这里,在对话中,我知道了她是我的启蒙老师的女儿,也和我在同一所大学,是美院的高材生。我问她还有没有她的其他画作,她告诉我,就只挂了这一幅。

  我们互留了电话号码,时不时,我会找她喝咖啡,顺便聊聊在学校的生活。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有一天去她家看她的画作,因为看的忘了时间,又正赶上暴雨,干脆就在她家留宿一晚。

  叶皖执意要和我睡一个房间,说是其他房间还没有整理好。我看着她着急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说:“知道了,要是我是男生,还以为你中意于我呢。”

  躺在床上,我闭上眼睛听雨打在窗户上的声音,淅淅沥沥的雨声勾起了以前的回忆,虽然我的启蒙老师已故,但仍让我想起她在谈论到自己的女儿时一副生厌的表情。

  只是我不明白,叶皖这样温婉的女孩怎会让老师如此。

  这其中必有复杂之处。我这样想着。一双温暖的胳膊圈住我的腰,棉布般干燥的声音响起:“小苑。”

  “嗯?怎么了?”

  “我以前喜欢过一个男生…打雷的时候他就会抱着我…我很爱他…是真心的…可是他没有他说的那般爱我。”她的声音断断续续,平静而温婉,“后来,我们就分手了。可是…我也是不得已…”

  我感到后背有些湿润,随即转过身,轻轻地拥她入怀,看到她泪眼迷离的眼神,心里不由得生出了几分怜爱。

  我轻轻拍着她的背,凹凸不平的触感让我有点心悸,“睡吧。”

  二

  阳光偷偷钻进房间里,我看着窗帘缝隙中漂浮在阳光下的微尘发呆。房间里没有叶皖。我揉了揉眼睛,穿着她的睡衣走出房间,猜想她在画室。

  叶皖告诉我这儿平时只有她一个人看管。一楼是画展的地方,二楼就是一个画室和几个房间。走廊里很静,墙壁很白,没有刻意的装饰。

  我走到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前,推门进去。画室宽敞,但有些灰暗。我一眼便看到了墙壁中间挂着的那幅以红色为主色的水彩画,这自然不做作的简直像被泼洒上去的色彩,让我移不开视线。画中的人物画得很模糊,但从那一头黑色长发可以辨认出那是个女孩。手中拿着刀,然后就是红色……

  像快被吸进去了似的,下意识的移动脚步,我能感觉到我的手在颤抖,不可抑制的兴奋。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遵从内心的呼喊,用颤抖的双手抚上那幅画,轻轻地摩挲着,嗓子却越来越干。

  “漂亮吧?”带着轻笑的声音突然响起,吓得我忙把手收回来。是叶皖。

  一头亮丽的黑色长发,黑色的洋装,加上她略显苍白的脸,像是一个哥特萝莉式风格的娃娃。但是有什么不对劲。

  我蓦地睁大了眼睛,这……太像了……画中的那个女孩。我压制住内心的燥热,咽了一口口水,问她:“你的头发……”

  “啊,这是假发。”她勾起嘴角,眉眼弯弯的看着我。和昨天那个抱着我像小猫一样的女孩有很大不同。

  我逐渐恢复平静,看着她:“很棒的画作,尤其是颜色的渐变。”

  她咯咯的笑起来,月牙一般的带着笑意的眼睛,“这是目前为止我最满意的作品呢!是我和皖姐姐一起完成的呢。”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