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无妄之灾 > 详细内容

无妄之灾

分享到:
关闭
作者:歌词是诺言゛  阅读:157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无妄之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深夜,s市警局。我打了个哈欠,点上了根烟,无奈的看着眼前的文件,玛德,按理说这时候我应该在家里,和小雯在床上嬉闹,凭什么每次视察我都要留在这里指挥准备工作?还是小胖看眼神,他偷偷的从忙着的人群中溜了过来,眼珠子一转:“老大,要不你就先回去吧!这里我帮你顶着。”我满意的看着眼前的小胖,这家伙看起来傻,其实心里精着呢!我把手中的中华奖给了他一根,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了他一番,“小伙子好好干,有前途!”“不,不,我的不足还很多,还望领导多多提拔”我们两个正相互吹捧着,忽的,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我们。如霜MM接过电话后,面色一阵难看:“白局,刚接到有人报案,c区有人死了!”我几乎破口大骂了出来,,顿时头疼了起来,怎么偏偏是这个时候!后天视察队就要来了。“全员准备,出发!”

  c区是s市的未来重点改造区域,在这里生活的人多半是穷人,楼房也多半是危楼了。我从警车下来,走到案发现场,凶手的残忍程度不由得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具尸体躺在血泊中,身上少说插了十几把刀,脸更是已经被剁的血肉模糊,头发与血肉混合在了一起。尽管尸体我见过不少,被虐成这种程度我还是第一次见。走到尸体旁,我目光一凝,从地上捡起了一根长长的头发,虽然已经被血沾染了大半,但还是可以隐约嗅到一股清香。我面色凝重的将这根头发放入了托盘中,说道:“小李,采集地上的血样;如霜,看看能不能在门把手上提取到异样的指纹。”我走进内屋观察着四周,没有被翻动的痕迹,地上堆积如山的垃圾和烟头让我明白了这货恐怕是个宅男。既然不是财杀,那就应该是仇杀了?这是一次有预谋的犯案!

  警局,如霜面色带着厌恶的给我念道:“周国胜,男,22岁,无业游民。据周围的人和以前的同学说,这个人不学无术,欺凌老弱,与高中的同学魏福康、李大壮合称校园三霸。其中魏福康更是本市市长的侄子,我已经传呼他们到警局里了,但是那个姓魏的,刚刚态度很不好。”我饶有兴趣的看着如霜,打趣道:“奥,原来冰山女神也会有解冻的时候啊。”如霜气呼呼的看了我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门口就跌跌撞撞的闯进来了个人,他半身血迹,气喘吁吁的说道:“警官,不好了,我家少爷死了!”“哪个少爷?”“魏福康!”

  司机老王一脸惊骇,坐在我的面前,我递给了他根烟:“压压惊,没事,告诉我,怎么回事?”他缓缓吸了口气,面色惊恐地说道:“接到电话后,少爷就让我带着他往警局来了,在路上,忽的看见了个穿白衣服的女子挡在了我门车前。车速太快,我一时收不住,就撞到了她的身上。”说到这,他看了眼我不善的眼神,咽了口唾沫,说到:“ 我一看如此,赶紧下车去看看那女孩还有没有救,结果刚下车,那女的就慢慢爬起来了!浑身都是鲜血,我不敢向前说话,结果那女的却从身上拔出了一把刀!那刀原来一直是插在她胳膊上的!我一看势头不对,叫着少爷想跑,哪想到少爷一看见那女人的脸就跌倒在了地上,我,我就趁机跑了!”我看着眼前的这个老头,知道他没有说实话。倒也没有当场拆穿他,让小胖带着他去案发地了。

  坐在警局里,我开始思考案情。这么说来,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李大壮了?这三个人当年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使得凶手对他们这么愤恨? 正想着,眼前一阵香风袭来,我抬头一看,来人竟是一个美女。她的脸色略微苍白,嘴唇却红的吓人。我皱起眉头,问道,:“小姐,我有什么能够帮助你吗?”她的眼泪刷的的一下就下来了:“警长,我被人强 奸了!帮帮我!”说罢竟趴在我的桌面上哭了起来。

  我忙不迭的安慰她,劝她冷静一些,告诉我事情的经过。

  她抽了抽鼻子,说道:“在我18岁年的时候,我在高中里认识了一个男子,他很帅,为人也很豪爽,刚开始我很烦他,但是后来他每天都送我一束玫瑰花,日子久了,我也就心软答应了他。有一天他非得要我跟他去开房,我不同意,他当时也没说什么,哪知晚上约我出来时,还带着两个小混混,我跑也跑不过他,就.....”我注意到了她的腹部不断渗出了鲜血,渐渐染红了她的裙子,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问道:“那你当时怎么不报案呢?”“因为我当时,就已经死了啊!”

  一听此话,我背上的冷汗不禁哗哗的流了出来,我强作镇定,问道:“我估计仇你也已经报了吧!那你现在来找我,又是什么意思呢?”她的眼神忽然变得冰冷了起来。“哼当时我的父母来为我报案,结果你们却相互推诿,不久后更是派人将我的父母打了一顿,我的母亲郁郁寡欢,不久就死了,你说,这事我不找你,我找谁!?”我心里暗暗叫苦,当时我还在上大学呢,哪管得了这事!容不得我多想,她忽的站了起来,脸上的皮肉一块块掉落了下来,眼珠更是掉在我身前的茶杯里,溅起的水花几乎呲到了我的脸上。我看着身后的门一直没有动静,估计不会有人来救我了。想到这里,我反而冷静了下来,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就是这个电话拯救了我。

  我找到市长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市长慢悠悠的话音还没传来,我就已经破口大骂了开来,从他侄子到他自己,祖宗十八代女性更是让我问候了个遍。良久,我的嘴唇干了,汗也出了一身,感觉从来没有这么爽过。还没等他完完整整的把威胁的话说出来,我就已经神清气爽的挂了电话。“怎么样?舒服了吗?”眼前早已变回原先那副清纯可爱的美女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悲哀的说道:“如果当时你们也能这么做就好了,不过罢了,也算你帮我了了一桩心愿,你我二人两清了。”说罢,她化成一阵青烟从我的眼前飘走了。

  领导视察队来了,因为这三件案情的发生,加上老局长和市长的轮番轰炸,我被撤离了副局的位置。不过我不后悔,至今为止,我还是觉得那是我人生中骂人骂的最爽的一次。

  真的。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