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午夜惊魂之,不要推开那扇门 > 详细内容

午夜惊魂之,不要推开那扇门

分享到:
关闭
作者:浅唱那情歌  阅读:96 次  点赞:0 次  鄙视:4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午夜惊魂之,不要推开那扇门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下面我要的讲的故事叫做【午夜惊魂之不要推开这扇门】

  华宁和东南是一对从小玩到大的朋友,这可是学校里的一对风云人物,在学校里摆地摊,教室里养宠物蛇,吓得全班的同学集体罢课,要不然在闲着没事了,写几篇不知所云的情诗,站在楼顶大声朗诵,也别说有几个观众还是挺捧场的,一个劲的叫好,最后郑重其事的送给他们几句评语【长得像黄土高原的地形,穿的如同喀斯特地貌,智商等於或小於未发育完整的单细胞生物】在这个学校的每一件奇闻趣事,都和这两个活宝有关,走在校园里,这哥俩可是一道惊世骇俗的风景线,学校的老师对于这两位世外高人,都会采取统一的方式, ‘拿篮球到操场上玩去,下课再回来’

  这一天,这对活宝闲来无事又聚到一起,准备去幽灵山探险,其实所谓的幽灵山原名叫做什么,早已没有人知道了,但是据老一辈人们讲过,这可是一座诡异的禁区,山高林密,云雾丛生,弯弯曲曲的乡间小径,交错纵横,就如同迷宫一样,据说二十年前有一个叫晴天的探险家,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幽灵山在这一带可就是幽冥鬼蜮的代名词,为了预防游人误入其中,在山前醒目的位置立有一块石碑【迷途知返,请勿自误】

  华宁和东南沿着弯弯曲曲的山间小路,一路前行,周围茂密的树林遮挡住了阳光,只有透过树枝缝隙的片片阳光,斑驳的落在地面上,显得有些冷清,两个人小心翼翼的前行,也许老人们留下的诡异传说,或多或少对华宁和东南心理上留下了一些阴影,秋日的幽灵山一片萧肃,片片黄叶,落满了山间小径,走了一大约一个多小时,华宁和东南走进了一片比较平整的山地,面积不算太大,被周围茂密的树林包围其中,一栋残破不堪的房子,孤零零的矗立其间,透着一丝诡异,。

  ‘哥们,这房子有些古怪,我们还是绕道而行吧’华宁的担心也是有些道理,毕竟荒无人烟的古宅,按迷信的说法,阴气太重,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会聚集其中,还是敬而远之为上。

  两个人正准备绕过这座诡异的古宅,忽然间,刮过一阵阴风,顿时间天空中阴云密布,如同烧沸的开水,在天空中剧烈的翻滚,犀利的闪电不时地划过古宅的屋顶,昏暗的天空如同世界末日一样,被一片窒息的死亡所笼罩,突如其来的变故,将华宁和东南惊得目瞪口呆,这诡异的天气,预示着恐怖一幕的开始。

  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带着一股血腥的气味,‘华宁,你看着雨水竟然是血红色的’此时的东南才注意到,血红色的雨水渐渐的汇集成了一条小溪,流进了古宅前的一口废弃的水井里,狂风夹杂着血腥的雨水,向华宁和东南袭来,彻骨的寒意,如同冰封了千年的世界。

  事到如今,也管不了许多,华宁和东南这好硬着头皮,到荒废的古宅避雨,推开腐朽的木门,顿时间,一股奇异的香气扑鼻而来,奇怪的是,屋里出奇的干净,和外面残破不堪的景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些古香古色的家具,干净整洁,好像刚被人擦拭过,屋子中还有一个套间,一扇黑色的木门上雕琢着诡异的符号,显得有些怪异。

  ‘难道这里有人居住吗’东南满腹狐疑,警觉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哥们,听老人们说过,这幽灵山,最少有二十年,没有人烟了,这也太奇怪了,等会,这有张报纸’

  东南拿起报纸看了一眼,一丝寒意涌上心头,这竟然是一份九一年的报纸,奇诡的是,二十多年过去了,报纸没有一丝泛黄的痕迹,好像就是新发行的报纸,还可以闻到淡淡的油墨味道,只见在报纸的空白地方有一行潦草的字迹‘一九九一年,六月三日,我一人独行破解幽灵山的秘密,遇暴雨夜宿荒山古宅,初来之时见套间门上有切勿开启的字样,然夜半时分,套间之中传出,幽幽哭声,吾不信鬼神之说,要一探究竟,为防不测,留下一段文字,如果文字还在,说明吾已身遭不测,后来之人误入此地者,火速离开,请勿自误,晴天’

  两人面面相觑,一股阴森的气息弥漫了整个房间,‘哥们,这文字还在,说明晴天,已经遭到了不测,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吧,’‘我也想走,你看看外面,大雨倾盆,雷鸣电闪,这里的山路崎岖,到处是悬崖,出去就是死路一条,’

  夜已经深了,窗外的暴雨如注,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经过了一天的跋涉,两个人早已体力不支,东南以顾不得恐惧,靠在墙角昏昏欲睡。

  华宁却丝毫没有睡意,警觉的看着那扇诡异的套间,黑色的木门如同一个洞口,不知何时会突然间,走出一个恐怖的幽灵,将自己吞没。

  忽然间奇异的香味,渐渐地浓了许多,让人有些恍惚的感觉,突然间东南机械般的站了起来,木纳的表情如同被定格一样,空洞的目光似乎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所控制,一步步的向套间走了过去,看着眼前的一切,华宁害怕极了,想去阻止东南,可是他竟然毫无力气,只觉得一双冰冷的手在死死的掐住自己的脖子,昏迷之间,只看中间东南打开了套间的门,一阵冷风吹过,东南似乎清醒了过来,但是为时已晚,一个面色惨白的男人,死死地抓住东南的身体将他,毫不费力的拖进了地狱之门。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