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婴灵报怨 > 详细内容

婴灵报怨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89 次  点赞:1 次  鄙视:3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婴灵报怨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王乾年十四岁,现就读初中二年级,前几日因家中出了些事故功课落下不少心中在意,今日正值休息日便欲去导师家中请教一二将遗漏的知识弥补回来。

  深秋清晨时分王乾正行路间远远瞧见一人影早起倾倒家中垃圾,四十岁上下腰杆笔直身体结实王乾急忙迎了上去:“叔叔。”中年人顺声音送二目见王乾手捧书本急忙招手王乾到了近前彼此寒暄几句未作停留心中暗暗记下了地址,心里更是埋怨道‘叔叔扶持我四年有余自己竟未有过一次前来拜访道谢的念头。’暗暗打算明日买些礼品答谢恩人。

  这位先生姓吴名守义是王乾小学时期的老师,王乾家中生了变故这先生可没少费心直至今时仍每隔几日便去看望王乾,孩子也将这先生当做父母看待。

  别事不提,第二日清晨王乾去商铺买完礼品便直奔吴守义家中,昨日走的匆忙今日细看一栋小别墅样式的房屋映入眼帘,房屋分上下两层既不奢华又不觉得庸俗真是神来之笔,庭院中种植着花草树木清新怡人仿佛置身于农家小院不在城市之中。

  轻轻叩响门扉前来应门的是一位中年妇人,头发收拾的干净利落衣着整齐还未来得及乔装打扮眼角微微带红可能刚起没有多长时间,王乾急忙躬身:“阿姨您好,我来找吴叔叔。”妇人犹豫片刻:“孩子你找我丈夫有什么事么?”王乾这才想起还未禀明身份:“我叫王乾,承蒙叔叔长时间以来的照顾今天特地来感谢叔叔。”妇人这才想起吴守义时常跟自己提起有这么一回事,细细打量不由得赞叹真是一表人才。

  妇人收了东西请王乾进屋,吴守义正坐在茶几前低头叹气一旁有个四五岁大的孩子心想这定是叔叔家的孩子,叫了声“叔叔。”吴守义抬头眼角微红王乾心里一愣‘可能叔叔跟阿姨刚有过争执。’彼此各聊了几句,妇人端过两杯茶王乾刚伸手不料那孩子爬到桌上小手一拍茶杯飞起正落在王乾衣襟上,引得王乾一阵苦笑:“这,哎阿姨不好意思一不小心让您白费了心思。”妇人赶忙取来毛巾和一件宽大的衣裳:“天气寒冷把水擦干先换上你叔叔的衣服,可别感冒了。”妇人拿着脏衣服前去清洗,小孩回到座位一脸坏笑看着王乾。

  妇人备好午餐三人入座,那孩子一跃三尺高蹦上饭桌王乾双目光不离寸步,见他到了跟前忙站起身心想‘这饭不能吃,汤汤碗碗一大堆今天够我瞧的。’面色一转:“叔叔,厕所在哪里?”急忙奔厕所去了,半小时后王乾这才拖着身子回来:“叔叔、阿姨,我闹肚子这饭就不吃了。”

  下午王乾见吴守义连连叹气:“叔叔,看您闷闷不乐的是有心事么。”吴守义欲言又止,王乾接着说:“早晨见叔叔阿姨双目有泪痕,有事不妨跟我倒倒苦水。”吴守义这才叹了口气:“孩子,我拿你当自家人,夫妻吵架是床头打架床位和,可这心里难受想我年已四十膝下没有一子一女这年老之日将近可叫我俩怎么办啊!”说完是泪如涌泉。

  王乾待他稳下心神:“叔叔,可有找到原因?”吴守义说:“我这上穷碧落下黄泉千般方法使了个便也不见半点起色,我俩结伴生活倒平安无事可家中一来年轻人就....哎,更别提后代子嗣。”王乾心中了然定是那小鬼从中作梗,心中明白手头却无丝毫方法今日只得作罢,辞别吴守义王乾回到家中温习功课心头想起一人那日在闹街之上遇见一位先生可帮了自己不少忙,每日放学必在闹街等上一个小时,几日过去皇天不负有心人那先生漫步前行。

  王乾急忙拦住:“先生,我有一事相求。”那先生驻足:“你我真是有缘,说吧什么事。”王乾备述前事,那先生一笑:“既已知道是何物作祟,那便简单我这里有两条路看你选哪条。”王乾躬身:“望先生指教。”那先生从怀里取出一枚佛珠交予王乾:“这一简单你既然看得到那孩子就能够降得住他,将他捉住此佛珠从眉心处打入脑海这事便了,这二较为麻烦冤鬼存世皆有怨气不能化解你需殚尽竭虑化解其怨他便可再入轮回。”说完这人便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又逢休息日王乾再访吴守义:“叔叔,说出来怕您不信我能够看到在您屋中作祟的鬼。”吴守义一惊:“你说的可是实话孩子?”王乾说:“不敢诓骗叔叔,那日中午见那鬼立于桌上知他必然刁难于我故借口离开,今日来我有办法能帮您祛除此鬼。”吴守义将信将疑家中也曾请过道人、和尚全然无效现在也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了。

  王乾进屋那小鬼就立在门旁欲伸手去抓,小鬼一步跑出十米让人望尘莫及,王乾微微一笑从兜里拿出几颗纸做的糖果取火点燃吴守义及其夫人看着化为灰烬,王乾与小鬼所看到的却是两颗包装华美的糖果摆放在地上,小鬼不加思索跑到跟前王乾将其一把抱住拾起两颗糖果:“叔叔、阿姨我去去便回。”

  王乾到了后院将小鬼放下:“想吃?”小鬼憨憨的点头,王乾微微一笑:“告诉我为什么要呆在这里它们就是你的。”不料小鬼呜呜的哭了起来,王乾站起身来欲走小鬼赶忙抱住小腿这才娓娓道来。

  吴守义的妻子在医院但任护士长,年轻时曾看护过一位怀胎七月出车祸的孕妇,最终孕妇因种种原因不幸去世这孩子投胎三次均胎死腹中,小鬼事理不明误以为妇人害死自己母亲心有不满故缠着她赶走所有投胎来的小鬼,他本是婴孩模样怎想到吴守义曾请道人做法小鬼吸了香火便成了现在这副模样,王乾循循善诱慢慢教导小鬼方才明白顿时哇哇大哭,此时阴风吹来一黑衣妇人出现在眼前抱走小鬼此事方才平息。

  两年后吴守义得一子,生来不哭哈哈大笑。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