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托儿所(孤儿怨) > 详细内容

托儿所(孤儿怨)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71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托儿所(孤儿怨)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结束了高中三年生活,暑假来临了,空气里满是朋友分别的忧伤。

  也许是觉得我没有事干,居然让我遇到了去托儿所看小孩子,并且有高薪的好事,这样的机会我自然不能放过。于是我拨通那串神奇的号码,接通了院长的电话,电话里,院长是一个很和蔼的老人。

  电话里说,这些孩子都是非常可怜的,父母长期在外工作没有时间来看他们,孩子脸上个个都挂着忧伤,失去了这个年龄本该有的快乐和活力。

  应该是所处的位置太偏僻了吧,常年没有太多的人来这里工作,偶尔也有几个人应聘,但是过不了几天都辞职了,原因不清楚。

  像我这样大的女孩大多愿意为此做出尝试,于是抱着好奇的心我来到托儿所。

  也许是地方太偏僻了吧,出租车司机开到一段小路面前就停下来,他说这个地方开不进去,我只好拿了行李,出了钱之后,顺着小路找托儿所。

  一路上心情也挺犹豫的,毕竟这些孩子这么久没有见到父母,一定充满了孤独,我要想更多的方法让他们过得更快乐些。只是这林间小路上,树多,树林里冷的有点吓人,一路走来,竟然没出多少汗,也许是着路上伴随着太多奇怪的声响,我的步伐越来越快。走过一个转角。一扇生了锈的铁门立在我的眼前,它让我感觉,不仅禁锢了灵魂而且阴森恐怖,这应该就是一个托儿所应有的气氛吧,孩子们失去了活力,大概就是这样吧。

  轻轻地把门推开,一位老师,站在门口说:“你终于来了。”出于礼貌我笑了笑,随后她带我绕了很多路,终于走到一个叫做托儿所的建筑物门前。很难想象,一坐这样破旧的房子,怎么会出这么高的价钱,来招聘幼师?

  这位年轻的老师应该大我两三岁,她的名字叫做小三。名字虽然不是很好听但是人真的是非常不错。她告诉我之所以要绕这么多路,是因为环绕着托儿所的是一片树林,为了防止小孩跑出去被林间的野兽咬死,加了很多的防护栏防止小孩跑出去所以才绕这么多的路。没想到这周围居然有野兽,这应该也可以解释一路上的奇怪声响了吧。

  推开托儿所的大门,一个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孩子冲过来,低着头抱着我的腿大声的在喊“妈妈,妈妈,你终于来了。”我有点奇怪,她叫我叫做妈妈,我于是蹲下来,想看看她,却把我吓得直冒冷汗,因为这个孩子每只眼睛里有两个瞳孔!

  “别怕,她的名字叫做童童,她的父母已经把她扔在这好久了。”小三老师说道。“这个孩子太可怜了,没有人告诉过她,她的眼睛里有两只瞳孔,她也从来没有照过镜子,但她深知,自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所以也很少跟其他小朋友交往,她也没有朋友。”“所以她一天中很多时间都坐在门口等自己的爸爸妈妈回来,但她却不知道……他她的父母已经抛弃了她。”老师看着我眼里充满了忧伤。

  “小三老师,新来的老师怎么拉,是不是童童不好看,让她不高兴呢?”

  我看向了童童“不童童,你是最漂亮的。”

  “那,那为什么小朋友们都不跟我玩,我好想爸爸妈妈呀,呜……”

  小三老师又带我去了别的地方,童童依然坐在大门前,眼睛看着远方。

  在路上我跟小三老师闲聊,她告诉我说,其实,彤童童的父母都非常的有钱,只是因为生下来这样长相的女孩,所以才不要了她。希望童童永远都不要知道她的父母曾经这样对待她。”参观了一圈,才发现整个托儿所,只有一间教室。五间宿舍。分别是,101,102,103,104,和105。其中,101是几个老师们住的。102,和103还有104是小朋友们住的。由于这个托儿所人并不多,所以多出了一间空房。已经好久没有人来住过了。托儿所里一共有15个孩子,管理起来比较容易,所以幼师也少。

  今天是正式工作第一天,我来到教室,我尽力的引起孩子们的注意,可是他们并不理睬我,教室里十分安静,安静的能听到我自己的呼吸声……

  “呵呵,又一个新来的呢…”一个抱着洋娃娃的孩子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看起来好像神志不清,他看上去挺清秀的,只不过特别脏,头发很乱衣服裙子已经破了,上面全都是,沾着的蜘蛛网,她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边用手抚摸着的洋娃娃看起来十分恐怖,一边有意无意的看向我。

  看起来她只有五岁,一个五岁的孩子居然满脸的忧伤。与亲人分别的伤痛我虽然不懂,但我一定会努力让孩子们把这儿当成家一样,有家的温暖,感受到家的爱。“月月,我们又有新的洋娃娃啦,爸爸昨天给我们买的,咯咯咯…”这个刺耳的笑声,我第一次听见这么刺耳笑声,撕扯着我的心,这里的孩子实在是太可怜了。这个小孩子没有名字,小朋友们都叫她妹妹。

  像是在一瞬间所有的孩子在妹妹说完那句话之后,十五双眼睛齐刷刷地望着我,他们的目光在我身上打量着。就像打量一个新奇的动物一样。

  这才是第一天,孩子们让我感到十分的恐怖,小三老实说。他们只是太久没有见到亲人了,太孤单想找人陪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些孩子虽然可怜,但是,更恐怖。

  今天晚上我被缝纫机的声音吵醒,一会儿响一会儿停。我心想,究竟是哪个老师这么晚了还帮孩子缝衣服,应该去跟他打个招呼,叫他早点睡,缝纫机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四个房间都住了人,这位老师应该是在105。我一个人在走廊上走着,走廊上没有灯,也只能借着稀疏的月光,摸黑来找路。走廊上静悄悄的,除了我的脚步声,也只能听见那忽隐忽现,缝纫机的声音“咯吱——咯吱”。

  摸着摸着,我借着稀疏的月光,在那扇门上看到了105的字眼。我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果然没错,缝纫机的声音就是从这儿传来的。然而当我头从门上拿下来的时候却发现脸上有粘糊糊的东西。我拿出一张纸擦了擦。随手扔在了地上。但是想来想去觉得不太好,还是把纸捡起来吧。就当我弯下腰捡纸条的时候。

  面前这扇门慢慢的打开了。艰难地发出“吱——”的声音。门后面是黑漆漆的一片,但声音好像在房间的深处作响,我摸着灯的开关。【是那种拉线的老式开关】却好像摸到一丝线一样的东西,好像,是头发!!!我下的赶紧把手缩了回来,这时候,灯,突然亮了,我才看到我刚才摸的是假发。一排排,带着假发的假头,齐齐地摆在那儿。

  在微弱的灯光下,这些假的人头,现在特别逼真,每一张假的脸,都在微笑,各具情态。只是他们的眼中都带有一些惊恐的样子,带着死物应有的死寂。我呆了,缝纫机的声音正在附近,周围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有一张沙发一个假发架子一个书桌几张凳子,桌子上黏着一张蜘蛛网。

  只不过蜘蛛好像已经死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脚步很慢很轻,连脚踩在地面上的声音都听不见,四周看着真的是很安静啊,我往较里面的一个隔间走去。隔间里面墙上全都是孩子们用红颜色的蜡笔画的画。不过大多都画了手掌,不知道为什么。

  我看见一个女老师埋着头缝什么东西,她好像没注意到我。

  “那个请问你是三老师吗?我感觉小朋友们怪怪的,尤其是妹妹,在那里自言自语。”这人应该是小三老师吧,她抬起头来,“妹妹是我女儿啊!”“什么?!!”小三老师还是没有回过头来。“一年前他的父亲在外工作,但总是不回来,直到有一天他回家了,却跟我说要离婚。”没有再说下去,我很识趣的换了一个话题。

  “这么晚了,你在缝什么呀。”我问道。

  小三老师支支吾吾地说

  “我……可是在做……人皮衣服哟……咯咯咯………”

  她转过头来,我才 看清楚她根本没有脸!!!

  怎么会这样!!!

  “呵呵……她的父亲砍下了我的头,血溅到了墙上,我看妹妹这么害怕,我可是她妈妈啊!!!”“她的父亲又割掉了我的脸,头砍下来了那种感觉有多么痛苦你知道吗!!!生剥皮的感觉你了解吗!!!妹妹现在到处帮我找脸呢,新来的,那些人头好看吗?咯咯咯咯咯……我现在要,你的”

  我吓得从地上弹了起来,疯了似的逃!!现在哪里有时间考虑!赶紧逃啊!!!

  "你以为你跑得掉吗?"

  (咯咯咯咯……)

  怎么会有这种心里扭曲的东西,我,我不要成为人头中的一个,我要冷静。我要冷静。浑身都没劲儿了,这时听见后面传来一声嘶吼“妈妈啊!那是我的洋娃娃啊——”

  我不知道方向在哪里,只是一个劲儿的跑,似乎只有这样我才有时间想……楼道突然变得特别长,没有灯,看不见出口,只有“安全出口”这几个字闪着绿光,但是出口在哪里!!!

  感觉后面好像没人了,楼道里安静极了,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

  我继续往前走,一直走,一直走……脚步声回响在走廊里……

  我是在做梦吗?情景太逼真了吧!如果是做梦的话请快醒来吧,我受不了了!我哭了,哭声回响,像是十几个我在哭……为什么!这里的老师疯了,孩子也疯了!院长。院长一定知道什么。我得打电话给他,不然我会死的,会死的……

  “嘟——嘟——”

  没人接!!!

  电话里竟然传来奇怪的歌声:妹妹背着洋娃娃……

  我感觉浑身动不了了,手机关也关不掉,全身好冷啊!!是僵住了吗?哪里吹来的冷风啊!还有那个……想我靠近的东西是什么……

  “老师……快……快来做……我的……洋娃娃……啊……咯咯咯……”

  这时候院长打来了电话,我马上接,对方却挂断了,我马上打了回去,听见“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在你后面……”我感到背后一凉!咽了一口口水不敢回头。我身体不受控制,拼了命的往前跑……

  “老师快来!”我听到童童的声音!我不管了,顺着声音跑过去,虽然不知道会怎样,但总比破了皮做娃娃好,那血淋淋的场面在我脑海里一遍又一遍演示着,拼命挣扎的怒人头已经砍掉了一半,只剩下半个头颅挂在脖子上,嘴巴张的极大却喊不出声音,惊恐怨恨地看着面前那个男人……

  一路上童童拉着我,逃出了托儿所,这么多路,妹妹应该追不上了吧。

  我松了一口气。看见童童在看着我,四只瞳孔与我的双眼对视让我毛骨悚然,我看清了她的眼睛里面有四个我的倒影。

  我问“怎么了童童”

  她笑着说

  “老师啊……你出来了,可就没人跟我抢了,咯咯咯咯……”

  架子上多了个人头,童童舔了舔手指上的脑髓,把皮给了妹妹,妹妹叫小三拿去做洋娃娃,地上残留的血被野兽舔干净了,办公室的电话想起来。小三照例放起了院长的录音“这里是托儿所……”

  (又有好吃的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