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血染花 > 详细内容

血染花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67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血染花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有时,将你推向死亡之门的人,恰好是你最信任的人。

  引子

  月光淡淡的照着微波粼粼的水面。风吹过湖畔,带来一阵低声的交谈:“柔儿,按计划行事,不会有事的……”“嗯”随即,伴着一声尖叫,是重物坠入水中的声音。岸上人没有任何反应,嘴角却是浮现出隐隐笑意。被称为柔儿的女孩被强灌几口水仍不见岸上的人有所举动,似乎一怔:“你,不喊……”一边挣扎着调整姿势想游上水面,一边勉强抬头去看岸上的人,却正对上一双漠然的眸子,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脚踝已被什么缠住。女孩又是一怔,却甩不掉脚踝上的东西,身子已被拉入水中,嘴角开始有徐徐气泡浮上水面。她已经顾不上岸上的人,拼命想要挣脱脚上的束缚,无奈那东西力道极大,但似乎却不急着把她拉下湖底,反而像在戏弄一般。一阵挣扎之后,浮出水面的气泡渐渐消失,女孩的身子开始一点点下沉……这时候,岸上的人才喊起来:“有人落水了!”……

  故事展开——

  连续一周了,每天我都会收到一小束没有署名的玫瑰,本来,这种东西作为三大校花之一的我根本不会觉得有什么,但是这些玫瑰的香气确很特殊,不是那种淡而清雅醉人的玫瑰芳香,而是一种异香,一种闻多了甚至能让人产生轻微臆想的奇怪暗香。我摆弄着手里的玫瑰,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玖仪姐……”一个很轻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我一惊,猛地醒悟一般,放下手中的玫瑰,一回头,田晓晓神色古怪的看着我,“你怎么了?我进来就看你一动不动的。”“啊?我没事,在想点事……什么事啊?”田晓晓脸色微微一变,坐到我旁边,对我说:“昨天晚上,郑柔在镜湖里溺水而死,是自杀。”

  什么?郑柔死了?我一愣,不过接下来,更多的疑问涌上来:她到那里去干什么?而且,她有什么想不开的?

  我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田晓晓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有些不安:“玖仪姐,会不会,是蓝芸……”

  我心里咯噔一声,摆摆手让她别说了。

  是的,我和田晓晓,杀了一个女生,她叫蓝芸,是郑柔的室友,我极端的嫉妒她。

  —— 或许听上去非常难以思议,的确,当由田晓晓骗到湖边的蓝芸在尚未注意到我的时候,我猛地一把把她推到湖里时,我自己的大脑都是一片空白。看着蓝芸惊恐的挣扎着,我甚至有一种冲动想将她拉上来,但是我终是没有那样做——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我早就知道蓝芸不会游泳,因此也狠下心,看她的表情一点点由愤恨变成绝望,最终沉入湖底。到现在,我有时甚至恍恍惚惚的觉得蓝芸还活着,但她确实已经死了,被我亲手害死了。

  蓝芸的家境非常普通,因此这件事很快被我托关系硬压了下去,没有证据和把柄,她的家人再怎么愤恨也无可奈何。蓝芸平时性格文静内向,甚至有点抑郁,除了长相算得上清雅脱俗以外,没什么引人注目的地方,所以她的死也并没有引起多少人注意,更没有人会想到我是这样蛇蝎心肠。而我嫉妒她的原因非常简单,这个只能说得上清纯,远没有我漂亮的女生却是校草林骁哲青梅竹马的女友。而且骁哲对她可谓一心一意,怎么说,我也算是倚楼拈花的美人,可他对我完全是不咸不淡的。当然,怎么说,杀了一个无辜的人谁心里都不会好受,尤其是为了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不过这件事却也似乎真的就这么轻巧容易的过去了,到的确又有些奇怪。不过我也没有多想。

  这件事除了我,就只有田晓晓和郑柔知道,我不担心她们会说出去,她们都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而且,如果说出去这件事,她们也脱不了干系。

  而现在,听了田晓晓的话,我心里却莫名有点恐惧,鬼魂真的存在吗?这种事情……又真的会发生吗?我努力镇定下来,想了想,问田晓晓:“谁第一个发现她的?” 田晓晓摇摇头:“当时有人大喊‘有人落水了’,就有人围上来了,没顾得看是谁先发现的。”她想了想,又小声的补充,“而且,她的脚踝上据说是有一个掐得很深的黑手印。”

  说到这里,田晓晓看我神情不太对,就说:“总之……我们还是小心点吧。”说完,没等我回答就出去了。我看着她的背影一怔,又看了看桌上的玫瑰,收拾了一下,随即也走出门。

  我走在路上,低头想着郑柔的事,不管怎么说她也没有亲自参与到杀掉蓝芸的这件事里,这么死了也有点冤。加上她毕竟是我的朋友,我心里不免有些难过。然而我也隐隐有些担心,郑柔下场都是这样,那我会有多惨?我甩甩头,强迫自己不要再想了。“温玖仪”一个清澈温和的声音传来,我一抬头,正对上林骁哲漆黑深邃的眼眸,说也奇怪,狠心到能对人下杀手的我此时也竟不由自主的脸色一红:“骁、骁哲学长”林骁哲微微点头,可能是因为看我魂不守舍的,有些奇怪的看了我几眼,不过眼神中依旧带着淡而清晰的哀伤,或许还没有从蓝芸死亡的阴影里走出来。说也奇怪,看着他,我心里莫名产生了一种情绪,似乎并不再担心鬼魂一说是否真实:蓝芸,你有什么本事就拿出来吧,你活着的时候我能杀掉你,现在你如果敢回来,我一样不怕你。

  应该说这种想法是非常残忍而诡异的,连我自己都有点被吓到了。不过看到林骁哲还站在我的面前,我不由得又想,自己杀掉蓝芸不就是因为嫉妒她和林骁哲的关系吗?现在这样还要其他女生先对他下手吗?我迅速的理清一下思路,就对林骁哲发出邀请:“骁哲学长,你……有别的事吗?一起……走走?”应该说这借口实在是非常牵强,不过林骁哲看了我一眼,也没有说什么。

  咖啡厅。我抬头,看到对面的林骁哲侧着脸看墙,似乎有点发呆。他在做什么?我轻轻的咳了几声,他突然惊醒般的收回目光,低头喝了一口咖啡,看了看我,幽幽地说:“这里是我和蓝蓝经常来的地方……”我一时语塞,不知怎么回答,沉默了片刻,轻声道:“骁哲学长,或许蓝芸并不希望你这样啊……”他没有再看我,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或许,我本来就不应该杀了蓝芸啊……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可现在,真的已经没有退路了。难道,我还要去自首吗?我想,时间总是能改变很多东西的吧。

  推开宿舍的门,我顿时吓了一跳,宿舍里凌乱不堪,书本纸笔以及一些杂物散落一地。搞什么?我走进去却发现田晓晓不在宿舍。莫非是进贼了?我赶紧看门旁的保险箱,却锁得很好。这时,我看到书桌上和周围的地面上散落的的玫瑰花瓣,散发着幽幽的暗香,零零散散的却很是显眼。走过去一看,一小沓很薄又叠得很整齐的纸与杂乱的房间格格不入。打开一看,我顿时愣了,这!这!是田晓晓的遗书?!

  怎么回事!是她在和我开玩笑吧……我怀着侥幸的心理,却发现写的很正式,但也没有提到与蓝芸有关的事。不行!不能让她也自杀了!我想,趁着她还没有真正自杀时,我必须阻止她!

  我冲出屋子,却突然感觉到不知应该到哪里找她。砰的一声,门被不知从何处吹来的阴风关上了,听得我心惊胆战。走廊中莫名暗了下来,却又一时找不到电灯开关。我突然发现今天走廊里异常安静,应该说是一种近乎诡异的静,但现在却也顾不上了。这时,我看到楼上似乎有一个人影,我赶紧冲楼梯,从这个角度来看,可以清晰的看见晓晓完全是眼神涣散,面无表情的站在楼顶。“晓晓!你要做什么?”她要跳楼吗?我心中一紧,赶紧冲上楼去,刚准备拉住她向后拖走,却见她的头完全是一百八十度的转过来,脸在我眼前慢慢溶化,出现了一个新的面容——是蓝芸!

  晓晓,不,是蓝芸,对我慢慢绽出了一个诡美的微笑,身子也转过来,一点点向我逼近,我额上开始渗出冷汗,却惊恐到动弹不得。“是温玖仪吗……”蓝芸的声音空灵遥远,见我不说话,她继续笑道,“你知不知道,我在湖底好冷……你好狠心啊……居然为了跟我抢骁哲想出这种手段……”说着,向我伸出缠满水草的手,我下意识向后挪动,她继续道:“郑柔已经来跟我作伴了哦……你也快点过来吧……”我又向后一步,却不知身后何时已是楼的边缘。我急忙转身,却已经来不及了……

  “啊——”尖利的喊声划破夜空——

  人们永远不知道,温玖仪为什么会冲上楼顶,对着空气比比划划,最后尖叫着跌下楼顶……

  我的视野一片血红,隐隐约约的,我似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但我已经不能分辨了……“蓝芸,对不起,我,我来陪你了……”我最后的意识也渐渐消散……

  ……

  一切,似乎都结束了。

  是真的吗?

  月夜,月光轻柔依旧。田晓晓慢慢的向前面那个身影走去,纯美的笑靥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好看。她走到前面那个人身边,很轻的说:“骁哲,成功了。”林骁哲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田晓晓似乎有些不高兴,拉着他坐下,又轻轻的靠在他身上。林骁哲看了她一眼,想了想,问:“其实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做的?你只是让我在温玖仪面前做出难过的样子,有什么用?”“呵……”田晓晓一笑,“我通过催眠和藏在玫瑰里的致幻剂,加上她对蓝芸的嫉恨,让她误以为自己杀了蓝芸,而且产生幻觉。至于郑柔么,我知道她一直也很嫉妒温玖仪的相貌,就串通她一起来吓唬温玖仪。我让她装出不慎被推下水的样子来闹出点事,让温玖仪害怕。不过她也许没想到,我准备将她害死,毕竟这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她以为自己有点水性,就算我不按计划行事也能游出来,不过大概想不到水底下已经有人躲进去了吧……”田晓晓顿了顿,似乎非常得意,继续道 “不过也多亏你告诉我蓝芸要回一趟老家,几天不能出现,正好也让温玖仪以为蓝芸真的死了……呵呵,她还是太相信我了啊。不过你放心吧,这件事已经处理好了。”田晓晓突然变了一种语调,有点撒娇的继续道:“不过没想到你和温玖仪也有什么仇,以至于想要杀了她。不过你要说话算数哦,你说的很快就要和蓝芸分手的。”林骁哲微微点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你当时准备杀掉温玖仪时不是准备了一封假遗书吗?现在那遗书在哪里?”“还在宿舍呢。”田晓晓笑笑,“怎么了啊?”“没什么。”林骁哲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弧度。

  “啊!你!”田晓晓突然一怔,惊恐的瞪大眼睛,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抱歉。”林骁哲面不改色,浅浅的一笑,“你说得对,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知道我为什么要帮你杀温玖仪吗?不过是因为她总是破坏我和蓝蓝之间的关系,以至于蓝蓝甚至有些真的相信了,并不是我跟她有什么仇啊。你的遗书既然还在,就利用一下啊,谁知道真假呢?”田晓晓此时已经说不出话,只能用惊恐且愤恨的目光无力的看着林骁哲。林骁哲轻轻拔出她身上的刀,鲜红的血迫不及待般喷涌而出。林骁哲微微上扬的嘴角带着嘲弄,俊逸的面庞经血迹的沾染,反而是更显惑世的俊美容颜。林骁哲把她的手摁在刀柄上,想了想,继续道:“呵,郑柔和温玖仪的事情你可帮了我不少啊,不过,我也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林骁哲站起身,脱下白色的手套,轻轻擦了擦脸上的血迹,慢悠悠的走向宿舍,脸上浮现出得意的微笑,看也不看身后已濒临断气的田晓晓。是的,在我们的故事里,只有他笑到最后,成为了唯一的胜者。这时,他听到身后有起身的声音,一愣,难道田晓晓没事?不会啊。他疑惑的回头,却见田晓晓慢慢站起,轻轻握紧手中的刀,用一种阴柔的语气:“骁哲学长,原来,是这样的呢。”这声音……林骁哲又是一愣,似乎是……温玖仪?怎么会?她不是已经……林骁哲心一寒,难道,鬼魂附身之说是真的?怎么会!但已经容不得他想这么多了,因为他看到,我冷笑着拎着刀,步步逼近,刀上的血不断滴落在地,血迹斑斑,宛若残缺的玫瑰……

  ……

  ……

  镜湖边,一个女孩对着月亮发出幽幽的叹息,长发被夜风吹动,与黑夜融为一体,轻盈浅淡的月光照的她几乎透明。女孩玩着手里滴血的刀,温和干净的月光散洒在她脸上,能看到,她嘴角依旧带着漠然不屑的冷笑,血红色哀伤的泪却已成行……

  (完)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