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噪音是鬼 > 详细内容

噪音是鬼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39 次  点赞:0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噪音是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重描眉柳,不见当年故人游,妄将这厢饮罢可销愁千斗……滋滋滋……”李晓明躺在床上听着歌,惬意得很,可是,突然,耳机里面的银临的情囚却是被一片噪音给打断了。音乐不再,全都是噪音。

  怎么回事?李晓明有些郁闷。这耳机手机可都是刚买的新货啊,步步高 vivo的X5SL,还有专配的华硕耳机,这才两天不到怎么就出这问题了?拿过手机点亮屏幕,却发现屏幕上显示正在播放,可是耳机里面却仍然是噪音。会不会是耳机的问题?李晓明拔出耳机,播放器自动暂停,李晓明再次按动播放键,可是,诡异的是,拔掉耳机以后,手机扬声器里面传来的依旧是那滋滋滋滋的噪音,丝毫不见音乐。而且似乎这噪音还不能调小,却还越调越大,弄得他都不敢再去碰那个音量键。

  难道是内存卡数据出现问题了?李晓明又试了试其他的歌曲,可是很遗憾,无一例外,所有的歌曲播放出来,无论是用耳机听还是不插耳机直接使用扬声器,播放出来的全都是噪音。

  那到底是什么问题了?这可都是新货啊!李晓明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耳机,翻来覆去地仔细看着,却还是没能看出个所以然来想来想去百思不得其解。他完全就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突然间他想起来盗墓笔记里面秦岭神树篇有一节好像说吴邪和王老板去到一个大洞,那对讲机靠近一口棺材就发出噪音,而且距离越近噪音越大,难不成自己这回碰到灵异现象了?想得他顿时一震,心跳仿佛也漏掉了一拍。不过李晓明可不是什么胆小的人,他好几次因为错过了最后一班车然后孤身一人从城里走回乡下的家去,而且路上还没有路灯,全凭月亮撒下来的清冷的光。可是他却也能够平安到家。还有多次因为他读通学下晚自习太晚走夜路回家经过坟场,也没什么事。他胆子可大着呢。而且不仅如此,他还见过一群歹徒围着一个女子不过他却是直接走了过去。

  歹徒见没多管闲事便没去再管李晓明。……

  心里一阵没来由的兴奋,或许这会是一个伟大的发现由我揭开呢?他这样想着,心里没有丝毫的惧意。

  他突然想到电磁波靠近扬声器也能够对正在运行的扬声器造成干扰,而据说鬼魂就会产生一种特殊的电磁波,那么既然都是电磁波,盗墓笔记里面那口棺材定然发出的也是电磁波这才造成干扰,那么或利用电磁波可以试探出来……李晓明心里顿时生出一计。

  他把手机打开播放器,设成正在播放的状态,然后伸手到空气中试探那嘈杂信号产生源,可是,手从这边移动到后面,从前面移动到后面,却发现手机里面的嘈杂声音并没有增加什么。直到自己手都举酸了,可是仍然什么发现都没有。怎么回事?李晓明疑惑了,就要把手机拿回身边,此刻却是手机扬声器里面的滋滋滋的嘈杂噪音陡然声音增加了许多。

  这突如其来的噪音,李晓明也着实吓得不轻,手一松,手机从手里面滑落了下去。不过幸好,家里床挺大的,这一下还是没有滑落下去,只是掉到了床上,不然那李晓明铁定要心疼死。

  掉到床上,更加接近他的身子,噪音也是越来越大。难道自己……这一下他倒是吓得不轻,这种事还是第一次见,竟然就发生在自己身上了。赶忙拿起手机关掉播放器,仍然惊魂甫定。自己怎么……他打开灯,自己是有影子的啊,难道……床下有鬼?他被自己这个想法给吓了一跳,随即恢复过来,心想就算有鬼也要放个屁臭死它。

  壮着胆子掀开床单,打着手机的补光灯向床下看去,却是发现床下什么都没有。那怎呢?他有些无解。转而关掉手机补光灯坐在床沿上。这时,他却感觉到脚踝处被抓住了,而且,攥得紧紧的!低头一看,竟然是床下伸出来的一双黑灰枯槁的手!

  可是自己刚才明明什么都没有看到!

  紧接着,他就感觉到自己自己正在被一股强大的拉力拉向床下!他赶紧弯下腰去扳开那手,可是,讶异地发现那手力气出奇的大,自己竟然无法扳开丝毫!他正要放弃时,却觉得脚上一松,拉力消失了。诶?他抬起脚一看,却是吓了一跳,自己脚上竟然两道乌青的淤痕。再低头一看,床下-仍然什么都没有。李晓明只觉得头皮发炸,浑身冷汗直冒。这……这到底闹哪一出?

  忽然感觉头上一凉,仿佛专为了他发炸的头皮准备的。楼上漏水?这是他的第一想法。不过,仅仅两秒钟后,他就不这样想了。他用手一摸,粘糊糊的,什么东西。手放下来一看,手上竟然全是红。血!抬头一看,顿时就要吓昏过去。头顶上竟然吸附着一个身着白衣,上面布满血迹,披头散发的女人,如果那还能称之为女人的话。一张脸尽数被毁,两只眼珠早已不知所踪,脸上不知道什么东西划得皮开肉绽,嘴巴一直裂开道耳根。那血液,就是从嘴里流下。还不等他昏过去,那天花板上的女人就已经落了下来……

  这张脸,不就是……上次歹徒围着的那个女人吗?

  “嘀嗒……嘀嗒……”血液从床上落到地板上,一滴,两滴……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