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恶人之死 > 详细内容

恶人之死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90 次  点赞:2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恶人之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恶人的心里多少总是会产生一些无名的恐惧,因为他们会怕被抓到,被人嗤之以鼻。长此以往,另一个自己便渐渐滋生,或许有一天,另一个自己会把原来的他吞噬。

  玉清不算是个大奸大恶的人,但也好不到哪儿去。为了爬到更高的位置,她用尽了各种手段,甚至故意偷拍别人,出卖自己的朋友。公司里知道这些事的人不多,但大部分人都不喜欢这样的她。玉清却觉得没所谓,依旧我行我素。但她心里毕竟会生出一丝恐惧,因为这些事如果被人故意揭发的话,她就会从高处跌落谷底,甚至被所有人唾弃。

  这种恐惧不安的心情已经持续了很多年,也似乎倒了该爆发的时候。最近,玉清总觉得往事涌上心头,脑子里常会出现以前所做的事情,而且大部分都是自己获得名利所做的坏事。这些过去拉扯着她,让她睡得很不安稳,总是做梦。

  这天晚上,她又陷入深深的噩梦中。梦中的自己,不光看到自己所做的卑劣之事,而且每个对象,竟都是同一个身穿黑衣的女生。女生除了眼睛以外,其他地方都被黑布包起来,她不知道这个女生到底是谁。但女生那熟悉的眼神、身材,居然和自己出奇的一样,让她有种错觉,以为那个人就是她自己。这个女生每时每刻都出现在梦境中,而每当两人相遇的时候,玉清就会有强强烈的负罪感,好像置身在地狱般,时而全身刺痛,时而全身寒冷,又时而如火烧般难受。终于,无法忍受这些痛苦的她大叫一声,从梦中尖叫着醒来,汗水把大半个床单都浸湿了。玉清呆坐在床上大口喘着粗气,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下床到厕所洗了个脸。

  也不知道是自己太过紧张的幻觉,还是真有其事。她总觉得身后有人一会儿站着,一会儿走来走去,但眼神都是死死的盯着她。如此真实的感觉,镜子里却什么人都没有。玉清闭上眼睛,皱着眉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急速跑到房间里将门关得死死的,还用椅子顶住门。做完这一切后,她又手忙脚乱的跑到床上用被子盖住自己,瑟瑟的发抖。

  本以为这样应该就没事了,但她却听到了大力急速的敲门声。敲门声很是熟悉,是一个被她害得离开公司的同事特有的敲门方式。记得在公司的时候,大家都对她的敲门方式很是不解,觉得她很特别。当时玉清还觉得她是在炫耀自己的独特。但现在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玉清很害怕,怕那个人会突然从外面撞门进来。

  敲门声依旧持续,而且声音有点奇怪,本来敲门声是从外面传进来的,现在却觉得好像有人在里面大力的敲门,声音比之前更大更清晰。瑟瑟发抖的玉清很想知道声音为什么会变得那么奇怪,颤抖着将被子慢慢拉下一点,只露出小半个眼睛,惊恐的看着门,这一看她就被吓晕了。因为她看到,那个梦中出现的人,有半个身体从门边的墙上伸出来,手不断的敲打着门。虽然看不清那个人的表情,但能感觉到这个人在笑,拼命的笑。原本安静的房间,渐渐布满了离奇的笑声。笑了一会儿,其中一个眼睛突兀的从眼眶里掉出来,还连着血丝悬挂在半空。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玉清醒来的时候发现房间并没有任何变化,和之前一模一样。她也不知道昨天那是现实还是梦境,但当看到门口被椅子顶住的时候,就知道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玉清害怕的环抱着自己呆坐在床上,眼神迷茫,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电话声突然响起,接起来后她才想起今天和朋友有约。她急急忙忙的梳洗好就出门,但走在路上,搭车的时候,身边的人都怪怪的,总像在躲避她,仿佛她旁边还有多一个人。玉清觉得毛毛的,心里忐忑不安,总觉得身边围绕着一股冷冷的气。

  来到和朋友约定的地点,朋友一脸的不开心。玉清以为是自己迟到了她才不开心。但朋友却一脸埋怨的说:“不是我们两个人去玩吗,怎么你背后还有一个人,还把脸都遮起来,全身黑黑的,不怕吓死人啊。”玉清一脸惊讶的看着她,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往后面不停的看,就是看不到她说的那个人。两人都觉得很不对劲,不敢多想就离开了。

  按理来说,两人走个10分钟就可以去到喝下午茶的地方,可走了十几分钟后,两人都觉得景色很是奇怪。朋友觉得很陌生,但玉清却觉得很熟悉。这个地方,恰好就是她曾经当众羞辱一个女同事的地方,当时女同事怨恨的眼睛依旧历历在目。想到这,玉清就突然不自主的往前走,来到那个女同事被羞辱的地方。她意识很清楚,但就是不能控制自己的行动。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她就觉得有人一直在旁边骂她,内容刚好就是当时她骂那个女同事的话。但当时在场的只有她和那个女同事,旁边也没有可以藏人的地方,而朋友又站在远远的地方愣愣的看着她,玉清完全不知道这个从哪儿来。但是那清楚的记忆,让她方寸大乱,害怕的如同当时那个女同事一样抱着头蹲下,全身发抖,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朋友看到玉清的行为很是奇怪,连忙走过去要问她怎么了。还没靠近,玉清就呆呆的站起来,往旁边的河边走去,一边走一边不自觉的打自己巴掌,脸很快就肿起来。朋友很是担心她,连忙跑过去要拉住,但却觉得身边好像有个人很大力的拉住她,怎么也不能往前再多移一步。玉清继续往河里走,朋友看到旁边那个全身黑色的人包着脸的布呼的被风吹走,而那个人的样子,竟然就是玉清自己。朋友吓得快不能呼吸了,瞪着大大的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另一个玉清。那个玉清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用温暖的笑容看了她一眼,朋友就瞬间昏了过去。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里了,这时才知道玉清已经在河里淹死了。警察都问她发生了什么事,但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支支吾吾的说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昏倒了。更可怕的是,此时玉清站在门口,微笑的看着她,但能看到玉清的只有她一个人。也不知道,这个玉清是她本人还是另一个玉清。

  出院后,朋友去墓地看玉清。而当她放下鲜花的时候,看到玉清正站在自己的墓前,对她招招手,不知道要表达什么意思…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