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拆迁 > 详细内容

拆迁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65 次  点赞:2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拆迁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郝奶奶住的地方被一个开放商看中了,要在这里建一个度假山庄。郝奶奶在这里住了差不多一辈子了,对这里的一切可以说都有感情了,郝奶奶已经是快要离开这个世界的人了,她只希望,自己能在这里度过最后的时光。不管开发商出了多少钱,郝奶奶总是不为所动,坚持住在这里。

  开发商联合附近的办事人员,将郝奶奶的水电气都停掉了。郝奶奶任然坚持住在这里。郝奶奶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去,她的儿子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幸牺牲了,这里有她和儿子的一点点回忆,开发商的钱对她来说也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了。

  不管开发商怎么威胁郝奶奶就是不签字,这样办事人员也不能做事。开发商很是头痛,这天郝奶奶买菜回来,由于天有点晚了,已经快要黑了,郝奶奶眼睛不太好,走的非藏的慢。

  在拐角的时候,忽然从出来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郝奶奶尖叫一声,滚下来了石梯,重重的摔在地上。郝奶奶觉得自己眼冒金星,背部传来一阵阵尖锐饿刺痛。那个鬼嘿嘿的笑了几声,然后走掉了,原来是一个戴着恐怖面具的人!郝奶奶非常的生气,但是没有办法,她知道这一定是开发商搞的鬼,害的自己摔成这个样子。

  过了很久,郝奶奶才勉强爬起来,周围已经没有人住了,郝奶奶只能凭着自己坚强的意志一步一步的挪回家里。

  回到家里,郝奶奶已经是满头大汗,精疲力尽了。郝奶奶腰上的疼痛,让她呲牙咧嘴起来,看来自己这次摔得不轻,自己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那个人却一点都不管自己的死活,跟一只厉鬼有什么分别。郝奶奶叹了以后起,拿起一小瓶药酒,给自己揉起来。

  弄好以后,已经很晚了,郝奶奶洗漱完毕以后就休息了。半夜的时候,郝奶奶迷糊中好像听见了一些想动。可能是老鼠吧,那些无良的开发商为了逼走自己,竟然在自己家的附近倒满了臭气熏天的垃圾。有一两只老鼠是很正常的。

  郝奶奶没有管这响动,继续睡觉,谁知道, 郝奶奶竟然感觉到有人在触碰自己的身体。郝奶奶一下子长大了眼睛,自己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她下床开灯仔细的看,还是一个人都没有,难道是自己饿幻觉吗。不远处,郝奶奶看见了几个鬼鬼祟祟的人。郝奶奶一下子提高了警惕,那几个人肯定是来者不善。郝奶奶追出去,那些人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郝奶奶一阵后怕,要是自己刚才没有被弄醒,后果不堪设想,但是刚才弄醒自己的人会是谁呢?郝奶奶百思不得其解,就当是自己做梦刚好梦见这样的事情,所以救了自己一命吧。

  硬的不行,时能来软的,第二天,开发商带着工作人员来到郝奶奶的家里,工作人员看着郝奶奶家里臭气熏天,全是垃圾的味道,他们差点吐出来。

  “阿婆,现在这里就只有你一个人了,你晚上不害怕的么,早点签字搬去新房子里面住吧,这里臭气熏天,你也能忍受,没水没电你怎么生活?”办事人员装作语重心长的说道,他只想早点弄走这个固执的老太婆,好回去复命。

  郝奶奶抬起浑浊的眼睛,眼圈红红的:“我在这里住了一辈子了,我不想离开这里,我要死在这里,你们不用说了,这里的的房子我是不会卖掉的,不管你们给我多少钱,我都要在这里,这里有我死去额老公,我死去的儿子,我死也不搬!”

  开发商火了:“老太婆,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我告诉你,你趁早的给我滚,不然,就送你下去跟你老公儿子团聚!”“你敢!还有没有王法!”郝奶奶毫不示弱。工作人员冷笑道:“老子代表的就是王法!”郝奶奶的嘴唇颤抖着,她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不知道怎么来保护自己的家,自己这点唯一的记忆。

  开发商和办事人员陆续离开了, 只留下郝奶奶一个人,她有些无助,他的眼泪就这样流了下来。

  晚上,郝奶奶根本就不敢睡觉了,她只能在白天的睡觉。

  这天,郝奶奶又感觉到有人在推自己。郝奶奶睁开眼睛,自己的身边根本就没有一个人。郝奶奶十分困,以为又是自己的错觉,又睡去了。又有人在推自己,这次郝奶奶是十分清晰的感受到了,“快出去!”一个苍白焦急的声音响起。郝奶奶立即起来,她再次确定,在这件房间里面,只有自己一个人!那么是谁在提示自己要赶快出去呢?

  “快出去!”那声音非常真实的再次响起。郝奶奶来不及多想,因为她听见了浓重的机器轰轰的声音。郝奶奶感觉到危险的来临,她立刻跑出房子,她刚跑出来,她的房子就被挖了一个很大的洞。砖头落得满地都是,要是自己还在里面的话,不就被砸的粉身碎骨了。郝奶奶想着就害怕,自己接下来的日子也不好过。没有地方住,郝奶奶找到当地的居委会,居委会的大门是关着的,人家已经下班了。郝奶奶欲哭无泪,一无所有,她呆呆的回到一片废墟的家旁边,嚎啕大哭起来。

  在夜里,这样凄厉的叫喊声让人觉得异常的恐怖和心酸。那些工人连夜的在工作,他们向郝奶奶投来同情的眼光,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助这个可怜的老人。房子也是郝奶奶的私人财产,郝奶奶可以选择卖掉,也可以选择不卖掉。每个事物对于一个人的意义是不一样的, 你眼睛里好不起眼的东西,可能就是郝奶奶心里最大的寄托。

  郝奶奶看着自己的房子变成一片废墟,她伤心了,她哭了。在那些钱和权的面前,她显得那么的渺小那么的无助。

  郝奶奶除了自己的哭声还听见了其他的哭声,那声音就是叫自己赶快离开的声音,郝奶奶看看周围,任然只有自己一个人,郝奶奶知道,那个声音的主人,或许已经不是人了。那声音,郝奶奶能分辨出来,只是不敢确定,因为她的孩子早就已经去世了。

  “你会拿回你应该得到的!”那声音坚定的说道。

  第二天,那些办事人员在废墟旁边找到郝奶奶,他们将丰厚的拆迁费递给郝奶奶,郝奶奶颤抖的拿过,泪如雨下。听说昨天那个开发商出了车祸,嘴里一直不停的在叫着“鬼!鬼!”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