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纸钱 > 详细内容

纸钱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87 次  点赞:8 次  鄙视:6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纸钱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我家住在哈尔滨,这同所有中国城市一样,每到逢年过节总是要烧点纸钱祭奠先人。每到清明,鬼节,小年等节日,就要烧的更多。

  去年年前我和爸爸去置办年货,从商场里出来已经临近八点,正赶上烧纸的人一波接着一波在商场前的大十字路口烧纸。

  那天风硬,有的人纸钱刚一放在地上解开塑料绳就被风吹的散落了几张,更有的人因为纸点不着,嘴里开始骂骂咧咧一些脏话,走近一点就听见是在骂那些死去的人不识好歹。

  商场离我家挺远,坐公交车回家到家也将近九点了。我家小区前面的马路连着高速,车速挺快。所以在我家这边十字路口烧纸的人的纸钱吹乱的更多。

  路过一个小卖部,爸爸说要去买包烟叫我等他。我看小卖部里面灯光昏暗,虽然外面很冷,但我还是没有进去。

  爸爸进去大概一两分钟的时侯突然刮了一阵风,我的正对面那户人家的纸钱刚烧起来,风一下吧带着火星的纸钱吹的满天飞,如同火海。很多纸钱往我这边刮,其中有一小块碰到了我的眼睛,我下意识的往脚下的零星火焰上踩了几脚,有的一开始没灭,我怕那些火星燎到我的裤脚,新裤子要是燎出了窟窿,过年还怎么穿。 便一边揉着眼睛一边狠狠地踩灭它们。

  那家人忙着扫回那些残纸碎片,看着慌乱踩着纸钱的我连忙制止,说是什么踩纸钱就是踩小鬼儿的手,叫我赶紧抬脚拖鞋道歉。大冷天的我哪肯听信他们一些陌生人的话脱鞋,正巧爸爸买完烟出来,我们便往家走。这时我突然想起姥姥说过的不能踩纸钱,姥姥说话一直是很可信的,但是踩都踩了,现在脱鞋也来不及了吧。路上我总是揉着眼睛,爸爸问我怎么了,我就说是迷了眼睛,他也没在意。

  由于夜已经深了,通我家小区院里得有一条马路和几个并排的门洞,门洞走着近,所以我们打算从门洞里穿过去。

  我们路过进入小区的第一个门洞的时候我往里扫了一眼,一个老妪样子的人拄着拐杖死盯着我们,我低头走过的时候用余光看见她拿起拐杖像我们这边狠狠地戳。

  我吓得赶紧走的离父亲近点,路过第二个门洞的时候,那个老妪又出现了,只是她离我们更近了,我也更加看得清她的样子。目面无表情,头发上带着一条破旧的戴花的蓝色头巾。我们一直走的不慢,而且这次老妪是站在门洞中间,也就是说按常理计算,一个七八十岁的人是不可能跑的这么快的,况且还是冰天雪地的寒冬。

  我揉了揉眼睛,不适和灼烧的感觉很强烈,我想兴许是吹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路过第三个门洞,也就是我们要直走进去穿过的地方。这个门洞里没有老妪,而是有一个看着挺小的孩子在地上捡什么东西的样子,门洞里就只有他一个人,显得他更加微小。我和爸爸走进门洞,前面就是自家的单元门,突然我听见一声:“为什么要踩我的手。”很清晰,声音很稚嫩,我感觉就是这个小孩子说的,但他却依旧蹲在地上不断的重复着捡东西的动作,就像一个机器人我已经吓得浑身发麻。

  我拽着爸爸硬着头皮走了过去,男孩没有起身,依旧那样蹲着,时不时往前或后蹭几下。过了门洞,我问爸爸有没有看见和听见,爸爸什么都没说,只是点燃了一根烟抽了一口往后扔过去,我转头一看,那小孩就消失了,然后我只听我爸爸说了一句:“以后你自己回家从大路进来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家单元门前面的一段路上莫名出现了不少残破的纸钱。其实也没什么奇怪,但是但凡有一点经验的人都知道,烧纸钱都是要在三个门洞开外的那块十字路口烧的,假如是风吹的,也不会就精确的吹到我家门口这一块的地上,而其他地方一片纸屑都没有。

  作者寄语:此故事绝对真实,发生在二零一四年的小年夜。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