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之新居 > 详细内容

灵异之新居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79 次  点赞:6 次  鄙视:5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灵异之新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上次说到我因为孟兰节碰到鬼后,我就从火葬场改的那个公园附近搬到了市里的汽车站旁边。可是,谁又能够想到,另一波的怪事又缠上了我。

  因为搬房子,所以和公司里请了一整天的假,从早上一直忙到下午五六点钟才把七七八八的东西全部搞定。

  新租的房子不错,建造时间应该在五年之内,算是新居,但风格却是以怀旧的老式为主。房东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大叔。可能由于经常喝酒的原因,两只眼睛通红通红的。

  房子内部装修也不错,值得我出的那么多租金。可是,就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房子的地面没有贴地板砖,直接是用水泥加细沙填充而成。可能是上个租客不爱惜的原因,致使水泥地面上遗留下许多黑漆漆的印子。心里便狂骂房东,装修房子,大钱都已经花了,干嘛小气的省这么一丁点的地砖钱?即不美观又不好搞卫生。骂也没有用,从厕所搞了一桶水,直接倒在地上,拿块大抹布,蹲在地上使劲的搓那些脏印子。但是那些印子好像和我较上了劲,越擦越明显。让我更痛苦的是,抹布上还沾着从水泥地上搓下的白灰相间颜色的浆糊,离着十几厘米,竟然都能闻到股像死老鼠的味道。

  想要去找房东,后来想想,还是算了。看了下时间,七点过五分,正好肚子也有点饿了,下楼去附近吃了点东西,又去超市里买了一瓶空气清新剂,回到房子里,对着房子每个角落和地面猛喷。一大瓶清新剂就这样用光。东搞西搞,时间遛的特别快,等忙完所有的事情之后,已经过了十一点钟。

  打开电脑,随便浏览网页。看了还没有十分钟,睡眠上头,脑袋感觉昏沉沉的,倒在床上一两分钟就睡了过去 。当时是九月中旬,正是南方天气最闷热的时候,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闷热的让人动一动,你全身的毛孔都会渗出丝丝的汗。在睡着的那一刻,我还在郁闷,怎么就会忘记买台风扇上来了,今天晚上得是要遭罪了。

  不过,预期中的闷热一直也没有来。反而在睡梦中,吹着空调,被丝丝的凉气侵的好舒服。睡到三四点钟的时候,被冰冷的空气冻了醒来。当时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我靠,冬天了啊?摸索了半天,终于在床尾找到了灯的开关。开灯后,习惯性的看了下时间,四点差五分,外面正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

  下床穿鞋准备去上厕所,感觉有点不对劲,可能是刚睡醒的原因,总想不到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算了,不想了。上完厕所,回来正准备上床,才突然想到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我这人有严重性的强迫症,上床睡觉的时候,鞋尖必定是正对着床,可是刚刚下床的时候,鞋尖却是朝外的。难道梦游了吗?我用拳头轻轻的锤了下还处在迷糊状态的脑袋。靠,一定是记错了,不然就是梦游了?不想了,又是倒头就睡。丝丝的冷气再次侵袭全身,好舒服。心里想着,下雨的天气就是好,没有风扇也能这么凉快······

  第二天,雨滴滴答答的下了整个白天,大约在吃晚饭的时间停了下来。由于下雨的原因,整个晚上清吧的生意都不是特别的好。过了十一点钟,老板就让关了店门,说是要去宵夜。我说,算了,这种天气,还是回家最好。

  走路用了十分钟左右,就到了出租屋。我住的是三楼,房东大叔住一楼,上楼会经过一楼的客厅。当时一楼客厅没有开灯,但是大门却没有关起来。我进客厅后转身就要关门,突然身后有个男声凶狠的说道,不要关门。我吓的刷的转过身,才发现客厅左边的沙发上坐着个人,看着好像是房东大叔,只是声音不对,像破锣声,沙哑。当时特紧张,眼睛盯着黑影,左手背过身,在墙上摸索了三四秒钟终于摸到一个开关,“啪”的按了下去,客厅里立时亮堂。我瞪着眼睛盯着看沙发上的人,真的是房东大叔,屁股下的沙发凹陷下去好大一块,应该是坐了蛮长时间没有动地方了。沙发前的桌子上放着一瓶已经喝了一大半的二锅头。房东睁眼望了望我,拿起酒,喝了一大口,继续闭着眼睛,沙哑的说,不要关门,堂客还没有回来呢。我“哦”了一声,踩着楼梯就上了三楼。

  进屋后,我趴在地上,使劲的闻,看还还有没有那种死老鼠的味道。还好,也许是昨天的那瓶空气清新剂起了作用,味道已经不是很大,应该再喷一两次就会没有了。

  洗澡后,看了下时间,时间还早,没有一点钟。于是躺在床上,用手机浏览新闻,看了没有十分钟,感觉困意上来。我就郁闷了,怎么搬了房子之后这么容易困?平常都是三点睡觉的,现在这么早。想着想着,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睡着之后,昨天晚上的冷又是照样弥漫在房子里,但是比昨天晚上更加的阴冷,我用手紧了紧身上的毛毯。迷糊中,听到房子里有穿着拖鞋“啪嗒,啪嗒”走路的声音,接着又听到厕所水龙头“哗哗”的流水声。我睡的迷迷糊糊,以为是在做梦。过了一会儿,水声停止,拖鞋声又“啪啪”的从厕所里出来,在房子里转了一圈,模糊中好像还听到个女声在自言自语,忽然就感觉到我睡的木头床轻轻的往下陷了一点,”咯吱“一声,感觉有个人挨着躺在了我的旁边。当时我还在睡梦当中想,靠,这个梦做的好真实。

  第二天是星期六,不用上班。早上醒来,外面还在下雨。打开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想要起来吃早餐,但是还是有点困。我就纳闷,怎么搬了房子后,老是有困困的感觉?想要继续睡,忽然想起昨天晚上那个真实的梦来,困意全没。难道是自己真的在做梦,为什么会感觉那么清楚?笑着自言自语,不会又碰鬼了吧?靠,那我还不如去买彩票,肯定能中大奖。

  下床准备去厕所,我惊恐的发现,明明昨天晚上睡觉时放好的拖鞋,现在又是鞋尖朝外。联想到昨天晚上一系列的声音,难道,不会又是······?不会的,肯定是我搞错了,肯定是最近的精神压力过大,导致会忘记一些曾经做过的事情。昨天晚上肯定是在做梦听到的那些声音,没有那么多的怪事都会被自己遇上。想虽这样想,可是这个世界有很多的事情都会超出自己的想象。忽然记起奶奶说过,晚上睡觉的时候,给枕头下放把剪刀,能够辟邪。于是,穿衣服,下床,到市场里转了好久才买到一把剪刀。

  白天在外面一直溜达到晚上八点多,十再不敢一个人回出租房。最后咬咬牙,死就死吧,房租我都连续交了三个月,即使只住了两天,房东也不可能退房租的,拼了!

  咬着呀,担惊受怕的回到房子里。还好,一切如故。早上摆好的拖鞋也没再有挪地方。难道真的是自己吓自己吗,心里想着。

  把准备好的剪刀压在枕头下面,洗了澡后立马裹着毛毯背靠着墙壁躺在床上,因为害怕,也没有关房子里的灯。

  当时也就十点多钟吧,想要拿着手机看会儿新闻,脑袋又是昏沉沉的睡了过去。迷迷糊糊的,复有听到拖鞋”啪嗒啪嗒“的走路声。想要使劲睁开眼睛看下情况,可是眼睛就像被胶水黏住,怎么都挣不开。没多大会儿,又听到厕所”哗哗”的水流声。水声停了后,“啪嗒啪嗒”的拖鞋声在房子里转了一圈,没有多久就停在床边。当时我的心“咚咚,咚咚”的就要从从嘴里跳出来一样。紧张的全身绷紧,精神已经接近奔溃。

  “啪”的一声,一巴掌打在了我脸上,当时就感觉脸上就像抹了辣椒水一样,火辣辣的痛,耳朵里就听到个女人骂:

  “你娘的,放把刀子老娘还就怕了你?”

  说完这句话,我就感觉被人一手掐着脖子,一手抓着脚从床上扔到了地上,然后就听到枕头和剪刀丢到地上的声音。当时浑身上下动不了,想要喊,可是嗓子里只能轻微的发出“啊,啊,啊”的连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咯吱”一声床响,我又等了很久,再没有听到其他的声音。躺在冰凉的水泥地上,脑袋昏沉沉的,竟然在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是被冷醒的。迷糊了半天,才想起晚上的事情。摸了下身体周围,自己真的睡在了地上。抬起头一看,枕头就丢在脚边,新买的剪刀已经被摔成了两半。不是在做梦,心里想着。跳起来,套起衣服和裤子就往外面跑。

  下到一楼,没有找到房东大叔。正好在外面碰到房东大叔隔壁的阿姨,挺热情的。估计看到我脸色不对,就问我是不是着凉了,还说这几天天气忽冷忽热,年轻人还是应该要注意身体。我惊恐未定,就想找个人压压惊,就和阿姨聊了起来。有意无意的就问阿姨我住的这边房子的情况。

  我住的那栋楼的房东姓周(这个我在租房子的时候就知道),今年四十五岁。老婆在五年前因为一场交通意外死了。因为这件事情,对房东刺激很大,精神上有点失常。本来他老婆遗体火化后,家里人本来是要准备把骨灰带回老家的,可是房东死活不同意,硬是要将骨灰带在身边。在四年前,房东将那栋楼的地板砖全部敲掉,改成了水泥地面。可能是在装修房子的时候没有注意,竟然将装他老婆的那个骨灰盒不小心给弄丢了。当时他老婆的娘家人还因为这个事情闹了好久,但是这个事情最后还是不了了知。

  正和隔壁阿姨聊着,房东大叔不知道从哪里转了出来,眼睛比前几天还要红。站在自己家的楼门前,就那样直勾勾的盯着我,看着我脊梁骨冷森森的。我陪着笑,和房东大叔说,我想退房。房东大叔不说话,就是那样盯着我看,我更毛了,大声吼着说,我要退房,押金我不要了,把我那三个月的房租退给我。房东大叔仍然沉默不说话,绕回到客厅最里面的房子里,过了一分多钟,出来后,手上多了十多张红票子,丢在客厅的桌子上,没有说话又进了最里面的那间房子。我抓起桌子上的钱点了下,刚好是三个月的房租。

  胆战心惊的上楼简单的收拾了下,房子里是一分钟都不敢再呆下去了,就拿了几件要经常穿的衣服,其他的什么东西也没有带,就立马退出了房子。

  时隔大概有两个多月时间吧,因为保险业务上的原因,我到车站那边去见一个客户,正好又碰到原来房东大叔隔壁的那个热心的阿姨。在聊天的时候阿姨和我聊到了房东大叔,原来他老婆的骨灰并没有丢,而是房东大叔把骨灰混在了水泥里一起铺在了房子里的地面上。那个阿姨还一直说,造孽啊,造孽啊。

  听完阿姨说的,我胃里阵阵的恶心,我记得我当时还用鼻子去闻了,真变态。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