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夺命便当 > 详细内容

夺命便当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哇塞,女神你好美!  阅读:205 次  点赞:2 次  鄙视:3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夺命便当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咚!咚!咚!几声敲门声。

  “谁啊?”一个一身白色浴袍的女人,对门外敲门的人喊道。

  “你好,我是送快餐的,你点的便当送来了。”一个年轻小伙子的声音传了进来。

  刘蕾走到猫眼那,往外看了一眼,一个送外卖的小伙子正站在门外,手里还拿了一份便当。

  就在大概半小时前,刘蕾在一个订餐软件上订了一份肥牛便当,没想到送的这么快。

  刘蕾打开门,那个年轻人冲刘蕾微笑着说:“你好,你是刘小姐吗?这是你点的肥牛便当。”

  说完将手里的便当递给了刘蕾。并转身从送餐箱里,拿出一个五十厘米高的人偶布娃娃递给刘蕾。”

  刘蕾有些诧异的问:“这是?”

  那个年轻人微笑着说:“恭喜您!刘小姐,您中了我店的三等奖,这个布娃娃就是奖品,希望你能喜欢。”

  刘蕾刚开始还有些迷惑,听这个送外卖小伙子一解释,明白了缘由。

  原来是刘蕾订餐的那家在搞活动,在订餐的用户中抽取幸运用户并赋予奖品。

  刘蕾接过布娃娃看了看,这是一个白色的人偶布娃娃,眼睛部位被一块黑布扎住了,样子还是蛮不错的。

  那个年轻人将东西递给刘蕾后,转身背着送餐箱离去。

  刘蕾站在门口发了会儿呆,转身走进屋子里,她把便当拿到茶几上。

  吃完饭刘蕾看了会儿书,便躺在床上美美的睡着了,那个布娃娃就放在她的床头柜上。

  十点多的时候,熟睡中的刘蕾突然惊醒,脸上露出丝丝惶恐,刚刚她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刘蕾梦见自己在一个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屋子里,周围没有任何设施,她不断的环顾着四周,突然有一道月光射入,照亮她的全身。

  刘蕾慢慢将头向上仰,突然一个东西在刘蕾上方坠下。

  刘蕾放大瞳孔,张大了嘴巴,他看见一个脸颊躺着血泪的布娃娃的脸,那个布娃娃在笑,笑声十分诡异的冲向刘蕾。

  刘蕾一下从梦里醒来,她快速的打开灯,看向那个放布娃娃的位置,布娃娃还在那里,样子还是她放时的样子。

  刘蕾长舒了一口气,下地走动了一会儿才睡觉。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刘蕾每天晚上都会做这个噩梦,场景都一样,每次醒来那个布娃娃都安静的呆在那里一动不动。

  由于刘蕾的老公去外地出差,诺达的房子里就剩刘蕾一个人,又接连做噩梦,刘蕾有些害怕,于是她给自己的好闺蜜张欣打电话求助:“喂!张欣你在哪了?能不能来我家一趟。”

  张欣在电话那头问惊讶的问道“这大半夜的去你家干嘛啊,你怎么了?”。

  “我……我,你来了再说吧,快点啊。”刘蕾有些不敢说,因为他怕那个布娃娃听见,于是就准备等张欣来了说。

  刘蕾来到客厅蜷缩在沙发上,身体不停的颤抖。

  大概二十分钟左右,门铃响起来了,刘蕾颤颤巍巍的说:“谁啊?”

  “是我!张欣,你怎么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传进来。

  刘蕾如同见到救星一般,一下子从沙发上跳到地上,迅速的跑到房门那,打开门看见是张欣立马抱住,眼角泛起泪痕。

  张欣轻轻的拍了拍刘蕾的身子说:“怎么了小蕾,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

  刘蕾像个孩子一样抽泣着:“我遇见鬼了。”

  “什么?”张欣惊讶的问道。

  刘蕾把那个布娃娃的事儿跟张欣说了一遍。

  张欣安慰着刘蕾说:“没事儿就是一个破布娃娃,没什么大不了的,扔了就行。”

  刘蕾搂住张欣的胳膊抽泣的点了点头,第二天刘蕾把那个布娃娃扔掉了,之后便没在做那个梦。

  张欣也在这里陪了她五六天才离去,事情过了一个多星期,刘蕾的老公赵文斌回来了。

  刘蕾没有跟赵文斌提起布娃娃的事儿,可就在赵文斌回来的那天晚上,刘蕾又梦见那个布娃娃了。

  刘蕾梦见在自己床边的,墙角里蜷缩着一个小男孩,那个小男孩不断的抽泣着。

  刘蕾慢慢的走到那个小男孩身旁,静静的看着这个小男孩。

  突然小男孩把头抬起来看向刘蕾,一双充满怨恨,不断往外流出血泪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刘蕾“为什么丢弃我,为什么丢弃我。”一个阴森的声音传进刘蕾耳中,刘蕾惶恐的看着那个小男孩。

  忽然小男孩不见了,出现在刘蕾四周的全是那个眼睛不断流血的布娃娃,一个诡异的声音不断在刘蕾耳边响起:“为什么丢弃我!为什么丢弃我!”

  刘蕾一下从噩梦中醒来,看了看旁边熟睡的丈夫,她舒了一口气。

  刘蕾来到客厅想要倒杯水压压惊,当她打开灯的一瞬间,她大叫了一声。

  他看见自己丢掉的布娃娃,又出现在他眼前,只是没有了那条扎在眼睛上的黑布,因为布娃娃的眼睛,在流血!

  刘蕾不断的呼喊着丈夫,赵文斌闻声冲出来问发生什么事儿了。

  刘蕾指着沙发上的那个布娃娃说:“我明明扔掉了,怎么又突然又出现在那,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突然刘蕾背后传出一个阴森尖锐的声音:“那是你的孩子啊,你的孩子!”

  什么?刘蕾慢慢将头转过去,天啊,他看见自己的老公不知何时变得,如同从冰窖里出来一样,浑身起白珠,脸色白的吓人,如同停尸间里的死人一样。

  他慢慢的向刘蕾走过来,嘴里不断的说:“那是你的孩子啊,你的孩子啊。”

  刘蕾慢慢的往后退,突然一双冰凉至极的小手抓住刘蕾的手:“妈妈,下来陪我玩啊,来啊。”一个小男孩的声音传来。

  刘蕾下意识看向自己的手,他看见刚刚出现在自己梦里的那个小男孩正盯着她不断的喊她“妈妈,下来陪我玩啊,来啊。”

  刘蕾忽然感觉心脏好痛,慢慢的失去了知觉倒在了地上。

  刘蕾死了,医生诊断说是死者心脏不好,由于受到极度的惊吓导致的死亡,但是真相真的是这样吗?

  凌晨一点刘蕾的闺蜜张欣和刘蕾的老公赵文斌躺在床上,张欣依偎在赵文斌的怀里说:“你说公安局那面不会怀疑到我们吧?”

  赵文斌搂着张欣说:“没事儿,医生都说了小蕾是心脏不好吓死的,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啊,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没想到小蕾胆子这么小,我略施小计居然把她给吓死了,真是太脆弱了。”

  张欣亲了一下赵文斌似乎是对他的鼓励,接着张欣起身穿衣服准备去卫生间,当张欣走到客厅的时候,他看见沙发上有一个布娃娃,张欣冲卧室喊了一句:“老公,那个破布娃娃怎么还没扔啊,快扔了它,看见它就烦。”说完便心不在焉的往厨房走。

  “我扔了,早就扔了,哪里还有布娃娃你眼花了吧?”赵文斌回应道。

  突然张欣停下了脚步,表情惶恐的慢慢的把头转向沙发,他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个六七岁大的小男孩,正冲着她诡异的笑着:“妈妈,下来陪我玩啊,快来啊……”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