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西北鬼实录—阴山尸王 > 详细内容

西北鬼实录—阴山尸王

分享到:
关闭
作者:下个转角见  阅读:231 次  点赞:6 次  鄙视:9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西北鬼实录—阴山尸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在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有个固阳县,固阳去往包头的公路旁有一个名叫沙驼国的村子,想必固阳的人都知道。听习惯的人不以为意,但是一个村子竟能以国来命名,确实有点令人费解。这就要说说沙驼国的前世今生。

  《新唐书.沙陀传》记载,沙陀族乃“西突厥别部处月种”,也就是说沙陀族的前身是西突厥诸部之一,名为处月。安史之乱时,沙驼族人多次助唐军打退吐蕃,首领朱邪骨咄之被肃宗拜为特进,晓卫上将军。贞元6年又归附吐蕃,因吐蕃战败被流放。后密谋归唐,朱邪尽忠与其子千里转战,朱邪尽忠战死,朱邪执宜率残部两千人马归唐,唐振武军节度使范希朝将他们安置在盐州,置阴山府。盐州就是今天的五原县。朱邪执宜随后南征北战,所带军队闯出了“阴山北沙驼”的名号。朱邪执宜每次出征都带回无数财宝,即便大部分都上缴了唐王朝,但剩下财富对于一个部族来说,已然是富可敌国的光景。朱邪执宜去世后,唐王对于这位沙场悍将的离世极为震惊和惋惜,并下令要将朱邪执宜葬于王陵不远处。沙陀族人表面顺从,但悄悄唱了一出狸猫换太子的戏。朱邪执宜其实并没有被葬在王陵旁,而是安置在了阴山山脉,就像很多帝王一样,陪葬了上千匠人和无数的宝藏,墓葬也被马匹踏平,千百年来不少有名有姓的盗墓贼寻过都无功而返。沙陀族后人所居之处皆以沙驼为名,故沙驼国应该是古时沙驼族的部落。

  沙陀族人因战功显赫被唐王赐国姓李,这倒是中国皇帝一贯的毛病。唐亡后,朱邪执宜的曾孙李存勖建立后唐,而朱邪执宜被追尊为(唐)懿祖昭烈皇帝。

  1996年5月3号包头发生6.4级地震,羊倌李心宽没站稳滚下山坡,半山腰的缓坡震塌一个口子,他就直溜溜的滚了进去。这是千古第一个发现懿祖昭烈皇帝墓的人。这小子提着文物明目张胆的贩卖,很快的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刚开始是地方上出手干涉,后来不知怎么消息传到了中央。北京直接过来了人:这个墓不能动,谁把文物破坏了就是犯法。然后文物被一件一件出土,装车带走。那几天漫山遍野都是人和车,设着警戒线。当地派着武警看管现场以防止哄抢事件的发生,但还是出了事。六个考古部门的研究人员被咬死五个,剩下一个跑出来的时候把主室的石门给带上,然后开了一辆212冲下坑去堵住了石门。当时地面上的人都惊呆了,据在场的人后来转述,刚开始根本不明白怎么回事,只看见那个半截屁股还露在外面的212吉普车被震的咣咣响,像是要弹出坑来。

  军队也跟着出动,但是毫无作为,高层得到的命令是绝对不能进去,更不能让里面的东西出来。他们在等待。消息因为被严格封锁而没有泄露出去,山里依旧日出日落,老百姓根本不知道这档子事儿,但昭烈皇帝墓内外却酝酿着一场激战。第五天,来了一辆大巴车,车里下来三个长胡子老头和五个彪悍的年轻人。老的估计有六十出头,年轻的都是二十来岁。这八个人一来,形势立马逆转。待到第二天中午,都准备妥当。其中的一个老者让军队把吉普从坑里拉了出来,然后八个人带着手电筒和自备的短剑摸进石门。外面张网的张网,持枪的持枪,一副严阵以待的态势。不一会儿里面传来激斗声和怒号声,那根本不是人类能发出的声音。一个小时后一个老者和两个年轻人将一个活尸五花大绑捆了出来,眉心和后脑插着两把短剑,面目恐怖不能直视。在场的也都是行伍之人,居然集体发出了惊呼声。老者让那个上尉赶紧派人把活尸浇上汽油烧掉,上百士兵惊骇之余竟无人敢动。上尉回过神来拔枪下了命令,这才上来一个班的人把事儿办了。老者说还有一个,里面正在捕。说完就带着两名年轻人钻了进去。这一等直到日落也未见出来,里面不时传来打斗声,时远时近。忽然石门被撞开,一个青面獠牙的怪物飞将出来,直撞到事先布好的铁网上,怪物力气极大,冲撞之下带飞了五六个人,外围士兵们一拥而上拉紧铁网,怪物左右挣扎,撕破铁网,向深山里飞奔而去。子弹打在后心只听得噗噗响,不见怪物摇晃,几个起落已经消失在夜幕里。这时八人方才从墓室里钻了出来,几乎每个人身上都有伤,还有一个握着一把断剑。这持断剑之人名叫方雷,后来成为了我发小刘小艺的师父。

  那个年代,在荒无人烟的大山深处驻扎着很多部队,他们在这里安营扎寨,日夜坚守,是国防力量的第二道火线。是夜,陆军某部的两个哨兵正在站岗,忽然看见远处有两点绿油油的光芒,山里的兵见惯了野兽不以为意。只见那两点绿光忽的近了,两个哨兵也是老手,端起自动火就冲着绿光突突起来,这种饿急的野兽对付起来不能犹豫。但枪口的火焰映出了那张惨白的脸,两个兵刚感到恐惧就听到了自己脖子断裂的声音。

  枪声惊动了已经休息的陆军某部,几盏探照灯同时亮起,战斗警报拉响,所有的士兵已钻出营房以班为单位各自寻找掩体操枪战备,只见一条黑色的影子卷着黄土蹿了进来,营地里一时枪声大作,黑影嗖的爬上探照灯塔,就听上面传来哨兵的惨叫声。所有的士兵都停止了开火,黑影忽然纵起,像大鸟一样跳出灯塔落入人群。士兵一下炸开了锅,任这群兵再老辣也心生恐惧,里面一圈人早把黑影看了个清楚,慌不择路的往出跑,外面的也跟着跑。那条黑影爪如钢钩,四处挥舞。在人群里游蹿了一圈,已然倒下几十个,死的死,伤的伤。正所谓兵溃如山倒,上千人此时根本无法组织有效的反击,都在顺着山沟逃命,恶魔不住的吞噬着他们的战友。后面的几个兵忽然看见两颗老榆树上跳下来八个人将那黑影拦住,手里拿着短剑,在月光的辉映下寒光隐现。那怪物扑上来和八个人厮打起来。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