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化解宿怨 > 详细内容

化解宿怨

分享到:
关闭
作者:说好的不弃つ  阅读:101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化解宿怨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王老汉是大清朝乾隆年间的一个普通的乡野村夫,这老汉,六十多岁了,还是孤身一人,属于鳏寡孤独这一类人。

  王老汉虽然是孤寡老人,但是脾气韩不算太坏,平时老爱拎着烟袋在大街上溜达,看见哪里人热闹,他就往哪里钻。

  钻进人群之中,找个空地坐下,点燃一袋烟之后,就与人拉起家常,这老汉年纪大,经历的事情也多,拉起话匣子来,能说一个上午。

  天南海北的事,没有他不知道的,将一群小伙子忽悠的服服帖帖,就差跪下来管他叫爹了。

  不过,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之后,这王老汉就在也没有上街,一直躲在屋里不敢见人,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

  那天上午,王老汉拎着烟袋,在自家门前的大树阴下,给全村的小伙子讲故事,讲的是武松打虎的故事,

  王老汉的口才好,特别是讲到武松将老虎按在身下暴揍那一段,讲的是眉飞色舞,唾沫横飞,一边讲着,还一边演示这,将烟袋杆子夹在裤裆下当做老虎,而他自己则挥舞着拳头摆姿势,扮作武松。

  看得一群小伙子情绪激昂,躬身攥拳,好像一个个都变成那打虎的武二郎一般,个个激动无比。

  就在这时,谁都没有注意到,二狗子家的老母猪出现在了王老汉身后,就算注意到,大家也不会去理睬这头老母猪,都是农村人,见到一头猪也没啥好吃惊的。

  这头老母猪,在王老汉讲的眉飞色舞只是,对着王老汉的屁股就咬了一口,这一口下去,咬的王老汉痛苦哀嚎,屁股上鲜血淋漓。

  自从这次以后,王老汉再也不敢出门了,只要他一走出家们,就有人问他,“老王头,猪咬屁股是啥滋味?”

  村里有很多人都被狼咬过,也有很多人被狗咬过,被猪咬过的就他这独一份,人家一问,他的老脸就挂不住劲,红的像猴屁股一般。

  于是,这王老汉就再也不敢走出家门了,他都六十多岁的人了,被一群年轻的小娃娃耻笑,这让他的老脸往哪搁啊。

  王老汉一个人蹲在院子里的墙角下,越想这件事,越是生气,以他的年龄,以他的辈分,村中谁不敬仰他三分啊?

  现在倒好,被一头老母猪咬了一口,肉疼事小,丢人是大啊,导致他现在都没脸出去溜达了,蹲在这小院里,就像坐牢一般。

  不行,这头猪必须解决了,不把这头猪杀了,难解他心头之恨。

  想到这,王老汉找来了梯子,爬到了墙头上,对着邻居二狗子家中喊道:“二狗子,在家不?我有事和你商量。”

  二狗子从屋中屋中探出脑袋说道:“王叔,啥事啊?有事您说。”

  “二狗子,把你家的老母猪卖给我吧,我出双倍的价钱,咋样啊?”王老汉问道。

  “王叔,我家就指望着这头老母猪下崽呢,你要是买去,我拿啥过日子啊?”二狗子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想敲诈一笔。

  “二狗子,你说吧,你要多少钱才肯把这头猪卖给我?”王老汉下定决心,一定要将这头老母猪宰了。

  “王叔,咱俩这么多年的老邻居了,我也不坑你,你就给十五两银子的价格就算了,我吃点亏就吃了点亏吧。”二狗子说道。

  听了这句话,王老汉差点从墙头上栽下来,十五两银子,都能买五头这样的老母猪了,你还吃亏,你也不怕闪了舌头。

  不过,王老汉为了洗刷自己的耻辱,只好咬着牙答应了下来。

  二狗子用一条铁链将老母猪拴在了王老汉院中的大树上,拿着银子,哼着小曲回家了。

  王老汉看着这头老母猪,气就不打一处来,咬了自己一口,让全村人笑话自己也就算了,现在居然又坑走了自己十五两银子,那可是自己半辈子的积蓄,可是自己的棺材本啊!

  王老汉拿出了一把杀猪用的柳叶尖刀,坐在院中“噌噌”的磨着,一边磨刀,一边看着那头老母猪。

  当他看到老母猪的眼神之时,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他感觉这头老母猪的眼神之中透露出了一丝怨恨,好像和自己有着深仇大恨一般,让他感觉自己的后背冷丝丝的。

  这头老母猪为何这样怨恨自己?难道自己和这老母猪有什么瓜葛不成?唯一的瓜葛,就是这老母猪咬了自己一口啊!

  要说怨恨,也应该是自己怨恨它啊,怎么现在她居然怨恨起自己了?王老汉有些不明所以。

  难道这就是宿怨不成?一个想法在王老汉的脑海之中蹦了出来,一发而不可收拾,不行,这头猪不能杀,不但不能杀,还要好好的供养起来。

  想到这,王老汉放下了手中的柳叶尖刀,牵着这头老母猪出了家门,在村民的指指点点之中走出了村子,走向了一座大山。

  这座大山的山顶之上,有着一座寺庙,寺庙之中香火鼎盛,香客往来不息,在这一代地区很是出名。

  王老汉牵着老母猪上了寺庙,找到了寺庙的主持老和尚,向老和尚说明了情况,想要将这头老母猪当做“长生猪”寄样在寺院之中。

  主持老和尚看了看这头老母猪,又看了看王老汉,点头答应了。

  从此以后,王老汉每天都会在家里挑一些吃食,送到山上的寺庙之中,供养这头“长生猪”,风雨无阻。

  “长生猪”在寺庙之中,每日都是听着诸多的得道高僧诵念经文,眼中的怨恨之气一天一天的消减。

  直到两年以后,原本望着王老汉充满怨气的“长生猪”对王老汉产生了一种依赖之情,每次王老汉给他喂食之时,都会用巨大的猪耳朵,在王老汉的腿上蹭上两下,表示亲昵。

  主持老和尚看到王老汉和老母猪此时的情形,高声到了一声佛号,随后说道:“宿怨难解,缺少的就是真情,当你投入自己的真情,用真情打开对方的心结,宿怨也就会随之消散了,施主,既然你们之间的宿怨已解,请就下山去吧。”

  王老汉牵着老母猪下了山,回到了家中,从此以后,精心的照料这头老母猪,直到母猪死去,方才挥泪将之埋葬。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