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鬼投胎 > 详细内容

鬼投胎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56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鬼投胎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我有一个表妹,是妇产科护士。在一次聚餐的时候,她给我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五年前她刚分配来时候,是个实习护士,医院的规模也没有现在这么大。

新人嘛,满腔的热情,干劲十足,做什么都觉得新鲜。

今天也是她值夜班,看了看表,都晚上11点多了,已经夜深人静了。深秋的夜已经感到丝丝的凉意。

老是坐着时间长了两条腿感觉麻麻的,她起身来到走廊里活动一筋骨下。走廊里静悄悄的,偶尔还有家属在走动。走廊里的灯有气无力的发着白光,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走廊的尽头便是手术室,里面关着灯,远远望去黑洞洞的,看得让人心里发毛。

我表妹在走廊里来回溜达了几圈,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发现在产房门外面座椅上多出几个人来,看样子像病人家属。

今天晚上没有手术,怎么会有家属在这里,陪护的家属是不可以在这里滞留的,我表妹决定去问清楚原因。

他们有三个人,就站在产房门口左边的墙角里。一字排开面对着墙,低着头,一动不动,就像我们上学时犯了错误罚站一样。

他们穿着也很普通,都在三十多岁的样子,至于模样吗,因为他们都面对着墙,所以无法看清楚。

我表妹来到他们身后顿时感到刺骨的凉意,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你们是不是病人的家属,你们不可以待在产房门口,请你们离开。”我表妹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可是这三个人还是一动不动,也不和她说话。

于是我表妹提高了嗓门大声说道:“医院有规定,病人家属是不可以滞留在产房门口的,你们快点离开!”

这次果真起到了效果,最外面的一个人说道:“我们就呆一会,时间一到我们马上就走。”他们还是面对着墙,还是一动不动的站着。

这样僵持着十多分钟的样子,就听着院子里传来救护车的声音,顾不上他们了,来手术了,赶紧准备,扭头就往值班室跑去。

救护车拉来的是一个孕妇,马上就要生产了,值班室的医生和护士推着孕妇就往手术室里跑。

本来预产期还有几天,晚上孕妇去洗手间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肚子疼的厉害,才叫了救护车。

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了,灯也亮了。孕妇被抬到手术台上,护士和医生都有条不紊的做着各自的准备工作。

孕妇疼的哇哇乱叫,助产医生安抚着孕妇的情绪。医生们看着产前的检查单,商量着手术方案,这个孕妇怀的是四胞胎,又被摔得提前生产,风险比较高,大家都比较谨慎。

我表妹从手术室走出来,安抚着孕妇家属们的情绪,让大家保持安静。

我表妹又看了看门口站着的那三个人,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也不说话,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转过来的身子,煞白的脸上没有表情,都直勾勾的双眼看着产房。

半夜12点的钟声响起来了,都快一小时了,手术室里还是没有动静,孕妇的家属们焦急的在外面等待着。

这时候有医生走出来通知家属,由于摔倒的缘故,导致了胎位不正,出现了难产的症状,家属要有个心里准备,万一出现了特殊情况,考虑好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家属们一听慌了神,赶紧商量对策,有的主张保大人,有的主张保孩子,各有各的道理。

这时我表妹突然发现原先站在墙角的三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两个,这两个后来的一个是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一个是五六岁的小孩,长得虎头虎脑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这时我表妹隐隐约约听到他们在说话。

“你怎么才来,就不怕迟到,今天怎么来了5个,多了一个,怎么办?”

“我的没错,你们看。”其中一个拿出了一个黄牌,上面密密麻麻的写了好多字。

“我也有。”

“我也有。”

“这是我的。”

大家都拿出了一张黄牌,唯独这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拿出来的是一张蓝牌。

这四个人不约而同的看着小男孩,对他说:“你来错地方了,赶快回去,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帮不了你了。”

小男孩听到这里哇哇大哭起来,“怎么办,怎么办,我找不到家了。”

这是医生从手术室里走出来,“商量好了吗,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家属赶快签字,快快……不能再耽误了。”

这时我表妹听到先来的那三个人说:“我们是先来的,我们没有错,我们先进去了。”说完就走进了手术室。

我表妹急忙想上前拦住他们,因为手术室外人是禁止入内的,可是还是被他们抢先了一步,我表妹惊的傻傻的站在了原地,因为我表妹看见他们是穿墙而过进的手术室。

不到三分钟的时间,产房里就传出了婴儿的哭声,医生高兴的出来报喜。

“生了,生了,生出来了,谢天谢地,是个男孩!”

过了一分多钟,“又生了一个男孩。”

又过了几分钟医生又高兴的报喜,“又生了一个,这是第三个男孩了。”

在产房外等待的家属们高兴的拥抱着,相互祝福着,期待着圆满的结果,因为产前检查的是四胞胎,相信老四很快就会生出来了。

我表妹还没有从刚才的惊恐中回过神来,傻傻的看着老太太和哭泣中的小孩。

老太太面露难色的对小孩摇了摇头,看着手中的黄牌,一步一步地走进了手术室,当然,老太太也是穿墙而过的。

产房里孕妇痛苦的喊叫着,这时医生从手术室走出来,焦急的对着家属说:“不好了,胎位不正,好像卡住啦,做好签字的打算,准备手术。”

刚刚还在庆祝的家属们又开始担心起来。

又过了几分钟,手术室还是没有好消息,只能听见孕妇还是在痛苦的喊叫着。

这时老太太从手术室走了出来,走到小孩跟前,小孩还是再哭,老太太把她手中的黄牌塞在了小孩的手里,摸了摸小孩的头:“娃娃,这次机会让给你,你去吧,我不着急,等下次有机会再说。”

小孩停止了哭泣,给老太太鞠了一个躬,就走进了手术室。

大约过了两三分钟的时间,手术室就传来婴儿的啼哭声。

医生冲出了手术室,大声的喊到:“终于生了,也是个男孩,母子平安!”

家属们又欢呼起来了。

老太太回头看了看手术室,轻轻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略有遗憾的消失在了走廊里。

我表妹好像被定了格,很长时间才回过神来。

我表妹把她看到的一切告诉了护士长,本以为护士长听完会大吃一惊,没成想护士长听完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手术室也是通往阴阳两界中转站,以后见得多了也就习惯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