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迷狸鬼故事之公道 > 详细内容

迷狸鬼故事之公道

分享到:
关闭
作者:越醉越清醒  阅读:12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迷狸鬼故事之公道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㈠杨老实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铛锒入狱,一向老实本分的他就像自己的名字一样老老实实贩卖水果谋生,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天面对官府,面对大牢。

  事情还要从几天前隔壁的吴天说起,那天吴天说他祖上传下来的一个玉观音不见了,希望杨老实帮忙找一下。然后昨天吴天家的狗在杨老实家院子里的老槐树地下挖出一个木盒,里面装着的正是那个丢失的玉观音。众目睽睽之下杨老实百口莫辩,于是就遭受了牢狱之灾。

  在大牢第一天晚上,旁边的一个刀疤脸凶神恶煞的问他:“你叫什么名字?”杨老实哪里见过这阵仗,一个哆嗦就说自己叫杨老实,然后就哆哆嗦嗦说不出话了。

  “看你这面相这么老实,怎么也不像一个罪犯,你怎么进来的啊?”刀疤脸一脸好奇。

  “我……”杨老实捏紧了拳头:“我是被陷害的!”

  “都进来了还说陷害,当我三岁小孩啊!再说了,你现在这样子怎么申冤,切!”刀疤脸眯了眯眼睛,似乎有些怒了。

  “我就是被冤枉的!我相信县太爷一定查明真相还我公道!”杨老实一脸希冀的神色。

  “得了吧你,县太爷一天日理万机,哪有时间管你这芝麻粒大点的破事啊,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招了也就算了,顶多吃点皮肉之苦,否则吃亏的始终是你。”刀疤脸叹口气,那一抹怒色已然不见。

  “是啊,县太爷那么忙,哪有时间为我这个小小草民申冤呢,又怎么可能为了我的事亲自走一趟,哎……”杨老实感叹着,想着衙门顶上“公正廉洁”四个大字一阵唏嘘……

  看着冰冷的铁窗, 杨老实感叹着,假如自己可以出去该多好啊,找到吴天,一定找到吴天栽赃陷害自己的证据!

  晚上所有人都睡了的时候,一阵声音进入杨老实的耳朵:“凡人,汝因受冤屈,我看不下去,特来为你申冤!”那声音无比雄厚,杨老实抬头,却看到空中凝聚着一个淡淡的影子,杨老实当即跪了下去……

  ㈡有书记载:“俗传龙子九种,各有所好……四曰狴犴,似虎有威力,故立于狱门。”

  此时此刻,杨老实面前高高在上的,不正是状如虎的狴犴吗?杨老实赶紧跪了:“草民杨老实,参见神……神……”半天杨老实把“兽”字压了回去,毕竟人家是九子之一,怎么说也不能说是“兽”。

  狴犴好像不怎么在意,只是摇头晃脑的对着杨老实说:“我本痛恨冤屈,尤其对冤案最为不齿,汝即能看到本神,则为缘分,既如此,我助你一臂之力,划去你身上的冤案,也不枉你我一场缘分。”狴犴大口一张一合:“我变成你的模样,你则出去,洗刷你的冤屈之后回来即可。”

  说着一阵风划过,杨老实便发现自己站在街上,冷风吹过,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自己都还没想好怎么办,就被送出来了,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想着他朝监牢的方向跪下磕了三个响头便转身朝吴天家走去……

  ㈢月色微凉,杨老实有些瑟瑟发抖。他看着胸前的“囚”字,暗暗的叹了口气:“想不到啊,一声老实为民,亏心事做不得一件。最后却是如此下场,若不是狴犴大人救了我,恐怕这普天之下,就再也没有正义可言了!”他突然停了下来,只是因为他看到了自己的家,泥巴胡乱抹在墙壁上,远远看去竟是构成了一个 “贼”字。杨老实痛心疾首,他可以想象自己入狱这一天家中娘子遭受了怎么样的挫折与羞辱。娘子等我,我一定为自己洗刷冤屈!他捏紧拳头,来到了吴天家门前。

  一声狗叫划破了月光,杨老实愣住了,他只顾着为自己洗刷冤屈,却是忘了,吴天家里还有一条狗!杨老实心底一个哆嗦,拿起门边吴天家的锄头照着狗头就挥了下去。看着一地的鲜血和死得不能再死的狗,杨老实突然心生一计……

  ㈣且说吴天,睡得迷迷糊糊中仿佛听到狗叫,但是困意实在太浓他一倒头又睡了过去。半睡半醒之间他看到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开着,门口站着一个人!那个人身材矮小,穿着灰色的衣服,胸前写着一个“囚”字,他的双眼在月色下流出两条长长的血泪,衣服上满是鲜血,手臂耷拉着,一步一晃走进来!

  “吴天……我死的好冤啊!吴天!想你我邻居一场,如此处心积虑害我意欲何为啊!吴天啊!”杨老实尽量让自己的语气阴沉无比,手也没有停下来,在空中挥舞着。其实杨老实想到的办法就是化身“厉鬼”,逼吴天就范。

  “杨……杨老实?你,你不应该是在狱中吗,怎么……怎么成了这幅样子?”吴天心里一咯噔。

  “想我杨老实平日与你也无冤无仇,为何加害与我?我心中怨气难平,于今日酉时自杀于狱中,死后鬼差大人见我怨气冲天,特来让我找你索命!纳命来吧!”说话的时候杨老实已经走到吴天床前,一把抓住吴天的脖子。

  “我错了,不,不要杀我!是我财迷心窍,得罪了你,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杨老实,看我们邻居一场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吴天不顾脖子被抓着,赶紧跪了下去,对着杨老实磕起响头。

  “既如此,你且说说,为何加害于我?”杨老实放下手,眯起眼睛。

  “你也知道我这人好吃懒做,都快而立之年了仍然没有一个婆娘愿意跟我,邻村的小翠本来是愿意的,可是看到我这破落户她要打消主意,任我千般哀求,最后她说我只要有一头牛的钱就可以娶她过门,我一时糊涂,想着用讹诈你来获取这个钱,所以才做下这等事情,求求你了,杨大叔,我明天就去官府自首,还你一个清白,以后每年都给你烧香焚纸,求求你不要杀我啊!”吴天痛哭流涕,抱着杨老实的大腿。

  杨老实叹了一口气,是啊,人家也是为生活所迫做下了这等糊涂事,自己也没必要和人过不去啊!想着杨老实又叹口气:“希望你说的是真的,今天我饶你一命,记住了,若不兑现,我定不饶你!”说着杨老实在吴天的哭声中离去……

  出了吴天家,杨老实很不想回到那个霉气冲天的大牢,他思忖着:“既然出来了,我就不再回去,想当初只是为了洗刷冤屈,这下冤屈洗净,我也可以重获自由,不在去收牢狱之灾,明天吴天就会自首,我不回去狴犴大人自然不会那么等着,它也知道我是被冤枉的,想必也不会因为这点事情为难于我,我的朋友那里还有我的一些银票,我先不回家,明天就去取了银票带着妻子远走高飞!”想着杨老实挺住脚步,向大牢的方向磕头三个,然后消失在夜空中……

  ㈤第二天早上杨老实就离开了这座城,去往十里开外的一户人家取银票。出发之前他看着自己染血的囚衣不禁苦笑:“想不到老实的杨老实也还真有做贼的一天啊,衣服,衣服……”

  傍晚,一个粗衣汉子走到杨老实家门前,他蹑手蹑脚走到门口准备给里面的人一个惊喜,却不想……

  ㈥那个粗衣汉子正是去十里开外朋友家取钱的杨老实,他在城外的一户农庄偷了几件粗衣烂布裹在身上又乔装打扮一番后回了家。他刚打算推门而入给妻子一个惊喜,却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悉悉簌簌的声音,他的怒火瞬间“哄”的一声燃烧起来。他分明听到了吴天的声音:“你家杨老实已经死了,你还是乖乖从了我吧,嘿嘿!”有衣服撕裂的声音传来,杨老实再也按耐不住,推开门冲了进去。

  一进门杨老实怒上加怒:妻子的外衣已经被撕裂,香肩裸露在空气中,褒衣已经支离破碎,而吴天的手正在那香肩上游走。突然的一声巨响吓了他一跳,待看清门外是一个从未谋面的庄稼汉不禁怒火中烧:“你个不长眼的东西,打扰大爷我办事,看我不……”

  “杨哥?”杨老实的妻子眼睛尖利,一眼就认出打扮过的杨老实。

  “杨老实?”吴天瞬间就萎了:“你,你不是死了吗?既然没死,越狱可是大罪重罪,你就等着死吧!”杨老实的妻子本来听说杨老实死了,脑海里“轰”的一声炸响,眼泪夺眶而出,但是看到眼前真实的人儿,她也就放下心来。

  “你,你这个人渣!”杨老实一拳打在吴天鼻子上:“昨天晚上念你还有赎罪之心放你一马,你却不思悔改!你该死!”

  “我该死?你偷我东西还私自越狱,看你怎么逃!嘿嘿!”说着他突然加大声音:“父老乡亲们,小偷杨老实越狱啦,大家看好自家财务啦!杨老实越狱啦!……”

  杨老实很愤怒,真的很愤怒,他红着眼抓起吴天就要打,吴天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还在喊,脚下一个绊子自己把自己摔倒,好死不死的太阳穴撞在桌子角上失去了意识。可能这就是世人说的自作孽不可活吧,杨老实本来也不想闹出人命,只是希望吴天闭上嘴,谁知道,这……

  街坊邻居们听到吴天的喊声纷纷聚集在杨老实家门前,胆子大的进来之后惊呼:“哎呀!杨老实杀人啦!吴天死啦!杨老实越狱杀人啦!”

  杨老实拼命解释,可是呵,人对那些遭遇比自己还惨的同类,总是抱着可怜的心情。更何况,杨老实已经是一个“犯人”,对比之下,孰对孰错人心自然有了定论。三下五除二,杨老实就被官府再次逮捕入狱。这次,偷窃,越狱和杀人的罪名,定实了……

  ㈦看着同样的木栅栏,同样铁窗里清冷的月光,杨老实不禁后悔不已:“如果自己没有想让狴犴大人代替自己受刑,也许就不会这么悲惨了吧。不对,这里面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杨老实想着,连自己画押的纸都已经飘到他眼前:犯人杨老实,犯偷窃,越狱,杀人罪,三罪并罚当斩,于明日午时三刻行刑……

  杨老实无力的靠着墙壁,这次狴犴没有出来,不管杨老实怎么跪下磕头请求见狴犴一面,却始终见不到。

  那天晚上的月亮很圆很亮,杨老实隔着一扇小小的铁窗远远的看着,他凑到那一片小小的月光下,却只觉得那惨白的月光给身上镀了一层冰冷的寒霜……

  ㈧囚车上,杨老实看着自己的结发之妻哭天喊地,看着周围自己曾经帮助过的街坊四邻抓着鸡蛋,菜叶扔在他脸上,看着远处飘荡的白云,他望天长叹:“到底我这一生得罪了什么!昔有窦娥六月飘雪,血溅三尺白帘;今有我杨老实含冤而死,必化为厉鬼,诅咒这一方水土!”

  “你的诅咒不起作用的!”远远的,一个声音传来,似虎,威严,那是狴犴。

  杨老实看着空中老虎的影子,蓦地笑了:“你不是狴犴,对吗?”

  ㈨汉武帝时有一种虫,由狱中怨气所化,名为怪哉。

  空中淡淡的影子开口了:“见识不错,其实从你出狱那一刻你就在我的控制之下了,在人间呆了这么久,真是无聊,所以拿你的事情来玩玩,呵呵。”说着幻化成它本来的样子:红色的身子,眼鼻口耳皆有。

  说话间,杨老实已经跪在刑场,背后插着的牌子已经被取下。“下辈子不要做好人了,好人是不会有好报的!”

  “我相信,世间正道永长存!”周围的人傻了,看着犯人突然疯疯癫癫对着天空大喊出这么一句话,只有杨老实知道是喊给谁的。

  突然空中传来一阵虎吼,真正的狴犴出现了!它扬起虎爪,对着那红色的身影拍下,那红色立马消散在世间。这一切只有杨老实看到,可惜大刀已经落下……

  ㈩一抹红色的液体和一颗头颅冲天而起,伴随着冲天的血液,那句话还在天空下回荡:

  世间正道永长存!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