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美丽的同桌 > 详细内容

美丽的同桌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像星星那样发亮  阅读:189 次  点赞:5 次  鄙视:3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美丽的同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我们是在高三合班的时候认识的,虽然我们同桌不到一年,但那微妙的关系让我觉得,那些一起经历过的事仿佛就在昨天。

  在刚变为同桌的时候我还是很不习惯的,毕竟她是我朋友的女朋友,我们几乎也没怎么聊过,不过后来他们分手了,原因是因为我那朋友莫名其妙的就失踪了,就连关系跟他很好的我也联系不到他,自然同桌跟我的话就聊的多了,经常会跟我说一些他们在一起时候的事。

  我就像一个听众一样,坐在她的身边,静静的听她讲,久而久之我们的关系就变的非常的密切。

  我记得在一次数学课上,数学老师要点名几个同学去隔壁的教室接受特殊的训练,训练自然是做试卷了。那次我被点到了,就在我起身走到门口的时候,我清楚的听到,数学老师接着说了一句话,话的意思大概就是,跟我最好的女同学请站起来。我回头看了一眼,我的同桌很自然的站了起来,红着个脸很是可爱。整个情形,在我看来就像时间停止了一般,教室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我同桌那里。

  那时我的心里真的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直到后来,我们上课一起带着一对耳机听音乐,下课一起吃冰淇淋,晚自习的时候一起看电影,我们还有带情侣手表,在外人看来我们跟情侣就已经没什么差别了,我真希望那段时间过的不要那么快。

  临近毕业的时候,那段时间我闹了情绪,她叫我我也没理他,原因就是因为她跟另一个男生玩的很好,不过我也没有说出来。现在想来我也是挺幼稚的。我还清楚的记得问过她一个问题,我跟其他女孩子玩你会不开心吗?她点了点头。

  毕业了,谢师宴的那天,我们没有坐在一起,我喝了很多的酒,吐的整个人都不醒人事,后来被几个同学送到了宾馆去,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手机里有好几个同桌的未接电话,然后我又上了qq看到了她的留言,只是一些昨晚她去做了什么之类的事,不过我还是很高兴她会打电话过来。

  不过真正事情的开始要从毕业后的一个星期说起,那是我们说好的一次旅行。

  时间我记得非常的清楚,是6月18号,她穿的是紧身牛仔裤和T恤。在上第一辆车的时候我们几乎没有讲过什么话,一路我们坐到了码头。

  在上轮船的那一刻,我的内心犹豫了很久,向她问道“可以做我一天的女朋友吗?”我都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会这么说。

  她笑着回答道“不要”我有点失落,不过在上了轮船以后就变了,我们俩坐在一个小角落,就在我静静的看着江的时候,她主动的拉起了我的手。

  我回过头对她笑了笑,我想她应该没有拒绝我的请求。我们坐了很久的车,但幸运的是我们总有坐在一起的座位,我们互相靠着,一起听着歌,我那时候只想着路在长一点就好了。

  当然旅途是愉快的,可以说高中三年最开心的莫过于那段时间,原本一天的旅程也被我们拖成了三天,我们去了很多地方,到最后一天下起了暴雨,原本要回家的我,因为码头无法出船而回不去了。

  我们坐在大巴上,我看了看身边的同桌,此时我们十指紧扣着,我说道“我回不去了能跟你走吗?”

  她有点犹豫,不过还是同意了:“那晚上我们可不能一起睡了。”原因是因为她不待家里,因为她家里父母都不在,只有一个大她几岁的姐姐和爷爷,她平时都是住在跟她同龄的妹妹家里(她的妹妹就是我的前桌)。

  那天晚上是她的姐姐骑着电动车过来接我的,当然同桌事先有跟她说过。我站在一座桥上等了大约有半小时才见到她。说实话她们俩长的还有几分相似,不过我的同桌更白嫩更苗条些。

  那一晚真是漫长的,同桌的姐姐把我带到了一个房间,因该长时间没有住人的原因,进门就有一股被褥发霉的气味。即使里面很暗我还是不能开灯,因为我是偷偷进来的,不能让她的爷爷知道,再来这里之前我特意去了躺超市买了许多的吃的,不幸的是我并没有买蚊香,这里蚊子特别的多,你根本无法躲过它们的攻击,可以试想一下,一个人坐在漆黑的房间里面手舞足蹈的驱赶着那些蚊子。那画面想想都会觉得很诡异,尤其是后面我发现这房间里有一面巨大的镜子和一副死人画像之后,我便越发的觉得恐怖。

  那是在我瞳孔适应了这房间暗度之后,房间比我想象的要大,一张大型的双人床横在我的面前,上面堆积着许多的衣物和被褥,我贴近闻了闻,那发霉的气息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我本能的向后退了两步,绕过了床。

  我的脚步已经尽可能轻的去踩踏地板,但落实在地板上的脚步却无论如何也会带来一些声响,走过床后就已经接近窗户了,我稍微的将窗帘往旁边拉了一点,这样可以让一些月光照进来,让我的视野更加的清晰。

  这原来不止是一个房间,它还连带着隔壁的一个房间,两个房间由一扇门相连接,我把门打了开,这边的情况不太一样,大小跟那个房间是一样的,只不过这里什么也没有摆放,只有一个巨大的镜子,一面墙壁上只有一个镜子。月光已经照射不到这里了,我站在距离镜子30厘米远的地方却也不看清自己镜中的模样,反倒是越看越觉得恐怖。

  我将视线从镜子处移开,就在我正前方的上面挂着一副画像,画中似乎是一位老者,我想应该已经去世了,只不过他的面容让我看起来是那么的不自然,像是被人特意拉扯开来的一样,我越看越是害怕,回头却又是镜子,我脚步微快的离开了这个房间,回到了原先的那个房间。

  这里有月光,让我舒服了不少,但我是坐在一个梳妆台的面前,自然这里也有镜子,奇怪的是,镜子被一块布给挡了起来,估计睡在这里的人,半夜起来也怕照到镜子吧。

  房间外传来了声音,是一位老人。先前同桌的姐姐就有跟我说道,每次晚上她的爷爷都会过来跟她聊上一个小时,叫我那段时间最好不要发出声响。

  那老人走在走廊上发出的声音,仿佛就在我耳边一样,我几乎是屏住了呼吸,不知道为什么非常的害怕他会走进这个房间,听着他从这边走过一路走进了对面的那个房间,我的心才放下了不少。他们说着一些本地的方言,我也听不懂,只是尽量的让自己不发出声音。

  就这样静静的坐在梳妆台面前,我却越来越有种想把面前这幕布掀开的冲动,人真的是越不让你知道的东西你就越想知道,但我明知道这后面只是一面镜子,还是想去看看。最终我还是把掀开了,就在那一瞬间我像是被凝固住了一般,那并不是所谓的镜子……

  到了第二天一早,同桌就来找我了,我几乎是一夜都没有睡。她看到一脸没有精神的我变开始关心起来,我也只是强撑着笑脸跟她聊天,我突然间不知道该怎么去跟她聊天。

  她带着我去了趟她妹妹家那边,跟她们倆还有她妹妹的母亲一起吃了顿饭,我只是草草的吃了几口,阿姨见我没吃多少变问道:“菜不合胃口吗?”

  我连忙的摇着头:“不是,不是,只是我胃口小。”

  “看看你们两个,打这么少的菜,是我我也胃口小。”阿姨很会开玩笑,年过四十的她一点也不显老。

  原本应该满身笑容的我,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愉悦,跟她们饭后聊一会,我跟同桌便离开了。既然来到了她家这边,她就带我去附近玩玩,她是这样跟我说的。这一路下来,我们又去了很多的地方,玩的还是那样的开心。

  一直到她送我去车站,我们在车站相吻又相拥,但我是那样的害怕,我既害怕离别,又害怕她。

  我听到她说,从来没有一个可以跟她玩的这么好。

  “是吗?”我的内心是复杂的,就像我在码头时的那样,我犹豫了很久还是说出了口:“你不是人对吗?”在平时看来这么说是极其不礼貌的,不过现在情况特殊。

  “还是被你发现了。”她的脸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看上去非常的难过:“你知道我有自杀过多少次吗?这根本没有用,只会让你在下一个漫长的黑夜中再次的醒来。”

  我呆愣在了原地,她居然流泪了,从认识的那一刻起,我几乎没有见过她哭过,不过泪滴很少,或许只有那么一滴:“我们……”我话未说完,她就已经开始往回走了。

  我只听到她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我们既当不了天使,也当不了恶魔,只是漫无目的的活着罢了。”她的背影与声音彻底的消失了。

  “吸血鬼”我在嘴里低语着,车站只留下了我一个人,望着她那离去的路,我却有说不出的痛。我坐在回去的车上,那梳妆台上的画面浮现在我的脑海,那是无数张正在吸血的场景,我还看到了我的朋友被她啃食时的样子,我却无法想懂她为何不会对我动手。

  我似乎想起了她的一句话,吸血鬼是不会哭的。我嘴角像是抽筋般的笑了一下。

  终究我只是一个人,一个弱不禁风的人类,我不能帮助她什么,现在的我只是很想念她。

  作者寄语:这是一个故事,源自我自身的故事,当然其中夸张了许多,但结局我们的确没有在一起,现在的她已经订婚了,谨以此文纪念我的同桌。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