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迷狸鬼故事之名字 > 详细内容

迷狸鬼故事之名字

分享到:
关闭
作者:飘自你的一缕清香  阅读:148 次  点赞:3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迷狸鬼故事之名字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1,牌子

  危险禁止入内!

  ——牌子静静地矗立在那里,给这个本来就阴森恐怖的小树林更是增添了一抹诡异的气息。并且让吴淑君开始踌躇不前,作为这所学校的学霸兼校花,为了保持在众吊丝心中的魅力以及自己的“女神范儿”,她不得不每天都泡在图书馆,并且一呆就是一天。为了自身的安全她每天都保持九点之前回寝室,可是今天那道题实在太难了,图书馆大妈都已经准备抓起扫帚赶人的时候她才怏怏的走出来。手表上的时间显示现在的时间是十一点半,应该是算深夜了吧!为了快点回寝室她不得不走这一条比较近的路,穿过小树林。平常她都是从那边的大路走的。可是小树林居然被一圈圈铁丝网包围了,那道“围墙”还不低,至少比她高就是了,密密麻麻的穿插着。小树林后面是一堵墙,墙上一道大门深深的镶嵌着,并且常年不锁,这也是吴淑君选择这条路的原因之一。

  看着那个牌子吴淑君哭笑不得,这就好比有些公园里矗立的“熊出没有危险”一样具有威慑力但是没什么作用,一个道理。

  2,传闻

  最后怀着深深的无奈吴淑君只能进去,如果绕路有的路程至少是穿越小树林的五倍甚至更多。

  进了小树林走到一半的时候吴淑君有些后悔了,这个树林实在是太过于恐怖,那些树木张牙舞爪的对着她咆哮,她想回头却发现自己已经走了一半,这时候再回去很明显是个很不明智的选择,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一些古怪的想法突兀的闯入吴淑君的脑海,那是在图书馆的时候,她刚看完一本书在换书的时候听到的:

  ——哎?你知不知道,最近警察发现了一具尸体。

  ——不会吧?这么邪乎?在哪里发现的?这应该是第二起命案了吧。

  ——我听说和第一起一样,是在我们学校的小树林里发现的,尸体被切断了十根指头,脸都被刀划得看不出那是一个女人了!死的是谁以及凶手是谁到现在都还没有定论呢!三月二十号死的,到今天都过去好久了!

  ——是不是啊,我怎么听说凶手是穿着白色的衣服……

  然后吴淑君又一次沉入知识的海洋了,后面的一句都没听进去。但是她知道,自己现在就在那个可能发生命案的小树林,凶手可能就在某一棵树后面看着她。随时冲出来给她致命一击!想着吴淑君跑的更快了。同时也在埋怨那些该死的记忆怎么没在进来之前就提醒这里!

  3,女人,你叫什么名字

  吴淑君跑的时候两边的树木也都纷纷开始对着她咆哮,只是她面前十几米外的一颗大槐树叶子有些不正常的摆动。吴淑君猛的挺住脚步,紧紧盯着那棵树,手心都攥出了汗水。那棵树的后面有一个白色的影子!是凶手!吴淑君瘫软下去,闭上眼睛等待着凶手过来,让她以最痛苦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

  “?”想象中的痛苦没有到来,她睁开眼,一个女人正在从树上蹩手蹩脚的下来,那样子十分狼狈。吴淑君站起来过去帮那个女人下来,然后拍拍身上的土。那个白衣女子似乎惊魂未定,左顾右盼好一阵子,然后拉着吴淑君就向女生寝室楼跑去。路上她气喘吁吁的告诉吴淑君,那个凶手正在追杀她,她不得已才爬上了树躲过一劫,现在需要赶紧跑。吴淑君问她凶手是什么样子的时候那个女人爆发出一阵惊恐的喘息:“他,呼呼,他穿着深灰色的风衣,手里提着,呼呼,一把电锯!前两个女人就是他杀害的,手段,呼呼,简直令人发指!”

  “电……电锯?”吴淑君害怕了,这种描述简直比任何岛国的恐怖片都让她感到战栗。她只能催促着自己赶紧跑,跑!

  “内个,慢,呼呼,慢点,我不行了!”吴淑君实在跑不动了,到最后干脆拉着那个白衣女子走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那个女人问道。

  4,两个凶手?

  “我叫吴淑君,你呢?”吴淑君喘息几口气,开始加快步伐。

  “吴淑君,吴淑君,怎么写啊?”她还是不罢休,吴淑君只能告诉她口天吴,三点水的淑,君子的君。

  听吴淑君这么说那个女人还是不放心,在嘴里默念了好多遍,好像要把这三个字狠狠地记住才肯罢休一般。

  “你呢?你叫什么啊?”吴淑君又问一遍。

  “哦,我,我名字里有个玉。就叫我小玉吧!”她并没有说自己的名字,而吴淑君也是无所谓的笑笑,马上就到寝室了,等会分开说不好这辈子都不会遇到她了,知不知道她的名字又有什么所谓呢?

  远远的看到了那扇大门,在吴淑君看来那就是通向光明的出口。可惜,再光明的出口也有恶魔把守。她远远的就看到一个穿着风衣的家伙提着电锯守在那里。她甚至都隐约听到了马达的隆隆声。这是守株待兔的节奏啊!现在的罪犯都这么聪明吗?

  来不及多想,她立刻拉起小玉转身就跑,她的想法很简单:后门有人守。前门总不可能吧,只要赶在凶手之前到达前门,就可以逃出生天!

  远远的她还向后看了一眼,那个黑褐色的身影还在月光下一动不动。吴淑君舒了一口气,肯定有希望,加油!她给自己打气。

  理想很丰满,现实……哎,前门那里也有人把守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身影!

  吴淑君的脑袋转不过弯了,他,居然比自己还要快?!她拉着小玉还想向后跑,那个电锯男根本没有给她机会,提着电锯就飞奔过来,那一瞬间吴淑君仿佛都看到了自己在电锯下血肉横飞的样子!

  四周是铁丝网的“围墙”,虽然是比吴淑君要高的多但要爬出去也不是什么难事。吴淑君立刻起身爬上了铁丝墙。电锯贴着她的小腿划过,她一个激灵就从上面掉落下来,顺手抓起一把土就扔向电锯男,然后转身就跑。跑的太快她甚至跑掉了一只鞋。直到她拉着小玉在一棵树下蹲下来,耳朵边也没了那令人胆寒的电锯声,她们才算是可以松口气了。

  5,故事

  “怎么回事,他怎么可能比我们还快呢?难道说有两个杀手吗?”吴淑君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我怎么知道,其实吧,刚才我有机会跑掉的,嘻嘻。”小玉笑笑:“他追杀你的那时候我本来可以跑掉的,如果不是你向我跑过来的话。”

  吴淑君感觉自己差点受骗,怒气冲冲的看着小玉。“别那么看我啊,我这不没跑嘛,毕竟我们还是一根线上的蚂蚱啊!”

  听小玉这么说,吴淑君心里才是舒服了一点:“毕竟我们现在是战友啊!”

  “哎,说到战友我来给你讲一个故事吧,这么无聊。”小玉提议,还在发抖的吴淑君当然不会拒绝这个转移注意力的方法,遂点了点头。

  故事很简单,一个二战留下的烈士陵园,看门的老头因为不满那些小孩子对烈士的不尊敬而怒发冲冠。毕竟他也是经历了二战的,所以那些烈士对他来说就是战友,容不得半点亵渎。但是又有几个孩子听得进去呢,孩子们不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么,所以老头实在没办法就编造了一些谣言恐吓那些孩子。

  “想不想知道谣言的内容呢?”小玉露出一个坏坏的笑。

  “我不听,我不听,别一会出来什么裂口女伽椰子什么的,我不要听!”吴淑君捂着耳朵。小玉也不管她,只是自顾自的讲,那些话就好像长了翅膀一样飞到吴淑君的耳朵里……

  谣言说,那些有墓碑的烈士还好说,但是战争中死的人有几个能有碑?有些被炮弹炸过然后四分五裂。最后没办法政府出资在这里建了烈士陵园,把那些无名尸体一起埋在纪念碑下面。这一埋就出事了,路过的人总是会被人拉住问一些问题,比如“今年是哪一年啊”,或者“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叫什么名字”之类的,如果你不回答还好,如果你回答那么你的麻烦就来了,你会看到那个“人”穿着绿色的军服在空中飘荡。

  6,时间

  “我现在不想管什么墓碑,军人,我只想等着天亮,然后离开这个鬼地方!”吴淑君捂着耳朵,让自己的咆哮尽量小声一点。

  “你觉得,你能等到天亮吗?你还是看看你的表吧!”小玉突然口气变了,变的阴森不已。

  吴淑君立刻看手表,妈呀!从进入小树林到现在怎么着也过去好几个小时了吧,但是她的手表却显示着十一点五十五。

  “这……”吴淑君很不解,很害怕。

  “你再看看日期好了!”小玉引导着。

  在看时间,三月二十号。传闻中上一起命案发生的日子。

  7,真相

  “到底怎么回事?别吓我好不好,呜呜呜……”吴淑君开始哭泣。

  “记得今天你的名字在我嘴里出现了很多次吗?记得故事里没名字的军人是怎么样的吗?”小玉桀桀的笑着:“一个人在自己的哭声中落地,在别人的哭声中离开,能带走什么?除了名字能带走什么?所以,名字就是你在阴间的身份证。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名字被人取代了,没了名字我就无法在阴间报道。而我之前的那个死者,杀了我之后用我的名字在阴间报道,她告诉我没了名字可以用她的办法在这里等着,等下一个交代自己名字的人,杀了他取而代之。呵呵,现在这一片空间永远都是我死去的那天,天永远不会亮。当然,你死了时间就会变成你死的那天。”

  “那电锯男呢?他又是怎么回事?”吴淑君还是不理解。

  “看好了!”小玉一挥手,周围突然就多了一大群人:“这里是我的天地,如果我想,我可以创造出无数的人!当然,我只能创造而不能删除。现在,你可以死了。记住,留在这个地方等着下一个吧!哈哈哈!”

  随着笑声远去,一声惨叫划破了月光,飘向黑暗……

  8,无限

  校园又发生了一起命案,和前面两起一样,手段残忍,令人发指。警察封锁了现场,顺便去除了那个写着“危险禁止入内”的牌子。在命案现场检查组的人发现了一个 “8”,由血写成。检察长突然想到,“8”横过来不是“∞”吗?那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这个凶手打算无穷无尽的作恶下去吗?想着检察长不禁一阵寒冷。

  小组的另外一名成员走过来,手里捏着一只鞋。看起来和死者脚上的那只是一对,众人开始猜测这只鞋和命案的关系。最后检查长听到了那个组员汇报的消息:

  “之前的第二个死者身份已经查明,死者叫吴淑君,二十三岁,女……”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