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人肉香肠 > 详细内容

人肉香肠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男人背后的三  阅读:127 次  点赞:6 次  鄙视:3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人肉香肠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葛忆是出来打暑假工的女生,她有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叫刘艳,刘艳比葛忆要先出社会两年

  有一天,葛忆打电话约刘艳出来,“小艳,你能到我家来一趟吗?”

  “之前的事并不是我能阻止的。”电话的另一头,一个好听的声音传到葛忆的耳中

  “我今天约你来不是来谈那件事的,过去了就不要提了,我叫你来只是想跟你聊聊心,毕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葛忆深吸一口气,嘴带微笑的对着电话说。

  “那,,,好吧。”刘艳说完就把电话挂掉了。她心中有些不安

  葛忆动手搞饭菜,还有几瓶禁酒。她准备给刘艳一个惊喜,一个冷笑浮现在了葛忆的脸上

  刘艳比葛忆要高一个头,身材比较丰腴,不论是皮肤还是相貌,都比葛忆要好上许多。妖娆、嚣张、要强、成熟,这是葛忆对刘艳的评价,并且很受男孩子欢迎,但是很多女生都很讨厌她,因为她的嚣张,还喜欢挑拨离间,很多情侣就是因为她在其中挑拨而分手。而葛忆则是很瘦弱的小女生,看起来有点营养不良,性格懦弱,脸上通常没什么表情的,要说优点的话,那就是:安静,挺乖,冷冰冰,还有点呆。这是所有人对她的一种印象。当然,也没有男生追她,因为她太安静了,虽然长得也不错,却并没有刘艳活泼动人。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刘艳到了葛忆家中,“你先坐会,看会电视,我饭菜还没做好,等下一起吃饭。”葛忆起身去厨房

  “不用这么客气了,小忆,随便吃点就行。”刘艳感觉有些不安

  葛忆没说话,继续做菜,顺便在酒里加了点“料”

  过了一会,葛忆捧着香喷喷的饭菜从厨房里出来,微笑着对刘艳说“吃饭吧,要不要喝酒?”

  “额,还是不要了吧,我等下还有事。”刘艳有些不自然,感觉今天的葛忆有些反常,平常话并不多,不爱笑的她居然面带微笑,但想了想葛忆的性格,又有些放下心来。

  葛忆微笑着摆放着碗筷,拿出两只酒杯,倒好酒,递了一杯给刘艳,“你不会不给我面子的对吧,我这还有烟哦。”说完,转身去身后的碗柜上拿了一包烟,推给了刘艳

  刘艳看到烟,烟瘾就上来了。她从初中开始就学会了抽烟,之后有了烟瘾,甚至于把未熄的烟头烫在手腕上,那种抽着烟飘飘欲仙的享受让她丝毫没感觉到被烫的痛苦,为此,她的手腕处已经有了多处烟疤,她没想过戒。烟就是她的弱点!

  刘艳迫不及待的点燃烟,吸了一口,那种飘飘的感觉又来了。她又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慢慢的吐出烟圈,她之前心中的那种不安被宣泄了出来。刘艳笑着举起酒杯与葛忆干杯

  葛忆看着刘艳闭着眼睛喝下那杯酒,她嘴角微笑,趁刘艳没注意,吃了一颗药丸,喝下了那酒。

  两人各自吃着饭,聊些家常话,葛忆一直敬酒,刘艳喝的越来越多,渐渐的有了醉意,葛忆的笑意也渐渐的深了。

  没错!酒里加了安眠药,再加上这酒的烈性很大,刘艳酒量再好,几杯下肚,也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安眠药也起了作用,让刘艳沉沉的睡了过去。葛忆吃了解酒药,除了之前的第一杯酒,之后都只是泯了几小口,这点安眠药量还不足以让她睡过去

  葛忆推了推刘艳,叫了几句,刘艳没做声,葛忆又怕刘艳是假装的,拿出了一把小刀,在刘艳的脸上轻轻的划了一下,血流出来了,但是刘艳还是没醒,确定刘艳真的睡死过去后,葛忆又从身后的碗柜中拿出了一支针剂,扎入了刘艳手臂上的血管中,这是一支麻醉针!

  葛忆没管刘艳脸上的伤,她知道刘艳身体健康,血流了一会就止血了。不像她自己,受个小伤不好好处理就会成溃疡,然后就要去医院打上几天点滴

  刘艳很重,葛忆拖不动。所以这个问题葛忆老早就想到了,在约刘艳来之前,她就把一把椅子叫人装了轮子和刹车片,再摆好,等刘艳来了后引刘艳坐上那把椅子

  葛忆等了十几分钟,估摸着麻醉药该起效了,于是推着刘艳去了浴室,她用力一推,刘艳就这么倒在了浴缸里

  葛忆把刘艳的背用力扳过来,躺正。又去冰箱那里提了几大袋冰块,解开袋子,直接把冰块倒在了刘艳的身上。葛忆知道麻醉药的药效时间不长,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用冰块冻住刘艳。反复的去冰箱那里提了几十袋的冰块,直接把冰箱搬了个空。

  好了,一切准备完事,该动手了。葛忆带上一次性手套,把刘艳的衣服敞开,拿起之前的那把小刀,望着刘艳身上白花花的肉,该从哪里下手呢?

  先从肚子开始吧,嗯,从肚子中央切开,就这样!葛忆小心翼翼的切开刘艳的肚子,血一直咕咕的往外冒,葛忆没理会,她有些粗鲁的把肚皮往两边掰。毕竟不是专业的医手!

  葛忆带着手套往刘艳肚子里掏,一抓就是一把肠子,她把肠子掏出来,尽量小心的轻放在早已准备好在一旁的桌子上,深怕惊醒了睡在一旁的“美人鱼”

  肠子还连接着肚子,反正什么盲肠啊十二指肠啊啥的通通不认识,只要是肠子就行,她又不是学医的!

  葛忆悄悄的把手放在刘艳的鼻子边,还好,她还在睡觉!葛忆满意的笑了

  接着,葛忆又在肚子里捣鼓着,弄出了肾脏,胃等器官,还是向之前那样如此的小心,像珍宝一般捧在手里,又轻轻放下。过了一会,她掏出了一个鸡蛋大小的绿色东西,还蛮好看的!葛忆嘿嘿的笑着,她知道这个绿色东西是啥,那是苦胆!

  嗯,苦胆很漂亮,她要收藏!葛忆又把手放到了刘艳的鼻边,看起来呼吸有些不顺畅了。还好,她还睡着!葛忆想着,要是换做我,我应该见阎王了,果然,我的身体不能跟她比!

  对了,心脏还没掏出来,嗯,不能忘了。葛忆又小心翼翼的把刘艳的胸口切开,取出那颗还在跳动中的心脏。葛忆轻轻的轻轻的不去触碰心脏旁的血管,她捧着那颗心脏,感受着那颗心脏的跳动,这多美的生命啊!只可惜,,,

  葛忆嘟着嘴,皱着眉头看着刘艳,刘艳的脸色已经惨白了,血把冰块染红了,她觉得刘艳是那么的美,她都有点舍不得了呢

  “啧啧啧,,,真美!难怪那么多男人喜欢你,饱满的双峰,白皙的皮肤,脸上都看不见毛孔,大眼睛双眼皮,你的父母是那么的随着你的性子,无论你犯多大的错,都能够包容你,不舍得打你!你那么多的优点集于一身,从小跟你一起长大的我,是那么的自卑,父母不和,家庭暴力,我多需要关爱啊,我把你当成朋友,虽然你比我小,但也只是小了一天,可是你是怎么对我的,你从小欺负我,抢我的生活费,打我骂我,这些我都忍了,可是,为什么,你却当面看着你的那些朋友侮辱我呢,清白已失,如今你跟我道歉我也是原谅不了你了,当初若你站出来我也是会感激你的。”

  葛忆哭着说,很平静,没有丝毫动怒,就像说的不关她的事,但是眼泪出卖了她的情绪和疯狂

  葛忆把眼泪逼了回去,把心脏轻放在桌子上。走进卧室,从工具箱中翻出了一把生锈的锤子,来到浴缸前,对着那颗还在微微跳动的心脏,用力砸了下去,而心脏砸碎的那一刻,刘艳的眼睛突的睁开看着葛忆,那眼睛里有恐惧、不甘、还有死之前的狰狞怨恨。

  葛忆被吓了一跳,不过随之而来的是狂笑,这个女人终于死了!

  不过,还得做些什么,该做些什么呢?葛忆蹲坐在地上,双手抱头的想着

  哦对了,做吃的,我最喜欢吃家乡的那种腊肉香肠了。

  于是,葛忆把刘艳身上的肠子用力一扯,扯断了,在浴室的水龙头那里清洗。

  “咦,这艳艳的肠子真臭,里面居然还有粪便,她肯定好几天没上厕所了,大概便秘了,没关系,洗干净了就可以了。”葛忆拨动着那些滑溜溜的肠子,从肠子里挤出了一些腥臭的粘稠物,花花绿绿的,还有先前吃的饭菜还没完全消化

  弄了好大一会,才把肠子洗干净。葛忆去厨房拿了个脸盆,把肠子装进去,接着又从厨房弄了菜刀等厨具和调味料,开始了做香肠

  “咚咚咚”剁肉的声音响彻在这个小浴室里,你听,还有回音呢

  葛忆一边剁着,一边对着旁边的空气说,“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看我怎样把你弄成美味佳肴。”

  葛忆剁碎一些肉就放点盐,葱,辣椒,然后把肉塞进肠子里,反复如此,肠子都被撑的透明了

  浴缸中的刘艳,身上就只剩肚子那块还算好的,头还是好的,双手和腿脚那里已经成为骨架了。

  葛忆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把肉剁碎,塞进肠子里,已经没肉了,可肠子还有一大截,她利索的用那肠子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把香肠挂在晒衣服用的钢架上,在屋内用衣服点起了火,火势有点大,香肠慢慢的有了一股肉香,“艳艳,你的肉真香,你饿了吗?”葛忆笑着对着旁边的空气说

  而灵魂状态的刘艳红着眼看着葛忆,她可不承认那件事是她的错,她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有错,就是如此嚣张

  葛忆拿起电话打了过去,说了几句,就挂了。“我把那天侮辱我的人叫来了。艳艳,你想不想见他们呢?”葛忆有些兴奋的说。

  她蹦着跳着,她决定给那些人一个惊喜!葛忆突然纵身跳进了火里,同着那些香肠一起烤着,这正是刘艳在背后推的葛忆

  夜晚的天空,被这场火灾照亮了一方天,“着火啦,救命啊”一时间,那栋楼里的呼救声杂乱的响起,消防队员迅速展开急救,用水枪扑灭这场火灾

  这场火灾持续了十几分钟才熄灭,死亡人数只有两人,而其他人只是轻微灼伤,幸亏发现的早

  现场,有两具焦炭的尸骨,一个在浴缸,一个在屋正央,旁边还有一些还没完全烧焦的香肠,警察初步估计起火原因是屋里的人在烤香肠而引发了火灾。

  幸没有多大伤亡,人群渐渐散去,警察封锁了火灾现场

  之后有两个男人走到那,无视了封锁线,就像那房子还在,对着空气敲门,之后就这么进去了。要是有人在外边看见的话,估计会被吓死,因为那两个人居然凭空消失了。

  “小忆,是不是想我们哥俩的爱抚了?”其中的一人嘿嘿的奸笑着,“哟!没想到艳艳也在啊。”

  “两位大哥,咱们先坐下喝酒吃饭,我做了香肠。”葛忆害羞的说道

  “香肠啊,好,好,好。”那人不知道心里想到了什么龌蹉想法,连说了三个好。

  “来,先吃这个,这是用艳艳的心肝做的。”葛忆主动为其夹菜,而刘艳冷眼相看,什么话都不说,一股诡异的气氛弥漫着

  “嗯,不错,没想到忆妹子还有这等厨艺,对了,你刚才说是用什么做的?”那人口里大口吃菜

  “嘿嘿嘿,是用我的心脏做的。”刘艳猛的开口说到。她一向都是自私的,她死了,那这两个人也得下来陪她

  那两人抬头看了葛忆和刘艳一眼,吓得砰的坐在了地上,口里一直吐着,手用力的抠着喉咙,想把刚吃下去的东西吐出来

  “怎么了?是不是艳艳的肉不好吃啊?”葛忆捂着嘴笑

  现如今的她成了焦炭,她这样一笑,身上的炭灰不停的往下掉,这更让那两哥们吓得大小便失禁。两个男人终于知道自己碰鬼了,想逃,可是突然起火了,火烧到了他们俩的身上,一阵惨叫

  葛忆附身在其中一个人的身上,掏出了肠子,转而附身在另一人身上,也掏出了肠子,两个男人已经死亡。火慢慢的吞噬了他们,葛忆则慢悠悠的把肠子里的粪便都弄出来,再在那两个火球上弄出了烧熟的肉塞进了肠子,做成了香肠,边弄边说“艳艳的肉不好吃,那就吃自己的,自己的肉总该不嫌弃吧。嘿嘿嘿~”

  第二天,警察来查案的时候,火灾现场中又多了两具尸体,尸体旁有些较新鲜的香肠,警察们怎么也想不出这案子跟“香肠”有什么特别的关联,还有这两具尸体又是哪来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虽然后来查清楚尸体是谁,有什么恩怨,却始终不明白那两个人为什么会死,可警察办案不相信鬼魂之说。

  没过多久,这里重新翻修了,又有人住了进去。每天晚上都会有个声音说“你爱吃香肠吗?”

  就算再懦弱的人,只要触及底线,忍无可忍,他们也会爆发出巨大的勇气,做出一些疯狂的事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