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惊魂赶集路 > 详细内容

惊魂赶集路

分享到:
关闭
作者:恋爱呆子  阅读:203 次  点赞:0 次  鄙视:4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惊魂赶集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凌晨2点半,李老汉挑着两筐菜往集市缓缓走去。

  李老汉年近七十,为人老实,辛勤劳作。每逢五天一次的乡镇赶集,他都会在头一天从菜地里摘好蔬菜,罗列整齐,第二天送到集市上去叫卖。风雨无休。他年纪大了,不像大多数四十几岁的乡亲一样会骑车,所以每到赶集的日子,为了找到一个较好的摆菜点,他都会比其他人提早好几个小时出门,走路去镇上。

  此时正值严冬,天气寒冷。李老汉穿戴严实,头戴灯具,挑着一担菜,不紧不慢地走在去往集市的路上。为了节省时间,他走的是山路。这条山路很方便,从家门口穿过去,走那么大约两个小时就可以到镇上,不像大道,绕来绕去,得多花上一个小时。这条路李老汉经常走,即使在黑夜里,他也可以摸出去。

  啧,今晚格外冷啊,连月亮都没有……李老汉自言自语,脚步不深不浅地往前走。

  不知走了多久,李老汉感觉背后有人,冬夜的凉意越发明显。他的汗毛一下子就竖起来了。他不敢回头。

  老一辈的人都比较相信鬼神之说。据说,走夜路的时候,要是感觉背后有东西,千万不要突然转头。因为突然的转头,会把活人两肩的阳火熄灭,这样阳气衰弱,鬼怪就容易近身。

  李老汉走这条山路走过很多次,不太害怕。他摇了摇头,心想:只要不是坏人,我不去理会就是了。反正,我这一辈子没做过什么坏事。身正还怕影子斜吗?

  他觉得是自己多心了,这样一想,心下多了几分勇气。

  他张嘴说了说话:还是早点走吧,或许又可以占到一个好的摊点。这样早些把菜卖了,可以上街给老婆子买点水果。

  想到老伴,李老汉就感到满腔的暖意。那婆娘每次都会给他准备一瓶米酒,说是他在路上可以暖身壮胆。想到酒水,李老汉就放下担子,从大袄子里边摸出一个小瓶子,旋开瓶盖,便仰头抿了小口。

  够劲!这酒一下肚,整个人都暖和了。喝完,他重新担起担子往前走。

  这时候,身后有人的这种感觉又冒了出来。那人,或者,那东西,明显是在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身后不远处,想过来,却又犹豫着。李老汉心里越发肯定,今儿个是撞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正在心惊胆战中,他突然看见前方有个时明时灭的星光,眯眼一瞧,他看清了,那是个烟头。

  有人?前方有人!

  李老汉如临大赦,加快脚步就往前走去,也不管身后的东西是不是在跟着。

  可是走了几分钟,他距离那个烟头还是一样的远,丝毫未变。他气喘吁吁,不服气地想到,怎么,自己加快了脚步了,几乎就是跑的了,居然追不上?莫不是老成这幅样子了!

  他实在跑不动了,这肩头的担子仿佛千斤重,他只得停下来歇歇。

  远处那个明灭的烟头居然也不动了!

  李老汉喘了口气,摸出酒瓶,深深地喝了一口。他壮着胆子朝前面喊了一声:喂,前面的老乡,等一下咯,我们一起搭个伴吧!

  前面的人许久没有说话。就在李老汉要放弃的时候,前面的人发声了。

  自然是可以的啊,老哥。

  尖细的嗓子,竟然是一个年轻的女人!

  李老汉没想到,居然是个女人。那么大晚上的,她一个女人是在这山里头干什么?和我一样借道赶集?这么早?

  他越想越不对劲,该不是山里的狐狸精吧!

  可是他只得硬着头皮,应声道:唉,原来是个女娃啊。姑娘,你这时候怎么在这山里头走呢?脚却不再向前走。

  那女子嘻嘻笑道:老哥啊,我也是迫不得已,几个小时前娘家来信说家里出了急事,让我赶紧回家呢。我只得一个人大半夜赶路了。

  那女子见李老汉不上前,便说:老哥,该不是怕我是坏人吧,呵呵,我可声明,我不是……鬼……啊。

  她故意将那个鬼字得老长,婉转得有些诡异,又带着点意味深长。随后又咯咯笑了起来。

  李老汉一听,本来稳健的心神此时散乱不已。贴身秋衣本就因为赶路,已被细汗浸湿,现在听着那笑声,他仿佛置身冰库,一会儿热,一会儿冷,似乎那女子的长相他都已经看的真真切切。应该会是个红眉毛,绿眼睛,张着血盆大口的宽肩窄腰的怪物!

  他此时六神无主。

  却见那女子还在拼命催他,老哥快来啊,老哥快来啊。

  快过来,快过来……

  李老汉此时居然像是魔障了。他挑起担子,脚步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

  突然,背后一只手搭了上来!

  那手苍白细长,在黑暗中幽幽而亮。李老汉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真是前有狼,后有虎。今天,怕是要栽在这里了!

  他仍旧不敢回头,生怕一回头就会被身后的这只鬼物吓死。

  谁知,僵持间,那手缩了回去,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大兄弟,别怕,我不是坏人,不会害你咧。

  李老汉听这声音满是善意,心下一横,缓缓掉转头,看见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居然比他年纪还大,估计有八十多了吧。

  李老汉颤颤发问:老乡啊,我一直感觉有人跟在我后面,还以为是坏人,或者是…….后面那个词他没敢说出来。

  老人哈哈笑道:大兄弟莫怕,我就是喜欢晚上出来走走,晚上安静,挺适合想问题的。喏,现在,前面那个女人,你可千万不要和她一起了。你们两个走在一起,不合适。还是我们一起走吧。刚刚我跟在你后边,也是担心你是脏东西啊,所以才不出声,慢慢走着。刚才你喊,我就知道你是人啦。现在我们就一起。

  李老汉激动地应了,跟着老人往前走。

  前头那个明灭的烟头,却早已不知所踪。

  随意唠嗑,这条山路就快走完了,那老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兄弟,我当时在后面看到你喝酒,这天气冷,那酒也闻着挺香,可不可以给我喝一口啊?

  李老汉憨憨一笑:当然可以,老乡识货!我家婆娘酿的这个酒是全村有名啊!

  他递过瓶子,老人急不可耐地旋开盖子,大口喝了几下,这才心满意足地把瓶子还给了他。

  兄弟,这路呢,也走到头了。我只跟你说一句,以后啊,晚上千万不要走这条路了,明白不?还有,我要谢谢你今天的酒,以及以前你款待我的酒,哈哈……

  李老汉听着这话,还在云里雾里,什么款待?突然眼前一晃,他此时已经出了山路,到了大道,再看时哪里还有什么老人!心下微微发寒。

  当天赶完集回家,他把这事和老伴一讲,老伴也是惊出冷汗。二人估计李老汉今天在山上遇到的两个人,恐怕都不是活人。

  李老汉心下疑惑:如果那个女的要害我,为什么还隔着我这么远,饶是我赶上去,它还是跟我保持一定的距离?

  老伴是个心细的,她想了想说:估计是它不敢靠你太近,我们人是有阳气的,只要不慌乱无神就好。它故意吓唬你,应该就是想让你失了分寸,它好接近你。

  李老汉想了想,有道理。人除了两肩的阳火,通身阳气也是有的,心下正气,脏东西自然忌惮。

  那个白发老哥又是怎么回事哦?还说这么奇怪的话。李老汉百思不得其解。

  老伴说道:他特意问你的酒吃,估计是看上这酒了。没想到我的酒居然救了你一命。说着得意地瞅了一眼李老汉。

  随后问道:那你以前走那条山路的时候,有没有在哪里倒过酒啊?

  倒酒?李老汉仔细想着。咦,有一次我在半山腰确实倒过酒,当时天气热,就临时起意把酒到了,连那个塑料瓶都扔了。后来不是怕你骂,就谎称丢了么。

  李老汉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

  老伴瞥了他一眼:看来你这是歪打正着!算了,以后晚上就不要走那条山路了。晚点出发,我们又不需要大钱,摊位不好也没关系……人到晚年,心安最重要嘛……李老汉和老伴相视一笑,温情尽在不言中。

  隔天白天,李老汉再次走上了那条山路,果然在半山腰发现了一个坟包,没有立碑,草木丛生。若不是那个隆起,压根不会有人知道这下边还埋过一个人。

  李老汉把准备好的线香,纸钱点上,又摆上了贡品。这才趴在坟头开始拔草。

  一边拔草一边说话。

  老乡,真是多亏你啊,要不是你,我这条老命怕是早没了。

  今天,我就帮你的房子整理一下,感谢感谢你。

  对了,我还带上了我家婆娘酿的酒。你肯定喜欢喝吧,哈哈。

  说着便起身拿起篮子里的酒瓶,恭敬地将整瓶酒洒在了坟头,深深地鞠完躬,便下了山。

  他没有发现,此刻无风,那点燃线香的袅袅烟雾,像是有生命一样蜿蜒向坟头跑去。

  所以,别轻易走夜路;

  万一走夜路,千万记得不要慌神;

  万一慌了神,只能寄希望于曾经有意无意中结的善缘了。

  作者寄语:心正天助。(づ ̄ 3 ̄)づ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