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女邻居 > 详细内容

女邻居

分享到:
关闭
作者:说不爱就不爱  阅读:203 次  点赞:0 次  鄙视:3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女邻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小蕊和钢子是一对恋人,大学毕业后一起来到北京闯荡。小蕊在一家IT公司做小白领,而钢子则自己在家工作,职业:自由撰稿人。在两家人的共同帮助下,他俩贷款在郊区的一个小社区里买了一套小户型的房子。简单收拾了一下就结婚了,总算是有了自己的“小窝”不用再飘了。

  这个小区所处的地段很偏,周围有很多荒地,又因刚刚竣工不久,所以搬进来住的居民不多。小蕊和钢子也是新搬来的,对周围的环境啊!邻居啊!都不了解。但常常在半夜醒来时会隐约听到女人的哭声。刚开始是小蕊听到的,她告诉钢子自己昨晚醒来去洗手间时听见有女人哭,挺吓人的。钢子说她是自己吓自己,邻居家里夫妻吵架哭闹什么的不是很正常嘛!有什么可害怕的。小蕊说:“什么邻居,咱家对面有人住吗?”钢子一边看着电脑一边漫不经心的对小蕊说:“怎么没有,你经常上班不在家,你不知道,我就碰上过一次,前几天吧,我傍晚买菜回来,看见一个女人站在咱家对面的门口,低着头好像在找什么东西。她还跟我打招呼了呢,说是我们的邻居。我没看清她的脸,只看到她穿了一身白裙子,长得挺瘦弱的,头发长长的,还染成了红棕色。”小蕊听后下意识的点点头,心里不再那么害怕了。

  小蕊的工作挺忙的,单位又离家比较远,所以平时总是很晚回来。钢子做好晚饭,就坐在电脑前一边用功,一边等小蕊回来一起吃。这天钢子像往常一样坐在电脑前苦苦的想着他这部小说的结尾部分的细节,门铃突然响了起来。钢子看看时间还早,心想;今天小蕊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呢?还没拿钥匙按门铃,难道不是她?那会是谁啊?一边想,钢子一边走到门边,打开了房门。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她低着头,头发凌乱,身上有些湿漉漉的。她对钢子说:“我是你的邻居,我想回家,能帮帮我吗?”钢子愣了一下,说:“哦……哦!你是忘记带钥匙了吧,要撬门吗?我不太会呀。”钢子看到眼前的这个女人脸色苍白,想是身上衣服湿了太冷了,于是钢子把门开大示意她可以进来,然后往阳台放工具的地方走去,边走边说:“你先进来吧,我看你衣服湿了,外面下雨了吗?我找找有没有工具,你要是着急我就帮你撬开。”这时钢子已经找到一把得手的工具,拿着走到门口,却发现门口已经没有人了。奇怪!可能她家回来人了吧!可怎么也不说一声呢?钢子边想着边关上了门。等小蕊回来了,钢子就把这事告诉了小蕊,小蕊拿筷子敲着钢子的脑袋说:“你傻呀?还真要去给她撬门啊?要撬也不该是你撬,找物业来撬。”钢子想想也是这么个事。

  之后的几天,小蕊和钢子都在夜里隐约的听到女人的哭声,小蕊说:“这个女人怎么回事,有多大的冤屈啊?天天晚上哭。”钢子说:“你别随便评论人家,人家爱哭你也管不着啊。”小蕊撅着小嘴不再多说什么了。

  一天小蕊休息,两人在家大扫除。干一会儿玩一会儿,到了晚上,总算忙活完了,两个人也都饿了,小蕊和钢子商量着出去吃。两人收拾穿戴好要出发了,一开门吓了一跳。对面的那个女人就站在他们家门口,还是低着头,头发有些凌乱,身上还穿着跟前两天一样的衣服,仍旧是湿漉漉的,她对小两口说:“我是你们的邻居,我想回家,能帮帮我吗?”小蕊和钢子缓过神来,小蕊对她说:“不好意思,我们赶着出去吃饭。这样吧!我们帮你通知物业,让他们派人来帮你怎么样?”还没等钢子开口,小蕊就急忙拉着钢子锁上了门,然后又拉着他急忙往电梯口走去,然后回头对那个女人说:“你别着急,在这里等会儿,一会儿我就叫他们上来。”这时电梯来了,小蕊拉着钢子钻进了电梯里。钢子有些不高兴的问小蕊:“你干嘛拉我走这么急,你看她都冻的发抖了,帮帮她怎么了?”小蕊急了,说:“你真傻啊?让你撬你就撬,你认识她吗?等撬完赖上你,说你是小偷怎么办?猪脑啊?我都说帮她找物业了,费什么话啊?”两人不再说话。两人出了楼直奔物业办公室,小蕊说:“你去说吧,我在门口等你。"钢子回应了一声就推门进去了。

  过了一会儿,钢子还没有出来,小蕊等的不耐烦了,心想:就这么个事还要说这么久,还撰稿人呢!交流障碍吧?小蕊实在等不下去了,就推门进去了。进了办公室,小蕊看到钢子僵直站在那里,脸色有些难看。小蕊问:“怎么了,就一点小事还没有交代明白吗?”钢子对小蕊说:“你说吧,我就跟他们说不明白了。”小蕊刚想再开口,办公室里工作人员先她一步说:“你们不用再说了,我们不会弄错的,你们对面的702根本没有人住的,好像还没有卖出去呢,怎么会有个女人,见鬼了吧?”小蕊也僵住了,她与钢子对视了一小会儿,然后说了声谢谢,就退出了物业办公室。

  这个时节应经是初秋了,晚上的风有些凉了。出了办公室,小区院子里的路灯昏昏暗暗的,路边杂草丛生,风一吹摇摇晃晃,真是有些渗人。他俩都觉着背后阴风阵阵,小蕊使劲挽着钢子的胳膊,两个人快速的不约而同的向小区大门外的饭店走去。进了饭店,店内灯火通明,人还挺多的,嘈嘈杂杂的,小蕊和钢子这才觉得身上有一丝暖意。随便点了两个菜,小蕊和钢子又都低着头,小蕊说:“那她应该是楼上或者是楼下的住户吧?怪我走的太快了,没问清楚。”两个人又都不再说话。过了一会儿,两个人又不约而同的抬起头看着对方,像是都想到了什么。他俩一起把头转向了窗外,外面并没有下雨啊,那她身上怎么会湿漉漉的呢?小蕊吓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钢子一脸严肃的看着窗外。小蕊对钢子说:“怎么办啊?老公,我不敢回去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