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鬼故事之窗 > 详细内容

鬼故事之窗

分享到:
关闭
作者:↘荷叶绿了  阅读:157 次  点赞:3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鬼故事之窗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这天我出差,很晚了才回家。

  累了一天的我准备洗个澡。走进浴室,拧开水龙头,水哗哗地从蓬莲头里冲出来。

  出了那么多汗,头上肯定一股味,得用洗发露使劲洗洗。我边洗边想。挤了一手的洗发露,我抹在头发上,闭上眼开始使劲揉搓起头发来。心里想着明天还要做的事。

  “咚咚”我听见左边有人敲门。左边是浴室门,应该是妻子有什么事找我。我问了一声老婆什么事,对方却没有应答。我心中有一丝疑惑,抹一抹脸睁开了眼,看向左边响起敲门声的浴室门。

  但是映入眼帘的却是半开着的窗户,黑漆漆的,外面看起来什么也没有。

  我记得我是背对水龙头站着的,那么我的左边应该是浴室门,窗户应该在右边才对。

  更重要的是,我家住9楼。谁能敲到9楼的窗户呢?难道是修空调的?不可能吧,哪个公司会大半夜派员工来修?

  一股冷得异常的风忽然间从窗户半开着的口里灌了进来,说它冷得异常,是因为现在是夏天。要知道,今天室外的温度可是上了40℃,哪怕是晚上,吹一阵风也不会凉到哪去;可是我却被它吹得结结实实地打了一个寒战。

  我一时间忘记了窗户似乎和浴室门替换了的事情,正要去关窗,这才发现自己不知在什么时候转了个身,面对着了水龙头。怪不得呢!我走过去关窗,一边自嘲地想着,自己应该是忙过了头,导致神经过敏了。

  就在关上窗户的那一刹那,我突然隐约地瞥见窗边有什么东西掠过。我连忙又重新打开窗户往下看去,但是只看到楼下人家的窗台和楼底种的树,根本没有什么异样。那是什么?可能是眼角残余的洗发露吧。看来真是神经过敏了,我摇摇头,关上窗回到蓬莲头下,闭上眼冲洗揉搓着头上的洗发露。

  “咚咚”这回是右边有人敲门,右边是浴室门,这回应该是妻子了,我问了声什么事,她却还不理会。怎么了?我裹了条浴巾,正要去开门,但是我愣住了。

  我背对着水龙头;我的右边响起了敲门的声音……可是当我背对着水龙头的时候,门应该在左边,右边的是窗户啊!

  又是窗户!怎么了这是?难不成真有鬼?!看着窗户外什么也看不到的黑暗,我突然害怕起来,那窗户外看起来什么也没有,可是又仿佛什么都有!我移回视线,看着镜子中自己的样子,为了壮胆吹起口哨来。可是洗着洗着,镜子中的自己越来越模糊……我洗的可不是热水澡啊!再看浴室里的一切东西,居然越看越不对劲。我头皮发麻,毛骨悚然,再想起那两声诡异的敲窗声……这澡我是洗不下去了,赶紧擦干了穿上睡衣爬出去

  回到卧室里,妻子是早已睡下了。我赶紧躺下睡觉。

  “咚!咚!”不知道是谁,猛烈地敲击着卧室里的窗户。我一骨碌爬起来,怎么回事啊!到底是谁装神弄鬼的,大半夜吓唬人?!之前在浴室,我就被自己的怀疑吓到了。现在又来当当当地敲窗户!管你是人还是鬼,今天我非得弄清楚不可!这么想着,我跳下床猛地推开窗户。

  一股冰冷刺骨的风迎面而来,这实在很反常,因为这和以往的天气反差实在太大了。可是冰凉的风吹不熄我的怒火,我不顾别人家的睡眠,用力睁开眼,冲着夜幕使劲吼道:

  “谁大半夜的敲窗户啊?!让不让人睡觉了?!”

  话音刚落,一股猛风刮过来,我不知怎么的,居然被风刮了下去。从9楼的高度跌下去,后果可想而知。

  我一下子坐起来,擦一擦脑门上的汗,大口大口地喘气。就在这时,“咚咚”。

  我惊恐地将目光投向窗户。那一瞬间我似乎呆住了,脑中空白了几秒钟。我的脊背开市起鸡皮疙瘩,头皮开始发麻,背上一冷一热地冒着冷汗;我回忆起了刚才那个梦,恐惧洪水般的袭上了我的全身。

  我看见一个面目全非的人,不知以何种姿势趴在了20多米高空的墙壁上,用自己的脑门一次次狠狠地撞向窗户,发出“咚咚”的敲窗声。原本他的脸应该很惨白,白得十分异常;但是被他撞击窗户流出的血染红了。

  “咚!咚!”他还在撞击,并且脸上保持着一个诡异的笑容。我根本忘记了思考这个怪东西为什么要撞我家的窗户,忘记了喊叫,忘记了求救,一直看着他疯了一样地撞窗。“哐当……”玻璃居然被他撞破了。转眼间,那个怪东西已经从破洞中伸出了四肢和头,马上就要爬到屋里来了!我回过神,看看妻子,她居然还在熟睡。我疯狂地摇醒了她,大声吼着:“快跑!”不由分说把她推出了卧室,反锁上门。

  那个东西奇怪地笑着,发出了野兽般的低吼。

  我绝望地闭上了眼,听见了它扑上来的声音。

  “啊!”我又一次醒过来,看着被汗湿的枕头,我心中有那么一会儿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个梦中梦。

  妻子翻了个身,面对着我。我突然感觉不太对劲,低头仔细一看,妻子脸色惨白,额头上还有血……忽然,她抬起头,对我诡异一笑。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