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卸师 > 详细内容

卸师

分享到:
关闭
作者:旋律是依恋゛  阅读:91 次  点赞:0 次  鄙视:3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卸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哗~~~~”练习册的书页像蜻蜓的副翅一样展开,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准确无误的砸在了一个小女孩的脸上,紧接着是狂风暴雨般的怒吼“这道题改的还是不对,你长没长脑子啊,这节课你先去后边站着,下午叫你家长来!”小女孩顺从的捡起了练习册,在全班嘲笑的眼光中默默的走到了最后面。心里的委屈像决堤一样漫过了小女孩的理智。明明自己很努力,明明自己在很认真的改正,为什么大人们都看不到呢!

  中午,小致怯怯的站在餐桌前, “妈,下午老师让你去一趟学校。”小致的母亲听完,把筷子一扔,撞击瓷器的声音令小致几近崩溃。“你就不让妈省心啊!!!你说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啊!你说这都第几次了啊!”小致的妈妈近乎失去理智一般。午饭,小致是混着泪水吃完的。

  下午,就在班级的讲桌旁边,全班鸦雀无声,有那么几双想看热闹的眼睛时不时的往上瞟着,老师趾高气扬的把小致的练习册往讲台上一扔,“就这道题,改了好几遍都不对,不知道是不是智商问题啊!!有问题的孩子你们家长别往学校送啊!”小致的妈妈眼中闪过一丝不快,但仍是附和着老师的说法。“就你们这孩子,眼见着是认真听讲,其实不知道心里想什么呢!”小致站在一旁,脑子昏昏沉沉的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直到小致的屁股挨了一脚,她看到自己的母亲满脸铁青的看着自己。小致的泪水从脸庞滑下跌落地面。小致的妈妈狠狠的看了一眼小致,蹬着高跟鞋头也不回的气冲冲的就走了。把可怜的小致一个人留在了冷冰冰的教室里。孤独害怕占据了小致的心灵。

  整个下午,小致都昏昏沉沉的。“啪”老师的巴掌毫无预警的扇在了小致的后脑上,“不好好上课,走什么神呢,都找了家长了还一点事都不顶用!!!!去,教室后边给我站着去!”。在全班异样的眼神中小致低着头走到了教室的最后。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

  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想到回家自己的妈妈还得打自己一顿,小致的恐惧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回到家里,妈妈还没有回来,小致偷偷的拉开抽屉,拿出剪刀,换上自己喜欢的衣服,猛地朝自己手腕划下去,看着血汩汩的往外流,想到自己不用做今天的作业,不用改那该死的破题,不用找家长,不用整天被老师骂,小致幸福的笑了。当小致的母亲推开房门的那一刻,她呆了,接着是那种近乎野兽般咆哮的“小致小致,闺女闺女啊!!!”抱起浑身是血的小致就往门外冲。在医院病房里,得知小致的死讯,小致的母亲瘫坐在地上,怔怔的看着地面好久好久。

  地球不会因为失去一个人的重量就会停止转动,学校里依旧读书声朗朗,只是在这读书声中,夹杂了令人生厌的泼妇骂街的声音“你是不是智商有问题啊,这么简单的题你都不会!”接着是课桌被掀翻的声音,以及孩子低低的呜咽声。只是在老师看不见的地方,小致那邪恶,复仇的眼光一直在盯着她。在老师回了办公室后,一边喝着热水一边批着卷子。喝着喝着这老师就喝不下去了,满嘴的血腥味,再看杯子血红血红的,“呕~~~”一杯水全部打在了地上,这时老师才发现整个办公室里没有一个人,恐惧渐渐包围着她,老师冲到门口,却怎么也打不开门,疯了一样的拍打着。“老师”怯怯的声音,和死去的小致一样的声音,老师瞪大眼睛,惊恐转过头“啊!!!!”没有一丝血色的小致冷冷的站在她面前,头发上的血水一滴一滴的往下落着,一只断臂冷冷的垂着,“老师,你看我这道题改对了吗?”小致诡异的笑着问道,眼角渐渐的渗出血水,此时的老师哪里还有胆子看啊,挥舞着双手,紧紧的靠着门。她眼睁睁的看着小致拿起自己的腿,往两边使劲一掰,“喀喀咔咔”眼见着自己的小腿就被卸了下来,紧接着是大腿两条胳膊亦不可思议的角度往后掰着,角度越来越大,老师的眼睛也越整越大,最终两条胳膊和眼珠一起掉了下来,暗红色的血,布满了整个办公室。风吹起了练习册的一角,那道错题已经被喷溅的血打上了对号。

  “是李老师把门从里面反锁上了,先打了自己的水杯,接着又狠狠掰自己的腿~~~~~”坐在警察前面的男老师说不下去了,那画面恶心的令他不敢再往下想,“自始至终都是李老师一个人在办公室吗?”对面的警察皱着眉头问,“对啊。怎么了警官?”“一个人怎么会将自己的两条胳膊都扯下来呢,是先扯得头,不对啊,那先扯得胳膊?那头怎么扯下来的呢?”“可是警官,当时确实就李老师一个人在办公室啊。”男老师脸色惨白的说道。“就按自杀论算吧,死的也太惨了。”警官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谁多嘴“前几天,李老师的一个学生自杀了,说是因为找家长心里承受不了,那学生的母亲在几天后也自杀了,说是自己女儿在学校太孤单了。”警局的人像有默契似的都不说话了,一股诡异的气氛蔓延开来。

  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像是哭诉这一起诡异的命案。在青灰色的街道的尽头一个母亲牵着小女孩的手渐渐的消失在了尘世上。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