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假面舞会 > 详细内容

假面舞会

分享到:
关闭
作者:我爷们用不着红颜爱  阅读:98 次  点赞:7 次  鄙视:9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假面舞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叫袁茹墨,这一天,她去参加一场假面舞会。

  她没有告诉任何人,一个人偷偷去的,又新奇,又紧张。来到入口处,她看见一个告示,说,每个人只许买一张面具。她选了一张相对漂亮一点的面具,是个女妖,面色惨白,嘴唇血红。她戴上它,就走了进去。

  她顺着狭长而陡峭的楼梯走下去,来到了地下的舞厅。舞会早就开始了,她是最后一个入场的。

  这个地下舞厅很宽敞,很暗,到处都闪烁着荧光,显得光怪陆离,黑糊糊的角落偶尔还冒出阵阵白烟。音乐狂乱,震耳欲聋。人们穿着各种古怪的服装,戴着各种诡异的面具,发疯地扭动着身体,陷入暂时的虚妄中。

  广告说,这是一场男人最酷女人最炫的派对,鬼知道面具后是一张张什么样的脸。

  袁茹墨的亢奋被点燃了,跟着大家一起狂舞。

  她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痛快,全身的骨肉都散成了音符,在抖动,在飞翔。谁都想不到,妖女面具包藏的是一个内向、敏感、保守的女孩。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迪斯科舞曲戛然而止。

  大家意犹未尽地停下来,纷纷回到座位上。袁茹墨注意到,有一个男人没有戴面具,他坐在最深的角落里,不抽烟,不喝酒,就那样默默地观看。

  全场只有他一个人是真实的。

  袁茹墨走过去,在这个人旁边坐下来。

  她看见,他手里拿着两张面具,一张是猫脸,一张是狗脸,不禁疑惑起来──每个人只能买一张,他怎么有两张呢?

  这个桌子上,只有他和袁茹墨两个人,袁茹墨以为他会主动搭话,可是他看都不看袁茹墨。袁茹墨有些无趣,跟侍者要了一杯冰水,一口接一口地喝。

  换了一曲高雅的华尔兹。

  袁茹墨隔着面具四下张望,搜寻舞伴。今天,她要彻底体验一下相反的性格。

  她想找一个面具最丑的男人。

  终于,她找到了。

  那个人也是一个人孤独地坐着,戴着一张吸血鬼面具,脸是绿色的,眼圈黑得像熊猫,参差的牙齿刺出来。看上去,他很魁梧。

  当袁茹墨站起身走向他的时候,突然,旁边那个露着脸的人说话了:“小姐,当心点啊。”

  袁茹墨回头看了看他:“你……是说我吗?”

  他的眼睛依然不看袁茹墨,还在舞场上警惕地瞄来瞄去,声音很低地说:“今晚上,这酒吧里有一种反常的气息……”

  袁茹墨说:“怎么了?”

  他终于转过脸来,扬了扬手中的猫脸面具,说:“这张是我的。”接着,他又扬了扬手中的狗脸面具,说,“这张是我捡的。”

  袁茹墨说:“什么意思?”

  那个男人说:“这些跳舞的人当中,有一个人……没有戴面具。”

  袁茹墨的双眼迅速在全场扫视了一圈,一对对舞伴已经下了舞池,每个人都是阴森恐怖的鬼脸——有个人没带面具?她的心里一冷。

  接着,她真诚地说:“你是个恐怖小说家吧?”

  那个男人说:“我是个私家侦探,我来暗访。这个舞厅有问题,每一场假面舞会,都会失踪一个女孩。”

  袁茹墨说:“你可别吓唬我,我胆小。”

  那个男人说:“几乎每一个参加假面舞会的人,都不想让熟悉的人知道,都是单独一个人来的。而且,舞会乱哄哄的,大家互相都不认识。因此,没人发现这个可怕的秘密。”

  袁茹墨说:“如果真像你说的这样,那么,那些女孩都去哪里了呢?”

  那个男人说:“被一个男人带走了。”

  袁茹墨想了想,又说:“他带走的都是什么样的女孩?”

  那个男人说:“最后一个入场的。”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