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鲁棒规划 > 详细内容

鲁棒规划

分享到:
关闭
作者:你许我一世情  阅读:199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鲁棒规划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所谓鲁棒规划,指通过规划,使得最差情况也能达到要求,从而保证所有情况下的规划水平。

  其实,人生也是可以这么规划的,这就是所谓的“抱最好的想法,做最差的准备”,而我一直是这么做的,所以我的人生一直顺利,我是说,我认为的一直顺利。

  比如,我高考的时候,第一志愿填了清华,然后最后一个志愿填了山东蓝翔;

  比如,我工作的时候,第一个去应聘的,是微软,但是我也记下了招收清洁工的联系方式;

  比如,我现在正在把我的老婆切成一块块的碎肉准备处理掉,而我也做好了被抓去一枪毙掉的准备,这就是我的鲁棒规划。

  我老婆小艾是个迷信的人,相信今生的修行能够带给来世幸福,所以她经常不管家里,跑去参加各种迷信的聚会和祷告。不过这也不是我杀死她的原因,我之所以动手,是因为我觉得最近她疯了。

  小艾这几天一直告诉我她见到鬼了,一个长发纷乱的灰衣女人,坐在家里的沙发上,拿着茶几上的茶水徒劳地洗着自己受伤的脖子。

  小艾第一次看见那个灰衣女人,是上周中午,她在家里贴着花高价买回来的据说可以兴财的神符,当她正在往客厅的正中间贴上一张的时候,一扭头,她看见了那个灰衣女人。“啊!”她一声大叫,从椅子上摔下来了,手里还拿着几张没贴的神符。

  第二次看见,是小艾在沙发上盘坐准备“修炼”她这几天学会的神仙功的时候,小艾默念着所谓的心法,闭眼打坐,当她忽然打出一个喷嚏的时候,她从睫毛缝里看见了自己旁边的那个灰衣女子,那个女子正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小艾,脖子上插着一把刀。

  之后,小艾频频看见那个女子,而我也被小艾的种种描述弄得怒不可遏——为什么偏偏要去相信这种不存在的事情呢?按照鲁棒规划,此时我要是杀了小艾,那么最差的情况是我被“砰”一声毙掉,而最好的情况,是我的身边再也没有人来吵闹。不管怎样,这达到了我的要求——不被鬼神怪谈打扰生活,于是,我趁小艾在沙发打坐的时候,用双手掐死了小艾。很奇怪,当时小艾并没有过多的挣扎,而是死死地盯着我,这让我感到一种毛骨悚然,但还是硬硬心肠,杀死了小艾。

  现在,我要做的,是毁尸灭迹,淡定生活,于是我开始碎尸,准备把包扎好的小艾逐步地送到郊区的养猪场进行消化。要知道,猪作为一个杂食类动物,它们的胃才是毁灭一个人存在于世界上所有证据的最好去处,而小艾的骨头,我则准备扔到护城河里,毕竟,没有肉体的支撑,骨架是不会漂浮在水面上从而被贪财的人类捞起的。

  家用的菜刀果然不适宜碎尸,没用多久刀口就卷了,我骂了一声,放下刀准备去找块磨刀石。当我从布满血迹的厨房忽地抬起头的时候,我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正如小艾所描述,灰衣服,长发,还有脖子上的一把刀。

  “操!”我暗骂一声,提起卷刃的刀就大步走向沙发,俗话说恶鬼怕恶人,我不幸一个区区的不存在的鬼魂能拿我怎么样。“啪!”没眨眼,我一刀砍向了沙发上的那个女鬼,女鬼消失了,刀顺势砍进了皮质的沙发里,露出里面的海绵,同时一股臭味喷涌而出。“为什么里面的海绵是暗红色的?”透过被我劈开的口子,露出了一大块暗红色的海绵,诡异地敞开,就像一个正在哈哈大笑的血盆大口。“难道里面有死人?”我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想象着沙发制造商杀死了那么一个灰衣女人,而后把她扔进了这个劣质的皮沙发,这个不透气的活棺材。于是我开始顺着那道口子用刀划出更大的口子,而随着口子的增大,大片的血迹和更浓郁的臭味传了出来,在沙发海绵的最里层,我找到了一具半腐烂的女尸,浑身的肉都已经半腐蚀了,呈现出一种混合着液体的状态,里面混杂着纷乱的头发和错位的骨头。

  “真恶心!”我在心里想着,离开沙发打开了所有的窗户,那股浓浓的尸臭味让我有一种无法呼吸的恶感。然后,我坐下来,开始思考一个更严重的问题——现在我有两具尸体要处理了,还有一只在家里游荡的女鬼要打发。

  新鲜的小艾可以按照原计划送到养猪场,而腐烂的灰色女人估计只能混在猪粪里面进行肥料处理了,而我需要在短时间内剔出两具尸骨,同时还要处理沙发里的血迹,最后,我觉得我还需要和那个游荡的女鬼谈一谈,好的,就这么定了。

  对了,磨刀石。我起身,准备去杂物间把家里的菜刀好好地打磨下。这是,我感到左肩一阵冰凉,一只充满血迹的手悄然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你还记得我吗?”耳边一个声音冷冷地对我说,“你似乎忘了你杀了我哦!”。

  “什么?我杀了她?那只游荡的女鬼说我杀了她?”我心里一阵无语,“女鬼小姐,我刚刚杀掉的,是我的老婆小艾,我没有杀你,只是在你的暗示下把你从我家的沙发中挖出来了而已。”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