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愿你的来世没有我 > 详细内容

愿你的来世没有我

分享到:
关闭
作者:什么长发及腰不如短发凉快  阅读:115 次  点赞:2 次  鄙视:3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愿你的来世没有我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四周是厚重的黑,脚下也没有路。我不知哪里是起点,哪里终点。没有疲倦亦无**。只是无缘由的一直走,一直走,像钟摆似的,不留余力的去奔波去忙碌,而被遗忘的也常是自己。三百年了,或者更久以后,我的梦就是这样。

  然而醒来对我来说也是一件痛苦的事,为了活着我要去寻觅,而我寻觅的,是女子滚烫鲜红的血,却也只有血液能让我干瘪的躯体又充满了弹性和力量,让我嘶哑的喉又能唱动人的情歌,但我这颗孤独的心,却只有她能慰籍!

  借着浓浓的夜色,我幽灵般忽隐忽现,在人们眼里,我是一阵风,一棵树或是一块石头,就连我也快要忘记了我曾经是个人,不生不死中,我知道只要有血我就能够年轻的活下去,就有机会再去追寻,要付出的,仅是等待和一点点的残忍!

  当我忧郁的歌声打断情侣的缠绵,当我毫不费力的结束男子的生命,当我向姑娘讲述悲惨的故事并划破她的喉管吮吸着她的鲜血时,我的心情都是平静的。在我看来,生命都自私的,弱肉强食是万载不变的定律,而我,是个强者!

  很久很久以前,我是个自负的几乎要自恋的人,我以为没有一个姑娘能在我深情的注视中矜持。直到我遇见一个叫兰的女孩,我爱她剩过了爱自己,我甚至愿意匍匐在她的脚下,听她的一切差遣。老天却和我开了个玩笑,兰和我最疼爱的弟弟相爱了。谁能明白我心中那份失落和痛苦啊?我常被它们折磨的不知所措,直到现在我脑海里还清楚的记得兰挽着浩明叫我大哥时,我口不对心的那堆祝福!我开始恨浩,常为了一件小时将他骂的无地自容,直到兰含着泪的一声“大哥”.终于,兰十九岁的那天,他们决定要成亲了。我很没风度的喝光了家里所有的酒,在新娘的房间里,我说出了全部的话,我说我爱得才最真,我是最好!结果在意料之中。兰拒绝了。身体里的酒泛滥了我占有的欲望,我试图用另一种方式去得到,当我狂乱的身体和兰对着心口的剪刀相持时,浩出现!他洞悉了一切。而我已经迷失了,搏斗中我死死的掐住了浩的脖子,任由他将我的手抓的血肉模糊,当我意识到眼前这个渐渐失去生命的人是我亲弟弟,当兰把剪刀送进我的身体一阵冰凉传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不能挽回了.我长跪在浩的尸前,管家告诉我,兰自尽了!顷刻间我失去了全部,亲人。爱人。和信心!我远远的逃离,直到邪恶的女巫告诉我人没有记忆的来世和年轻女子的鲜血能够让人永生!我成了一个魔鬼,吸血的魔鬼!

  今天就兰十九岁的生日,终于可以再见她!我的容貌没有因等待而苍老,我的手却因激动而颤抖,此时的心情和一个正常的人是没有两样的!我甚至开始了我的憧憬!我和兰还有将来.

  我藏匿在假山,不远不近的注视这一扇檀红色的门,不曾去眨一下眼,门打开了,出来的却是一个男子,他很单薄,眉宇间流露出的刚毅却像极了浩,难道.他慢慢的渡着,直到我的兰披着纱挽上他住他的臂!兰依旧那么的美,那样的乖巧。而我却没有了惊喜,周身冰冷!那情景和三百年前一样,难道我还要亲手杀死他?历史还将重演?尾随着他们,在一片青翠的竹林,他们相拥,深情的吻,缠绵的情话!我的心在流着血,在哭泣!这是我再等一百年也不愿看到的情景。愤怒火再一次蒸发了我理智,我刻意的脚步声惊醒了沉醉的情侣。我们三个人又一次面对!

  “兰,为什么你总不给我机会?还是我来迟了?”

  “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兰一脸可爱的迷茫。让人心醉!

  “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不会再让你从我身边溜走!”

  “不管你是谁,你都别想把我们分开,你没有权利这样做!”这可怜的书呆子还是像以前一样的天真和执著,这点是我曾欣赏的,却也是我仇恨的!

  “你不记得我是谁更好,我们的痛苦都会少些!”我慢慢的逼近他们!

  他们后退着,终于!浩像三百年前一样扑了上来,我轻易的将他打倒,又将他打倒!浩的眼中布满了血丝,像困兽般试图做着最后的挣扎。我的忍耐也到了极点,到了这一步亲情已经陌生了。我闭眼叹气的一刹那,浩出手了,他灵活的身体躲过我致命的一击将我死死的抱住呼喊着“兰,我不是他的对手,你快走吧!”

  若有所思的兰说话了“你就是我我梦中那双总是盯着我的眼睛?你真的不懂只有相爱的人在一起才是真正的幸福吗?我是不会爱你,和以前一样!如果你真的爱我,就让我过平静的生活,让我和我爱的人在一起!”

  “不!为这一天我已经等待了三百年,我用多好人的血活了下去你知道吗?为此的所付出和痛苦是常人所不能承受的!我要得到!阻碍我的,只有死!”说着,我罪恶的手搭在了弟弟的头上,我一点点的用力,一点点的把我的痛苦宣泄,我甚至听地见浩头骨碎裂的声音.

  “不!浩明!”兰的惨烈呼喊声打破夜的宁静,让每一个可见的生命震撼,而我是冷血的,是强者!擦净了粘满血和脑浆的手,我踢开浩的尸体,要将她揽到怀里,让她明白我的胸怀一样的温暖,一样的可以为她挡风遮雨。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