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油画里的女人 > 详细内容

油画里的女人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98 次  点赞:5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油画里的女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肖辉是历史系的大三学生,痴迷于研究各大城市的历史,于是他搬到了一座据说常闹鬼的古宅里住下,这座古宅四周常年不见阳光,幽暗而潮湿,凸显在幽闭的郊外远远看上去犹如一座阴森肃穆的碑陵。

  肖辉选了古宅里最大的一间房住下,一走进房间就可以看到一张床、一副油画、还有一个写字台,写字台上放着一部很古老的留声机。肖辉对这幅油画很感兴趣,上面画着一个美丽的女子,神态哀怨,穿着素白的旗袍,旗袍中间还绣着一朵莲花,长长的秀发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抚摸,尤其是画上美丽女人的眼镜,大而闪亮让人不敢直视,肖辉看着这双眼睛,似乎里面藏着什么东西。

  这天,肖辉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在梦中他听到一首奇怪的音乐,隐隐约约的看到一名女子在这首音乐的感召下不断的起舞,踮起脚尖不停的旋转,时快时慢,而那首音乐也从舒缓到急促,再到高昂,突然音乐嘎然而止,四周一片死亡般的安静,而那个女子也停下来转过头,一张爬满了蛀虫的脸血淋淋的看向肖辉。肖辉惊出一身冷汗从梦中惊险过来,四周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接下来几天他反复的做着同样的梦。

  肖辉有天来到写字台旁,突然发现那部非常古老的留声机上竟然一点灰层也没有。这一个意识让他心里只发毛,从他搬进来从来没有打扫过,而现在留声机却一尘不染的静静呆在那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肖辉插上电源,留声机的音乐缓缓响起,正是每天反复出现在梦中的那首奇怪的音乐,肖辉冲过去猛的拔掉电源,房间里又安静了下来,安静的有点可怕。

  接下来一段时间,肖辉奔走在各大图书馆中,试图寻找那首奇怪音乐的源头,但一直无果,直到有一天,一个艺术院校突然给他打了个电话,说话的是个女人,她告诉肖辉想要知道这首曲子出自谁之手必须去找学校的老校长,肖辉还想要什么,但对方匆忙的挂掉了电话。

  第二天一大早,肖辉来到了这所艺术院校,奇怪的是偌大的校园竟然一个人影都没有。老校长早已经退休,一个人住在校园的最后面。肖辉穿过长长的弄巷,终于看到了一栋老房,走进去肖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门推开,房门发出“咯咯”的颤音,里面没有人桌子上有一盏昏黄的灯,肖辉喊了声:“有人吗?”然而没有人回答他。

  肖辉突然感觉后背有一种如芒在尖的阴冷,回头一看一张如同皱皱的核桃挤在一起的苍老的脸离他只有不到半厘米的距离,他吓的连退几步,定了定神礼貌的问道:“您...您是老校长吗?”

  老人没有回答他,目光冷冽的打量着肖辉许久后说道:“你是从哪里知道《绝唱》的”肖辉一惊,他还没有告诉老校长的来意,老校长竟然知道他为何而来。这时他才知道原来那首奇怪的曲子叫《绝唱》。

  “一个偶然的机会。”肖辉定了定神,淡淡的说。

  黑暗中,肖辉看到校长的身子微微摇晃了一下,而肖辉的脖子这时被人紧紧的掐住,“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苍老的声音叫喊着。老校长的力气非常大,肖辉拼命的挣扎着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将他推开,仓皇的夺门而出。跑到楼梯口一个档案袋从楼上掉了下来,肖辉本能的抬头看去,楼上并没有看到人影,于是他快速的拿起档案袋逃回家去。

  回到古宅肖辉打开档案袋一个人名 “南宫迟”跃入他的视线,他快速的看完后才知道原来这个人是《绝唱》的作者,五年前毕业于这所艺术院校,毕业汇演当天,南宫迟凭借自己亲自谱曲的《绝唱》惊艳四座。随后不久他便消失了,像人间蒸发一样,没有人知道他的踪迹。档案的最后一页记载着对南宫迟的处分,原来,他在毕业时与一名叫赵琴的女同学谈恋爱并偷食禁果,赵琴怀孕了被迫退学,而南宫迟的处分是记大过。

  “赵琴?”这个名字怎么觉得那么熟悉,猛然间肖辉想起来了,赵琴是这个城市里有名的舞蹈家。于是,肖辉找到了赵琴,眼前的女子是一个中年女子,但是皮肤和身材都包养的很好,风韵犹存。

  “赵女士,我想你应该认识南宫迟先生吧?”

  “对不起,我不认识。”赵琴优雅的喝着咖啡回答。

  “那你应该听过这首歌吧。”肖辉说完哼起了《绝唱》。

  赵琴咖啡撒了一身,拿纸巾擦拭着衣服上的咖啡以掩饰内心的恐慌。

  肖辉知道赵琴身上肯定有他需要的答案,于是不慌不忙的微笑着递过去一张纸,说道:“这是我的地址,我随时恭候您的大驾。”

  接下来几天天空总是倾盆大雨,肖辉都呆在古宅里没有出去。突然他听到后面传来脚步声,他一回头看到了赵琴,眼前的赵琴跟上次见到的判若两人,她没有化妆,脸色惨白,肖辉带她来到住的房间时,突然她指着墙上那副油画,惊叫道:“你怎么会有这幅画,你到底是谁?”

  肖辉吓的后退了一步,说道:“我也很想知道赵女士。”

  赵琴突然沉思了一下,说想听听《绝唱》,于是肖辉就把留声机打开了,赵琴伴随着音乐不停的旋转再旋转,在房间里翩翩起舞,和肖辉梦中的场景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肖辉百思不得其解。突然他好像感觉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呼吸声,肖辉转身一看,一个可怕的场景出现了,房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女人,她穿着素白的旗袍,胸前赫然绣着一朵大大的莲花,正是油画中的女子。

  赵琴见到这个女子并不感到惊讶,对着那个油画中的女子说道“赵琴,你还好吗?”

  油画中的女子冷哼了声,说道:“李乐儿,你终于想起我来了吗?”原来油画中的女子才是真正的赵琴,而李乐儿却盗用了她的身份。

  李乐儿悠悠的说:“我一直都没有忘记你和南宫,是我对不起你们。”

  赵琴突然昂天大笑,冷冷的说道:“哈哈,李乐儿到了这般地步你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当年是我傻,把你当成我最好的朋友,才蠢到把我怀孕的事情告诉你,你却出卖了我,踩着我的肩膀爬上来,害的我和南宫现在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你说你该不该死!”

  “是,是我把你怀孕的事情告诉了校长,我嫉妒你,你不但长的比我漂亮成绩比我好,就连我喜欢的南宫也喜欢你!你知道吗?这一切都是我用肉体换回来的,校长答应我挤走你,我才能用你的名字得到出国深造的机会!”

  “可你们为什么那么狠毒,为什么要打断南宫的腿还割掉他的舌头。”赵琴厉声喊道。

  “没有,我没有,这些事情不是我干的,我不知道。”李乐儿哭着摇头喊道。

  “好,那我来告诉你真相.....”赵琴说道。

  原来李乐儿冒着赵琴的名字获得了出国深造的机会,被南宫迟知道了,他多次去找校长交涉,但哭诉无门,于是他怀着悲愤的心写下了《绝唱》这首惊世核俗的曲子,并选在毕业汇演那天演奏,而老校长从音乐中感受到了南宫迟的内心,知道他会给他造成威胁,于是让人打断了南宫迟的腿并割掉了他的舌头。而这些被躲在暗处的赵琴看到,她救下南宫迟,并把他带到了这座古宅中。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风冷厉的刮着,李乐儿不停的哭泣,良久她抬头问道“南宫,他还好吗?”

  “他死了!这张《绝唱》的碟和油画是他最后的作品,也是他留给我最后的回忆。我们都是在悲愤交加中死去的。”赵琴冷冷的说道。

  肖辉惊恐的说道:“也就是说,你一直都在这个房间?”

  “是的,我就生活在那副油画里,我死不瞑目。”赵琴阴森的说道。

  “那个神秘的电话和那个档案袋,都是你给我的?”

  “嗯”

  “你把南宫先生葬在什么地方,我想去看看他。”

  “他是我最爱的人,死了也要永远和我在一起,你回头看,他正在看着你呢。”

  “啊!”李乐儿突然狂叫一声,披头散发的跑了出去,她被吓疯了。

  “可惜那个老校长还活着,没有受到惩罚。”肖辉说道。

  “那天你从学校走后,他就被我吓死了,我也该走了,我终于报了仇了。谢谢你。”说完就消失了,而墙上那副油画而瞬间变成了一张白纸。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