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离开之后 > 详细内容

离开之后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87 次  点赞:3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离开之后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这是一家很老的店,据老一辈的人说,已经开了一百多年。店里的装修非常陈旧,摆设多是女性的化妆品。涛迅速的冲进店铺,从书包里拿出皮夹子,熟悉的转进右边那个小货架,拿出里面唯一的一个物件 胭脂扣。然后飞快的跑向柜台,把三张百元大钞一字排开放在柜台上,未等老板娘辨别真假,涛就飞奔出店门。

  老板娘也没有叫住他,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在她印象中,他来过很多次了。他每次都盯着那个胭脂扣看,但总是不买。他也很多次的问过老板娘,这个胭脂扣多少钱?但每次又在老板娘告知他价钱后悻悻离去。

  那是一个很精美的胭脂扣,据老板娘说,这是很久以前的女子盛放胭脂用的吊坠,外表看上去像一个吊坠,里面则是盛满了的胭脂。其中胭脂也大有来头,那可是真正的胭脂,是老板娘祖传的制作方法制作的,弥足珍贵。

  涛今天得到了,当然不是自己用。而是为了她女朋友 依准备的。依和涛都是高二的孩子,虽然只有高二,但早恋在高中阶段已经不少见了。而涛和依就是其中一对。

  当初,涛误打误撞的考进了区重点,连自己都不敢相信。更让他不敢相信的是,居然还可以在这里找到一个女朋友。依和涛很配,按朋友的话说,就是很有夫妻相,涛很帅,依很漂亮。从涛展开追求攻势的第七个月里,依答应了涛。原因是涛为了证明爱依的决心而跳进化粪池。当满身粪便的涛从化粪池中爬出来的时候,依什么都没有说的哭了出来,然后冲向全身上下只剩在潜水镜保护下还算干净的眼睛,抹去他脸上的污物,奋不顾身的紧紧抱住。一抱,就是两年。

  今年是依的生日,涛是在想不出买什么给依好了。涛也不知道话三百块钱给依买一个胭脂扣这种在现代女孩子眼里不三不四的东西会不会被依把耳朵给扯下来。涛并不有钱,涛家境不好,但涛在学校小卖部里打工,把每天赚得十块钱慢慢攒起来,自己从来不用。所以,每当依和涛出去玩的时候,涛总是可以把做为男朋友的职责尽到家,该买的零食一口不会少,该买的礼物一个不会缺。而依也不是一个无理取闹的要这要那的女孩子。从不问涛要这要那。

  涛花痴般的看着胭脂扣“呵呵呵”的笑个不停,他开心死了。他相信依一定很喜欢这个胭脂扣。一定一定。而不幸的事却发生了,当涛只顾看着手里的胭脂扣的时候,不知不觉的向右偏,慢慢的走上了机动车道。涛突然走出来也让后面的司机措手不及,在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之后,涛倒在了血泊中,再没有醒来。胭脂扣中的胭脂撒了一地,淡淡的红色点缀了他临死却依然微笑的年轻的脸。

  涛懒懒的伸了个腰,缓缓的做了起来,清晨的阳光有些刺眼。他想要手挡住阳光,却没有挡住阳光,看见的是自己能透过手看到的景物,他不害怕,霎时他都明白了,他自言自语的苦笑道:“搞笑,不是说鬼都怕阳光的么?呵呵……”

  然而,他立即守住了笑容,他开始寻找什么。却没有发现他为依买的胭脂扣。涛离开沙发,他认识这里,这是依的家,虽然只来过一次。他突然想起了依,那转过客厅的滑动门,快走几步看见了依的房门。门的壁纸依然是帅气的炎亚纶。他似乎释怀了许多,他试图用手去打开依的房门,却发现手只能甩过门的把手,却触摸不到。

  在一次次的尝试之后,涛绝望了,难道连一扇门也开不了么?就在这时,依的门开了,那是依的母亲,门直接穿过了她的身体,而依的母亲也同样穿过了涛的身体,关上了门。涛突然明白了,便直接对着门走了过去,他才发现原来一切的一切居然可以这么简单。

  涛看见依呆滞的望着手中摔掉了漆的胭脂扣,双眼因为哭过而红肿,面色因伤心和憔悴。涛看见依房间内的粉红色窗帘,卡通的大地毯和那堆了大半个卧室的娃娃和一些精美的小物件,这些装饰涛生前的最爱,还有扔了一地的情侣衣。涛忽觉一点心碎,这都是涛在生前送给依的,但他却不知道依把每一件物品都藏的很好很好。

  涛绝望的像依走去,他不再想能抱住依。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依,他多么想用搞怪的表情把伤心的依逗得乐呵呵啊,可是依却再也看不到涛的搞怪表情了,因为涛从依的生命中消失了。依翻了个身,便转过头去,涛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

  当涛睡得正香的时候,被依的母亲吵醒了。原来是依的母亲让依吃饭,而依和早上一样,呆滞的看着胭脂扣,一言不发。依的母亲摇了摇头,便把饭菜放在了依的床头柜上,默默离去。涛很心疼,他多想喂她吃饭啊。可涛就是做不到。安静之后,涛又睡去了。深夜,涛感觉意思寒意,他没有看见依,开始满屋子的寻找起依来。后来,终于在卫生间找到了依。

  依趴在浴池边上上,旁边摆着许多酒瓶,地上被吐得一塌糊涂,一股刺鼻的味儿飘散在空气中。我不悦地捏着鼻子,蹲下来看依。竟发现脸上挂着泪痕。涛试图拉起她,可手却又一次的穿越了她的身体!

  涛试了一次又一次,在筋疲力尽后,涛有绝望了。涛发现了自己是这么无能的。涛凑过去,轻轻的在依的脸上吻了一下,他实在不知道除了这么做还能干什么了。

  依一个星期没有去上学,每天都在家里喝酒,把涛的离去的痛寄托在酒精的麻醉里。之后,依开始去学校,头几天依漫不经心的听课,似乎还没有走出涛离去的伤痛。

  一个月后,依开始渐渐回归正常的生活,每天准点上下学,每晚准点复习功课,现在的依,把涛离去的伤痛寄托在累得让人喘不过起来的紧张学习中。而涛每时每刻的都在依的身边,只是依从未发现,涛还是那样过着属于魂魄的日子,屋内的一切都没有改变过。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依凭借努力的学习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开始了新的生活。而涛依然陪在依的身旁。房间里的一切都没改变过。知道一个男生的出现 凌。

  依的父母搬出了房子,让依更好的学习和生活。

  这是涛第一次见凌。他长得很帅,留着很有男人味的胡子。一身全是成熟的穿着和打扮。涛不禁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花衬衫和牛仔裤。和凌比,涛的确没有凌的成熟。

  “我搬来了。”听到凌这样说,涛才注意到他身边的行李袋。还有很多画笔和画板。搬来?你想住哪儿?涛奇怪的望着凌。

  “神经病,你给我回去!”依似乎在发火。涛头一次看到依发火的样子,很凶。

  “凭什么?你男朋友都死那么久了,难道我们现在不应该正大光明了吗?”凌笑得很灿烂,可涛觉得很冷。

  “瞧!你男朋友死得多好啊。多会挑时间啊。你生日变成了他的忌日!”

  “啪!”依打了凌一巴掌。涛惊呆了!依怎么会打人呢?依平时连骂一声都不曾有过的。如此温柔的依竟然会打人?依还有多少是我涛未曾知道的??

  “哼!现在打我?!以前我对你甜言蜜语的日子,你忘记了是吧!”凌再说话的时候,涛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涛抱着依的娃娃堆。抱着它们。

  凌就这样搬进了依的家,像个男主人一样睡在依的床上,不同的只是依搬去了客厅。凌换掉涛喜欢的的卡通地毯和粉红窗帘。拿走涛衣橱里的和依的情侣衣。

  依什么也不说,只默默地把它们捡回来,洗干净,再放进柜子里。然后连续不断的自言自语说:“涛,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啊!”涛望着依,心疼的掉泪。

  “这堆垃圾给我扔了!”凌指着涛的鼻尖对依说。我看了看四周,明白了,他指的是我和依的情侣衣。这些都是涛送给依的的。是他们每一次快乐的纪念。第一次约会,第一次接吻……他们都异常珍惜。还说以后要留给孩子看,告诉他们爸爸妈妈有多么幸福,可如今……天!涛看到了什么?凌在收拾它们!凌要扔掉它们么?

  依把娃娃收做一堆时,凌满意地笑了:“快点,扔了它们,我们得忘了过去,开始新的生活了。”依看了看凌,并不理睬他。只是很温柔的在每件衣服都亲上一口,像以前亲吻涛那样。“凌,你走吧!我求你了!离开我的家!我不会扔了它们,也不能扔了它们!我的涛活在里面,涛在看着我啊!”

  凌愤怒的望着依:“你说过,你爱我,你是我的!”

  “不是,不是!对不起,我骗了你,骗了涛,更骗了我自己!”依失声痛哭:“我只爱涛,只爱他一个啊!任何人都代替不了他,可是,我明白的太晚了……”涛奔上前,像以前一样抱住她的后背。欲绝的泪水。

  不久,凌搬走了。像来时那样匆忙。连声再见都没和依说。涛想他是伤心的,涛看着他忧郁的背影想为他做些什么,可有心无力。我不恨他,只希望他以后一切都可以很好。就像涛不恨依一样,涛知道爱一旦深入骨髓,就不懂怎么会恨了。之后,依把屋子恢复原样。没事儿时便捧着涛的照片发呆。要不就一夜接一夜的不停工作。依把自己封闭起来。看着她日渐清瘦的脸庞,涛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

  风便是在那时候闯入了依的生活。风与依的相识平淡无奇。那日,风刚搬到隔壁的空屋,可保险丝断了,便来向依借。

  涛知道依看到风时愣住了,因为涛也愣住了。风与涛长得出奇的像。只是眉宇间多了份成熟。涛看到依抱紧风叫他时,风莫名又尴尬的表情。忍不住大笑。依竟然也有此等愚笨的时候!从此,依和风便开始了似有似无的交往。

  风是个很体贴的男人。风常在依的住处出入,为依收拾房子,做出可口的饭菜,但从不过夜。涛就那么每天坐在衣服堆里,看着依擦拭涛的照片,将久置脏了的情侣衣洗干净,看风不厌其烦的听依讲涛和她的故事。

  婚礼那天,一身西装的风前来接依上婚车。涛不妒忌,他知道是时候离开了。涛转身走向阳台,在阳光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