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见鬼游戏之笔仙 > 详细内容

见鬼游戏之笔仙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31 次  点赞:1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见鬼游戏之笔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黄吉晓与向非是一个班的同学,非常要好。两个人有许多相同的爱好,喜欢打球,喜欢看或听灵异类的故事,电影,还有,他们都很喜欢猫。二人捡了一只纯黑色的流浪猫,取名叫小黑,养在宿舍里。为这事,他们没少跟来查宿舍的舍长阿姨吵架。

  这里是SN大学,黄吉晓与向非的所在的是艺术系一班,全班四十个同学,只有他们两个男生,有点阴盛阳衰的架势。

  礼拜五,上完下午最后一堂课,黄吉晓与向非走出了合堂,边走边聊着天。周末了,他们正商量着找个风景秀丽的地方好好玩玩,顺便完成老师布置的写生作业。

  黄吉晓道:“去我家吧,离这儿不远,傍晚的时候,我带你去村子后面的山坡上去写生,怎么样?”

  向非挠了挠头,道:“好是好,只不过,会不会麻烦你爸妈?”

  “他们都不在家,在外面打工呢。”说着,黄吉晓笑了笑,接着道:“就是家里没什么吃的,一会咱得去买点。”

  “那行,我去买吃的,你去带上小黑,回头咱在学校门口集合。”

  向非提了两瓶牛栏山,买了点熟食,又买了点水果,随着黄吉晓上了通往他们村的客车。

  黄吉晓所在的村子叫黄家庄,村子不大,看起来大概只有几十户人家的样子。二人下车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村子上空升起了炊烟,看起来挺祥和温馨的样子。

  黄吉晓带着向非进了家门,二人稍微收拾了一下,在院子里支起了桌子,摆上熟食酒菜,喝了起来。而小黑却是一时也不安分,一会蹿上墙头,一会又跳了下来,最后直接从门缝中钻了出去。

  正值盛夏,天气闷热的厉害,连偶尔吹过的一阵微风都带着些潮热的气息。黄吉晓的家离河边不远,还能清楚的听到此起彼伏的蛙鸣声,就是蚊虫太多,两人即使浑身喷遍了花露水,还是被叮了几个大疙瘩。

  二人正喝的畅快,这时,街门被敲响了起来,一个年轻的粗犷男声传了进来:“开门!,你丫的回来了也不告诉我声,赶紧开门!”

  向非一愣,这是谁呀,大晚上的砸人家门,还喊的这么猖狂。他抬头一看黄吉晓,却见这小子一脸苦笑,摇了摇道:“我发小,本来想明天去找他的,谁知道他这个时候来了。”

  黄吉晓站起身来打开了街门,随后进来一个五大三粗的家伙,脸挺白,光着膀子,下身穿着个老宽的大裤衩,呼啦呼啦的进了门,随着他的进门,也或许是街门打开了的缘故,院子里一下子凉快了不少。

  来人一把揽过黄吉晓的肩膀,嚷嚷道:“晓子,回来也不吱声,要不是路过你家,看见你院里亮着灯,我还不知道你回来了!”

  黄吉晓笑着道:“四哥,这不打算明天去找你的嘛,我今天带了个同学回来。”说着朝向非一指,接着道:“来来,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我同学兼舍友,向非。”

  向非站了起来,伸出手笑道:“你好,我是向非。”

  “啊,我叫黄四,晓子的发小。”黄四跟向非握了握手,笑道:“先前不知道你来了,让你看笑话了,我们从小都这么闹腾的,别见怪哈!”

  “不会不会。”向非道。

  这时,黄吉晓从屋子里又拿出一副碗筷酒杯,道:“四哥,既然来了,就坐下来一块喝点吧!”

  “行啊!”黄四也不客气,一屁股拍在马扎上,端起黄吉晓的杯子,直接一口干了进去。

  向非眉头一挑,这家伙也忒能喝了点吧,一口就干了!?那可是五十多度的牛二呢!

  黄吉晓看着目瞪口呆的向非,道:“别看他喝这么猛,一会就喝大了。”

  “谁?我吗?开玩笑,来来来,看看咱俩谁先醉?”黄四眼睛一瞪,又倒满了杯子。

  “我才不跟你拼呢,你喝大了爱撒酒疯,都没人敢拉你。”黄吉晓抬起杯子抿了一口,笑道。

  “滚犊子!”黄四佯怒,作势欲打,黄吉晓忙笑着摆摆手,道:“没事,四哥,咱这没外人!再说了,不就是上次喝酒的时候喝多了,大半夜去踹那瞎老太家的门了么?”说着,黄吉晓毫无形象的大笑起来。

  “扑哧!”向非一口酒直接喷了出来,喝多了去踹瞎老太家的门?你好歹去踹个寡妇门呐!

  黄四看着笑的前仆后仰的两人,脸色一阵发白,张了张嘴,却是没有说出话来,只是长叹一声,仰脖又是灌下一杯。

  “四哥,怎么了?”黄吉晓见黄四的神色有异,止住笑问道。

  “晓子,那瞎老太,死了。”黄四又是长出一口气,闷声道。

  “嗯?”黄吉晓一愣,道:“什么时候的事?”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这几天的事。”黄四点上一根烟,接着道:“瞎老太眼睛不好使,身边也没个人照顾,不知怎么就掉井里了,被发现的时候,都不知道在里面泡了多少天了。”

  一阵沉默,这瞎老太也真是个可怜人,无儿无女的,丈夫去世的早,剩她一个孤老太太,还因为生了眼疾,成了瞎子,若不是居委会平日里常去照料,送吃送喝,早就活不下去了。即使居委会照料,瞎老太还是活的很艰难,路过她家门口的人,经常会听到她的屋子里传出阵阵压抑的哭声。

  “好了,别提这些了。”向非见气氛有些沉闷,道:“人都死了,还说这些干嘛,来,咱哥仨走一个!”说着,端起了手中的杯子。

  “就是,四哥,来,干了!”黄吉晓也抬起了杯子道。

  黄四抬起头来,却是没有举起杯子,他翕动着嘴唇,半晌,终于端起杯子,一饮而尽,而后将杯子重重的磕在桌子上,咧了咧嘴,忽然道:“晓子,你说,这世上,有鬼吗?”

  黄吉晓摇了摇头,道:“说什么呢,四哥,哪有什么鬼?喝多了吧,别瞎想了。”向非也是摇头一笑,道:“反正,我没见过。”

  黄四用力抿了抿嘴唇,道:“我见过了,不,应该是听到了。”说到这,黄四的语调竟有些微微的发颤,手也有些发抖,几乎夹不住指间的烟头。

  “四哥,到底怎么了?”黄吉晓和向非止住了笑,互相看了一眼,问道。

  “这两天,一到晚上我都不敢睡觉。”黄四一仰头又是灌下一杯酒,道:“晓子,你知道,和你一样,我的父母也都出去打工了。从瞎老太死了以后,一到半夜,我家的街门就会发出哐当哐当的声响,就像是,就像是有谁在踹我家的门一样,还有人在门外喊我的名字,不过我一直没敢应声,我能听出来,那好像是瞎老太的声音。那几晚,我们家院子里那条狗,每晚都是缩在窝里叫唤了一宿,叫的都变了声,最后都叫哑了。”

  向非听得身上寒毛都竖了起来,打断黄四道:“这么悬乎?四哥,会不会是谁的恶作剧?”

  黄四摇头道:“不可能,瞎老太的声音,我不会听错。”

  黄吉晓也感觉的事情有些不对劲了,道:“这么说,真的有鬼了?就是那瞎老太?那她老找你干嘛?就因为你撒酒疯踹她的门?”

  “我不知道。“黄四扔掉烟蒂,又重新点上一支,夹在指间,火红的烟头在手中微微颤抖着。

  一阵令人难受的沉闷,谁也没有说话,或者说,是不知道说什么。

  “要不,把她叫出来问问?”向非忽然蹦出一句,他本来想说个玩笑话,毕竟此时的气氛太过压抑,可当他说出这句话后,却发现,气氛更压抑了。

  又是一阵沉默,黄四和黄吉晓都看着向非,神色复杂,一个满脸犹豫,一个满脸担忧。

  黄四忽然把手中的烟往地上一扔,道:“好!我就去问问她,为啥老缠着我。”说着,忽的一声站了起来。

  “四哥,你干嘛?”黄吉晓和向非也跟着站了起来。

  黄四深吸一口气,道:“晓子,向非说的对,我不能每天都这样提心吊胆的。把她叫出来,问问她,为啥这样缠着我,在这样下去,我都快要疯了!”

  黄吉晓瞪了向非一眼,站起来拍了拍黄四,道:“把瞎老太叫出来?怎么叫?把她挖出来?靠,别逗了,四哥,那是个死人,你就别折腾了。”

  “是啊,四哥,我刚才就是开了个玩笑。。。”向非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赶紧站起来道。

  “不,向非,你没错。”黄四摇了摇头,伸手抄起还有半瓶酒的瓶子,一扬脖灌下一大口,道:“我这就去,你俩跟我去不?”

  “我靠!”黄吉晓急了,赶忙拉住黄四,道:“四哥,你丫的真喝多了是吧,别在这撒酒疯了!”

  黄四一把甩开黄吉晓的手,道:“晓子,你不去,我不怪你,大晚上的往坟地跑谁都害怕,得,我自己去就行了!”说着转身大步朝门外走去。

  “四哥,你听我说!”向非一把拉住黄四,冲黄吉晓使了个眼色,道:“你要见那瞎老太,也不一定非要去坟地,是吧,晓子?”说着,冲黄吉晓眨了眨眼睛。

  “啊,对对,咱在这就行。”黄吉晓心领神会,配合着向非道。

  “嗯?你俩别蒙我!”黄四红着眼睛道,酒劲上涌,他只觉得头脑一阵发晕,仿佛天地都在不停的打转,几乎站不稳。

  “真的真的!”向非扶着黄四坐下,道:“我们可以用请笔仙的方式,把她请上来,到时候你想问啥就问啥。”

  “笔仙?”黄四挠了挠头,道:“怎么请?”

  向非见黄四已经相信,再次冲黄吉晓眨了眨眼,道:“晓子,赶紧收拾收拾桌子,咱开始请笔仙,直接把那瞎老太请上来,问问她到底为啥老缠着四哥。”

  请笔仙,民间流传的一种通灵仪式,二人相对,以笔为媒,以纸为引,借夜时阴气,唤来附近游荡的亡魂,与之沟通,不过仪式禁忌颇多,且鲜有成功者。传言,通灵仪式若半途中止,被唤来的亡魂便会化身厉鬼,取走参与者的性命,作为代价。

  黄吉晓把桌子收拾了下,铺上一张白纸,白纸上放了一支铅笔,而后在桌子的边缘点燃一支蜡烛。他心里压根不信这种东西,老觉得用一支笔就能跟死人说话,那纯属扯淡!也正因为不信,所以不会有害怕的感觉,只是把这当成能哄住撒酒疯的黄四的一个游戏而已。

  向非与黄四坐在桌子的两边,分别伸出左右手,手指相互交叉于桌子中间的位置,而后将铅笔从二人指缝间插入,触于纸上。黄吉晓则是坐在桌子的另一面,饶有兴致的看着煞有介事的二人。

  “四哥,准备好了么?”向非看了看黄四道。

  黄四晃了晃有些发木的脑门,道:“嗯,开始吧!”

  向非斜眼看了看黄吉晓,作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口中念道:“笔仙笔仙快出来,笔仙笔仙快出来。”

  黄吉晓看着眼睛死死盯着笔尖的黄四,心中不由得好笑,这喝醉的人就是好忽悠,只是简单的做做样子,就能把他哄住了。到时候,向非操控着笔随便划拉几下,随便忽悠忽悠黄四就OK了。

  夜风拂过,竟带其丝丝冷意。桌子边上的三人忽然感觉桌子震了一下,就好像是谁不小心碰了一下桌子,紧接着,黄四神色一紧,只见那笔尖慢慢的动了起来。

  “来了么?”黄四咽下一口唾沫,有些紧张的道。他抬头看向对面的向非,却发现向非正一脸愕然的看着自己。

  “四哥,是不是你动的?”摇曳的烛光下,向非的脸色忽明忽暗,额上的冷汗慢慢的冒了出来。他看着面色紧张的黄四,却忽然感觉心头一阵狂跳,他妈的,该不会真的。。。请来笔仙了吧!

  这时候,黄吉晓也看出来事情不对劲了,铅笔在纸上漫无目的的划拉着,描出一条毫无轨迹的凌乱笔画,可看看向非与黄四的表情,一个是看似慌神了,出了满头的大汗;一个是紧张的不成样子,满脸煞白。

  “向非,是你么?”黄吉晓心存侥幸的问道,却看到向非脸上挂着一副就要哭出来的神情,冲他艰难的摇了摇头。

  “瞎老太,是你来了么?”黄四也是紧张的不行,却仍是记得今晚请笔仙的目的。

  “哗……哗……哗……”铅笔在纸上慢慢的移动着,在纸上留下个触目惊心的字----是!

  竟然真的把瞎老太请来了?这怎么可能!黄吉晓与向非顿时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心头狂跳了起来!请笔仙这游戏,二人曾在宿舍中玩过,从没成功过,以至于他们把这游戏当成是骗人的把戏,谁知道,今天却真的召来了那瞎老太的亡魂!

  “喵呜……”黑夜中,不知从哪儿传来一阵凄厉尖锐的猫叫,有如孩童啼哭,如刺般钻入三人的耳中,令三人又是周身一阵发寒。

  向非只觉得手中的铅笔上传来一阵刺骨的冷意,慢慢的顺着手臂向上蔓延,所过之处,寒毛全都直愣愣的竖了起来。

  向非转头看了看同样脸色煞白的黄吉晓,却忽然发现,跳动的烛火下,正双臂环抱的黄吉晓身后,正贴着一个有些透明的伛偻的身影,灰色的衣服上不停的滴落着水滴,满面褶皱,一缕灰白的头发贴在额前,瞪着两只发白的眼珠子,阴笑着伸出枯瘦的手,正放在自己与黄四一同握住的笔上!

  向非几乎要叫出来,周身顿时如筛糠般抖了起来,天呐,我看见。。。鬼了!

  “瞎老太,你为什么要缠着我?”黄四的酒劲去了不少,已经清醒了几分,他心里虽然很是害怕,却也很清楚,现在大家已经是骑虎难下了,索性先问完再说。

  瞎老太的身形随着黑气而渐渐变淡,面上的戾气也随着慢慢消散了,衣服重新变得灰白。慢慢的,乌云退去,月光重新洒了下来,月光下,伛偻的瞎老太一脸茫然的样子,依旧是满脸褶皱,两眼煞白,却已经是不再狰狞,此时,她的身形几乎透明,仿佛随时都会消散一般。

  “咳……咳……”此时的黄四才缓过气来,他剧烈的喘息着,贪婪的呼吸着,而后,突然笑了起来,我还活着!

  月凉如水,院子中重新恢复了安静。三人一鬼默然对视,一时间竟没人打破这沉静。

  良久,黄四慢慢上前,尽管眼睛惊惧未去,却仍是颤巍巍的冲瞎老太深深鞠了一躬。他心里清楚,今天这事,完全是因他而起。

  瞎老太瞪着白色的眼仁看着黄四,许久,嘴角上牵,竟露出一丝笑意,只是这笑已经不复先前的阴翳狰狞,反而有些释然的样子,她再次看了一眼黄四身旁的黄吉晓,道:“黄四,你有一个好兄弟。”而后转身消失在黑暗之中。

  天际泛起了鱼肚白,村中已经鸡啼四起。向非俯身抱起小黑,轻轻的婆娑着。小黑却是眯起眼睛,一脸享受的样子。

  第二天,向非与黄吉晓回了学校,又开始了跟往常一样的大学生活。只是,那只叫小黑的黑猫,不知什么时候跑丢了,再也没有回来。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