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我好饿! > 详细内容

我好饿!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红彤彤⌒太阳  阅读:204 次  点赞:1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我好饿!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在黑龙江省中南部,有一个叫方正县的地方,名字久不经传,然而,这里却是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后开拓团难民聚集的地方。据上一辈的老人们说,在这块弹丸之地,饿死、病死、冻死、自杀死,以及被苏联红军残杀的日本人多不胜数。所以,一到了入夜,人们都会紧闭门户,因为外面大街上有许许多多枉死的阴魂在游荡。

  那么,什么是东北开拓团?从1905年到1945年间,日本政府为了配合关东军侵华,极力游说大批日本贫下中农移民到中国东北这一片“王道乐土”,以极低的价钱强行收购田地,挤兑中国本地农民。这些日本开拓团民,刚来的时候一个个眼睛长在额头上,以大禾民族、高等民族自居,欺压中国人。

  然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裕仁天皇在广播上宣读投降诏书的时候,他们一个个都傻了。想回去日本吧,政府根本没有向他们发出撤退的通知,更没有安排轮船飞机运送;去找关东军寻求保护,人家不理不睬,只顾着自己逃命;继续留在中国吧,作为首先发动侵略战争的战败国的弃民,其命运可想而知——没房子没田地不说,什么时候碰上国军、共军、民间抗日力量或者苏联红军,一定死得很难看……无奈之下,这些日本难民只好跟随他们的团长到处逃亡。时值严冬,在零下40度的方正县内,饿死、病死、冻死的日本人数以万计,还有因为绝望而自fen、上吊、服毒自杀的……

  由于尸体太多,看着太可怜,出于人道主义,中国老百姓于是动手挖坑掩埋,免他们死后暴尸荒野。说起这些往事的老人们,当时都只有十来岁,有不少亲手埋过日本难民的,都说这地方鬼气一下子变得很重,特别是在入夜之后。

  ……

  一晃眼,半个世纪过去,方正县已经不复是当年的落后小县城。

  只是,最近发生的一连串怪事,令这个小地方变得人心惶惶。

  (一)

  蓓蓓是方正县某小学的六年级学生。一天傍晚,她做完值日,回家路上天色已经黑了。一个人走在黑魅魅的马路上,颇有些碜人。

  突然,她发现前面不远处的路灯下蹲着一个小男孩,正在垃圾箱里捡剩饭吃。借着微弱的灯光,蓓蓓看到这小男孩不过三四岁,穿着破破烂烂的灰色和服,虽然瘦得只剩一把骨头,但脏兮兮的小脸上仍然流露着可爱的童稚。

  就象一只瘦弱的流浪猫,小男孩蹲在垃圾箱旁边,正大口大口地吞食着一盒剩饭。

  实在太可怜了,蓓蓓看着不忍心,便掏出一包零食递了过去,说:“小弟弟,这个给你!可好吃啦!”

  小男孩伸手接过零食,一眨眼功夫全部倒进嘴里,嚼几下就咽肚子里了。他清亮的童声说道,姐姐,我好饿!

  微弱的路灯下,蓓蓓发现他脸上的肌肉慢慢腐烂脱落,眼窝深陷,脸上开始长出一块块褐色的尸斑。

  “我好饿!”小男孩边说边伸出枯瘦尖削的双手……

  第二天一大早,去上班的人们在路边发现了蓓蓓的尸体。经法医检验,她是死于肾上腺激素突然分泌过量,简单来说,就是吓死的;而且,她手臂和小腿上的肉,不知被什么东西生生地咬去了一部份。除此之外,凶手竟然没有留下一点点蛛丝马迹。

  警方只好把这列为悬案。

  (二)

  朱建国是县里一家小饭馆的老板,和老婆一起经营。平日里,小饭馆傍晚8点钟打烊。

  一天傍晚,朱建国刚结好帐,正要跟老婆锁门回家,突然外面进来一个穿灰色和服的小男孩,才三四岁,长得瘦骨嶙峋,全身脏兮兮破破烂烂。朱建国大喝一声:“喂!快给我滚出去!”

  小男孩并不害怕,只是不断地说道:“我好饿!我好饿!”

  “管你的!我这是饭馆不是收容所,”朱建国还在大喝:“出去!别弄脏我的地方!”

  “我好饿!我好饿!”小男孩仍然不肯走。

  朱建国正要动手撵他,突然,他注意到小男孩的脸起了变化……

  第二天一大早,晨练的老人发现店老板夫妇死在地上,瞪着眼、张着嘴,死状十分可怖。经法医检验,两人同时死于肾上腺激素突然分泌过量(就是吓死);手臂、小腿上的肉被生生地咬去了一部份。除此之外,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又是一桩无头案。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