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被鬼附身的那一夜 > 详细内容

被鬼附身的那一夜

分享到:
关闭
作者:我会保护  阅读:104 次  点赞:7 次  鄙视:6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被鬼附身的那一夜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指缝很宽,时间太瘦,时间悄悄地从指缝间溜走。转雅间,那件事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三年有余,现在回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

  鬼,听别人说,就像爱情一样,你信则真诚,不信则虚无,在上大学那几年,虽然学校中流传着各中各样地鬼怪故事,但真正碰见的人却恨少,而我却曾遇见的不再是道听途说的鬼怪,而是切实的发生在我生命中的.......

  记得,在药科楼值班那夜,月光如水,静静地洒在校园里,周遭变得娴静而安详,我站在药科楼的6楼俯瞰沉睡在夜色中的校园,那一栋栋医学院里特有的白绿相间的水泥建筑,斑驳的墙面,水泥铺就的地面在这样暗黑的夜里总有种诡秘的味道。

  我来到走廊的窗前,将实验室楼道里的窗户微微地打开了一点,以便午夜的风能让自已清醒一点。这已经是自己在实验室里值班的第七个晚上,以前的每个晚上自己都在别人走后,听听音乐,翻翻闲书,温习一下明天老师授课的内容,就睡意袭来,很轻松的度过在药科楼值班的每一个夜晚。但今夜,不知怎地,总感觉心里装着又一块很大的石头一样让我惴惴不安。我失眠了,午夜12点了,毫无睡意,徘徊在走廊中我在想怎么度过这漫长的夜。

  这时,教学区里的路灯已经全部暗黑了下来,只能隐隐约约看见远处生活区里的若干个宿舍流淌的灯光,走廊中很静,落针可闻,我踏着小碎步敲打着地面,极度无聊地走过来走过去。时间在无声无息间过去,暮色沉沉的校园中散发着诡秘的味道,打开手电,看了看手表,1:34,多不吉利的数字。我心里不禁嗔怪道,这大半夜的遇到鬼怎么办,每天这时候,值夜班的保安大叔,总会很守时的去每个楼层查一下是不是有什么遗漏的东西,或着看看是不是有那个不速之客,来盗取药科楼的各种器材。

  但今夜,等了好久也没见到保安大叔上来,我心里不禁嘀咕到“保安大叔,真不靠谱,也学会偷懒了。正当我准备拿学校的规章制度来好好衡量一下保安大叔的职业道德时。突然楼下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咣.......咣.......咣......“。心想,原来我错怪保安大叔了,保安大叔他不是不尽责,只是来迟了罢了。

  瞧向窗外,外面漆黑一片,走廊的玻璃上只显现出自己满是胡渣的脸,我凑进了玻璃,愈发清晰的看着玻璃中的自己,突然,玻璃中的自己感觉扭曲了一般,变得朦胧,模糊起来,再定睛瞧去,窗户中的“自己”怎么变得这么陌生,我有点惊骇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心想一夜之间,我不会一下子沧桑了这么多吧。那张脸,出奇的苍老,眼神空洞乏力,紧紧地贴在玻璃上,我意识到了什么,不对。玻璃中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我惊骇的朝后退去,大声喊着“谁,谁,你是谁,大半夜的你在外面干什么?”

  周遭一片沉寂,没有人回答我,喊声撞击在墙面上,只传来一阵阵的回声,我突然间想到:“不对呀,楼层外面是悬空的,哪里有立足点,怎么可能有人站的住?”

  想到这儿,我愈发的感觉到事有蹊跷,我哆哆嗦嗦的重新按亮了手电,朝窗外照去,竟然发现外面空无一物,还是一望无际的黑暗。心中的惊惧感顿时缓和了不少,只听到,楼下还是传来一阵阵的“咣.....咣.....咣.....”皮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我朝楼下喊道“保安大叔,保安大叔,是你吗?”

  没有人回应我,感觉到自己的声音淹没到一片的黑暗中,除了幽深的走廊,森白的墙面,周遭还是那么安静。我走到洗漱间,打开水龙头,试着用凉水去清醒一下昏昏沉沉的大脑,清水的彻骨清凉洒在额头上,顿时间感觉到精神了好多,洗完后,刚准备去关水龙头,突然感到头顶有一丝冰凉掉下来,它滴落在头皮上,慢慢顺着脸颊流了下了,墙壁的镜子中的自己竟然满脸血污,我抬起头,看着刚刚液体掉下来的地方,发现墙壁上有的一根破落的水管不断的滴落着鲜红的血,慢慢地便注满了一池的水漕。

  无边的恐惧保围着我,我拔腿向楼道跑去,转眼间看到药科楼储备室的地方有个白色的身影站在那里,我嘶声呐喊道,“喂,同学,你在干吗?快过来,我们去找保安大叔,好像有人自杀,顶楼的水管中在冒血。”而这时,我浑然忘了这时候哪还有同学在这边。

  那个白影缓缓的转过了脸,我终于看清楚那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他缓缓地朝我走过来,阴测测地看着我,笑着说道:“你在叫我吗,你是让我过去吗?”说着,身形便缓缓地移动开来,朝我这边走过来。

  突然,我感觉到身体一震,好像有什么东西进入到我的躯体中一样,接着我听到了从我的喉腔中,发出的不属于我的一个女子的声音:“刘强,是你呀,好久不见了,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是这么阴魂不散,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在阳间的时候是这样,到了阴间你也是这样?”那声音断断续续的从我的喉咙中发了出来,我甚至能感触到那声音中隐藏着的激动。

  那白影离我越来越紧,终于在我两步开外的地方停了下来,他的眼神变得迷离起来,虽然血肉模糊的脸让人不寒而栗,但他的眼睛却是那么清澈。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