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马连山系列之看瓜 > 详细内容

马连山系列之看瓜

分享到:
关闭
作者:重口味℡  阅读:15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马连山系列之看瓜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村里一户姓李的人家在山上种了几亩西瓜。到了夏天最热的时候,西瓜也熟的差不多了,可以上市了。那天李老汉去地里干活,发现西瓜有被摘过的痕迹,还有的被踩的裂开了。李老汉寻思着可能是晚上有人来偷瓜。

  这天他回到家以后,就把儿子李小牛叫了过来,嘱咐他让他今晚去山上看瓜。李小牛一脸的不情愿,就对李老汉抱怨道:“爸,那个地方那么偏,谁晚上没事会往那里跑。俺们瓜地南面就是一片坟地,我一个人哪敢在那待。“你个怂娃,胆子怎么那么小哩!不去个人看着,得少卖多少钱。再说那几个坟堆子有啥好怕的,你老子像你那么大的时候,还在坟堆里睡过觉哩!”李老汉把他儿子臭骂了一顿,随后又让老伴收拾了一下铺盖。

  得了,李小牛也犟不过他老子,只好硬着头皮,抱着铺盖卷出了门。他把铺盖绑在自行车后座上,又到屋里把他爸存的酒装了一瓶,又随手抓了几把花生米塞进口袋里。准备好以后,李小牛就骑上自行车往山上去了。这时候太阳已经慢慢落山了,远处天边一片醉人的陀红,李小牛的心情放松了不少。他用力的蹬着着车子,车子在土路上飞奔着,不时扬起一阵尘土。等到了地方,李小牛热的满头大汗,衣服也湿了,他放好车子,索性脱掉衣服跳进地头的小河里洗了个澡。洗完以后整个人都觉得舒爽了许多,他穿好衣服,拿出带来的酒,又从地里摘了个西瓜。就这样他边喝着酒边吃着西瓜,还时不时的往嘴里塞几颗花生。等他喝的差不多了天也黑了,于是他又收拾了一下铺盖准备睡觉。他把带来的席子用绳子把两头分别栓在两棵树上,做了个树床,然后爬了上去盖上毯子,准备借着酒劲好好睡上一觉。

  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在山上干活的人已经早早的回家了。周围很安静,只有轻微的虫鸣声。李小牛压不住酒劲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到了半夜温度降了很多,李小牛下意识地把毯子往身上裹了裹,然后又砸吧着嘴睡了过去。不一会儿,他在睡梦中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肚子上来回摩挲,慢慢的勒紧,勒的他几乎喘不过气来。他猛的睁开眼,发现一条碗口粗的蟒蛇正盘在他身上,抬着头对着他吐着信子。突然,蛇头猛的朝着他的脸扑了过去;他条件反射的用手挡了一下,却什么也没碰到。他以为蛇头要咬到他的时候,才发现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他定眼一看,原来身上什么也没有。“呼……”,是场恶梦,李小牛吓了一身的冷汗,他从席子上下来,走到河边洗了把脸,然后又回去准备接着睡。他刚闭上眼,突然听到微微的哭声。他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那哭声好像越来越近了……这时,他猛然坐了起来,想看看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借着月光,他顺着哭声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一个红色的身影正慢慢的从坟堆那边朝他走了过来,不……李小牛揉了揉眼睛,那个身影不是在走,而是慢慢的飘过来……而且离他越来越近。这时候李小牛才看清,那是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女人,披散着长长的头发遮住了脸。那个女人飘的越来越快,眼看就要到李小牛的身边了。李小牛这才反应过来,大叫了一声“妈呀!”,连鞋都顾不上穿,就跳了下来,拼命的顺着山下的路往家跑。

  第二天李老汉再让他去山上看瓜的时候,李小牛死活都不肯再去,他说山上闹鬼,打死他他也不去了。李老汉白天在地里干活的时候,发现西瓜又被糟蹋了不少,晚上吃过晚饭就自己过来看瓜了。

  天色已经黑的差不多了,朦胧的月光洒在瓜田里,虫鸣声此起彼伏,李老汉躺在树床上,打开一台半新的收音机,正惬意的听着里面唱的黄梅戏。信号不是很好,有时断断续续的,有时还有杂音,但李老汉听的很入迷,一直听到了半夜,他实在熬不住了,在树床上打起了呼噜。李老汉富有节奏感的呼噜声跟周围的虫鸣声交相呼应,仿佛是在演奏着交响乐。忽然,呼噜声停止了。李老汉只觉得脖子里直灌冷风,就把身子往毯子里缩了缩。可是冷风还是往他脖子里钻,最终他还是被冻醒了。他睁开眼,打了个哈欠。“怎么脖子这里还是有凉风。”李老汉朝着冷风吹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在微弱的月色下,他看到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正低着头对着他的脖子吹着气,她那长长的头发遮住了脸,一根长长的舌头低垂在胸前。“啊!”李老汉大叫了一声从树床上摔了下来。惊恐之余他再向那女人看去。那个女人不见了!李老汉又慌忙的看了看周围,除了寂静的夜色,什么也没有。正当他在回味刚才发生的那一幕的时候,一阵隐约的哭声传了过来。李老汉敏感的神经再一次被刺激到了,他连忙回头去找那哭声的来源。最后他发现哭声是从瓜田里传过来的。李老汉想起来自己来的时候从家里带了一个手电筒,他在树床上摸了半天,终于摸到了。他打开手电筒,朝哭声那里照了照。哭声并没有停止,声音似乎比刚才更大了。李老汉打着手电,心里忐忑的慢慢地往那里走了过去。快到跟前的时候,他终于看清了,那是一个女人。那女人蹲在地上,手里拿个东西正一下一下的砸着西瓜,边砸边发出哭声,只是她……穿着一身红色的衣服,长长的头发一直垂到腰际。李老汉想起了刚才的那个女人,一直对着自己吹气的女人。他猛的一转身撒腿就跑。李老汉喘着粗气拼了命的在瓜田里狂奔,沿途踩烂了几个西瓜,他也顾不上许多了。只是那个女人的哭声却一直在他耳边响着,好像还越来越近……等他跑到地头时实在跑不动了,就停了下来大口的喘着气。他还没喘几口气,就感觉到了背后的一阵凉意,他惊恐的转过身去…… 那个女人就站在他的背后,长长的头发遮住了脸,一根长舌头耷拉着,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哭声。李老汉吓得腿都软了,他刚想抬腿继续跑,那个女人就朝他扑了过来。

  第二天早上到了吃早饭的时间,李小牛见自己的父亲还没回来,就骑着车子到山上去找他。等到了地方,他喊了半天见没人答应,就到瓜田里去找。他发现自己的父亲正蹲在瓜地里,拿着把刀在那剁着西瓜,边剁嘴里还念叨着:“叫你不让我吃!叫你不让我吃!”李小牛又喊了几声,他父亲还是不理他。李小牛心想自己的父亲该不会是中邪了吧,想到这里他又连忙回到村里找人帮忙。我们村唯一能处理这种事的只有我连山叔。连山叔来到瓜田里,看到李老汉这副摸样,边掏出一张符来,念了几句咒,随后把符化进水里,接着让几个壮汉把李老汉按住,硬生生的把符水灌进了李老汉的嘴里。李老汉这才清醒过来。

  李老汉虽然清醒了,但是经过这件事以后他还是生了一场大病,大半年才缓过来。后来连山叔给我讲了这件事的时候,我问他那个女人是谁。他说他在那块瓜田附近发现了一座新坟。后来才知道坟里埋的是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是邻村一户人家刚娶的媳妇。这个新媳妇一进门就跟婆婆不和,有一次婆婆买了一个西瓜背着她和儿子偷偷吃完了,她知道真相后一气之下上吊自杀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