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夺舍狗头人 > 详细内容

夺舍狗头人

分享到:
关闭
作者:清唱那情歌  阅读:155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夺舍狗头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浓浓的酒味混合着阵阵狗肉独有的香气,弥漫于房内。

  醉意涌来,曹爽摸了摸涨得有些滚圆的肚皮,响响地打了一个饱嗝,而后向着床边靠去。这是他半年来吃得最爽、最饱的一顿。

  “唔……”刚上床,曹爽便发出一声舒服的叫声。这酒的后劲十足,他仅仅喝了一瓶,便醉成这幅模样,要是再来个两三瓶,估计得当场晕死。

  突然,曹爽眼皮一热,竟是有着一滴液体滴在了他的脸上,带给他一种湿润的感觉。

  曹爽伸手将其拭了下来,放在鼻前闻了闻。顿时,一股血腥味伴着恶臭传入鼻中。

  曹爽一惊,猛地从床上弹跳下来,醉意瞬间全无。

  那是一滴献血,准确地说,是一滴狗血,其中还在散发着热哄哄的血腥味 ,闻起来却成了一股恶臭。

  用着警惕的双眼将整个房间扫视一篇,再看看头上的天花板,并无异样,曹爽一颗提着的心这才略微松了下来。

  摆了摆脑子,曹爽来到床前,将床下一个麻袋拖了出来。一股血腥味随之传来,只见麻袋的边缘,满是鲜血。其中装着一具狗尸,仅有三条腿。少了一条后腿。那条后腿,已经被曹爽吃掉了。

  这只狗很肥,是同村居民王老头儿养的,王老头儿年过八旬,是个老光棍。平日间,除了做些农活外,王老头儿整日都是与这只肥狗为伴。

  王老头儿为人很吝啬,就算芝麻大点便宜,也不会让别人占到。

  然而,对自己的肥狗,王老头儿十分大方,一些好吃的东西,自己舍不得吃,都是留给肥狗。让人意外的是,这肥狗十分人性化,似乎懂得谦让,好东西总是只吃一半,剩下的一半,宁肯让其腐烂,也不会去吃。

  这让村民们好奇的同时,对王老头儿与肥狗产生了深深的恐惧。再加上王老头儿的吝啬,村民们都不愿与他打交道,见到肥狗,也是纷纷避开。都说肥狗是鬼魂。

  曹爽倒是不信邪,反倒看上了那只肥狗的一身精肉。今天下午,他特地布置了一些陷阱。顺利将此狗抓住,使之成为了自己的晚餐。

  “呼……呼呼……”阵阵狂风吹进木屋,曹爽思索一番,从屋中找出一根粗大绳索,将麻袋口捆紧。而后肩抗狗尸,打开木门,朝着屋外走去。

  阴风阵阵,透过木屋间的缝隙,发出一阵阵尖锐刺耳的声音。曹爽背着狗尸,借着月色,来到屋后的一片密林中。

  放下尸体,曹爽已是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这狗去掉一只后腿,重量竟在半百斤以上。

  顾不得感叹,曹爽找了一处隐秘的灌木丛,将狗尸藏入其中。又找了些树枝遮掩,感觉甚是隐蔽。曹爽这才放心离去。

  回到家中,曹爽心中格外轻松。先前消退的醉意也渐渐涌来,曹爽眼皮渐渐沉重,脑子也开始模糊。不知不觉便陷入沉睡。

  清晨,太阳东升,万道霞光照射之下,曹爽仍旧熟睡床头。鼾声回荡,屋内的酒肉味道依然浓烈。

  “啊!救命……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突然,躺在床上的曹爽张口大喊,身体在床上来回滚动。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传来,将曹爽从梦中惊醒。曹爽猛地从床上坐起,心中惊魂未定。快速环顾了下四周,梦中的场景俱是在这一刻消失,曹爽庆幸地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砰!砰!砰!"沉闷的敲门声再次响起,曹爽连忙穿衣下床。将木门打开。

  门外站着一个老人,他身材佝偻,面容枯黄,须发皆百。此时,老人驻着一根朱红拐杖,静静站在门外,眼睛则是冷冷地盯着曹爽。

  这老人正是王老头儿。

  “小子!我家大黄狗呢?”没等曹爽开口说话,王老头儿已是历声喝问。他虽然年老体迈,身音却如滚滚雷鸣,震得人心神发颤。

  知道事情不妙,曹爽强制让自己镇定下来,看向王老头儿,道:“怎么,王伯,你家大肥狗不见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