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收魂者 > 详细内容

收魂者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美丽谎言  阅读:65 次  点赞:1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收魂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东北有个村儿,叫杏花村儿,名字不错,村子也很古朴。村中的村民大多淳朴厚实,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杏花村没有通电,家家点的都还是煤油灯,每到夜里,家家为了省油,都会早早地睡下,所以一到夜里,屋外就特别黑,赶夜路对于那里的人们来说。就是一件无比痛苦的事。

  村中有个捡骨者,也可以称之为收魂者。这个行业很少为人所知,因为太少人干这个,太恐怖。捡骨者会为人所托,去坟地捡骨,安葬,继而收魂,最后超度。荒山野岭,千里孤坟,甚至尸骨遍野,满目苍夷。看见孤魂者,曝尸荒野,捡骨人也会不忍,将其收回。

  杏花村的收魂者全名没人知道,每每人家问他叫什么的时候,他都会说:“叫我葛老头就是了”,也就暂且只知道他姓葛,其他,一慨不知。

  葛老头只有一个儿子,没人见过他老婆,或者家里其他人,天天就带个儿子上山,下山。

  村儿东头有寡妇,姓张,生了个儿子,寡妇疼爱这儿子的心,是可想而知的。这天夜里,张寡妇领着10岁的儿子来找葛老头。

  “葛大爷,葛大爷,快开门啊,葛大爷!”葛老头的门外,张寡妇把门拍得哐哐直响,恨不得拿个斧子,直接来个劈门。

  “来了,等等。”葛老头披了件衣服就走了出来。

  “张家他嫂子,半夜的,什么事儿啊。”葛老头两手抓着衣服的衣领,往身上把衣服紧了紧。

  “葛家大爷,你快给我儿子看看,他今天去外面玩儿,回来后就这样了。”张寡妇手里拽着10岁的儿子。只见那男孩儿此刻两眼呆滞,口齿歪斜,口水不断从口腔里流出,脑袋耷拉在一边。

  “张家嫂子,你试着叫他一下。”葛老头看着那男孩儿的情况不对,赶紧让张寡妇叫下他儿子。“狗蛋,狗蛋,疍儿啊,你快醒醒啊,快回答妈啊,别吓妈啊。你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啊,就这么一个苗儿。”说完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且说那孩子的反应,任凭他娘怎么呼唤,就是那个表情,那个口水,那个呆滞的眼神。顺便很给面子地嘿嘿笑两下,笑得在场的人都心凉半截。

  “张家嫂子,今天他去哪了?”葛老头看完男孩儿的奇特表情后,严肃地问他娘。“今天,狗蛋和隔壁的驴蛋去了后山玩儿(哎,我也很抑郁这农村的名字,搞得这些孩子都不是人类的小孩儿似得,都是狗和驴的),在后山的那片林子,驴蛋和狗蛋失散了,后来,驴蛋回来,说找不着狗蛋,我才上山去找的,最后看见我家狗蛋坐在草丛里傻笑,一直是这个表情,就没正常过!”男孩他娘担心地看着孩子,“葛大爷,怎么办,这孩子这样……”

  “恩,我翻开他的眼皮。瞳孔无神,略放大,神智不清,这是丢魂了。”“丢魂?”张寡妇不明白。“恩,魂是木性,魂易清扬,魂易沉降,漂浮不定,小孩还不定性,所以更易丢魂。”葛老头解释道。

  “张家嫂子,狗蛋很有可能被勾走了三魂中的一魂,七魄中的一魄,魂不附体,魄不归位,恐怕有麻烦了。张家嫂子,你可还记得后山有什么吗?”老个头十分严肃地看着口眼歪斜的男孩儿。“葛大爷,你是说后山的‘万婴壑’难道……天呐,葛大爷,你可一定要救救狗蛋啊!”

  葛老头和张寡妇讲的“万婴壑”指的是后山的那片尸骸遍野的丘壑。这都是农村封建思想的恐怖结果。农村重男轻女,好多人家发现生产出的是女婴,就会抱到“万婴壑”中丢弃。那个深深的沟壑,丢弃了无数的女婴,丢弃女婴的人家,认为这样不土葬,而选择自生自灭的天葬,是可以为死婴升天超度的。

  所谓天葬,就是将婴儿脱光衣服,扔下深深的沟壑。山间的乌鸦,便会成群飞来,啄食死婴。死婴被乌鸦啄食,乌鸦飞上天空。那些人就认为,这样可以减轻罪孽,因为他们帮孩子升往极乐世界了,这想法真的而很荒谬。

  “现在当务之急是把狗蛋那跑掉的一魂一魄找回来,不然狗蛋只有2个结果。轻则,傻一辈子,重则,直接剩下的魂与魄都被带走,回天乏术啊。”葛老头摇了摇头,看了看着急得犹如锅上的蚂蚁似得狗蛋他娘。

  “张家嫂子,我们今晚必须去把那魂魄带回来,你们等我一下,我去准备点东西。”说完,葛老头进屋去,留下了葛老头的儿,张家寡妇,还有不停流哈喇子的狗蛋。

  一会儿,葛老头从里屋出来,手里拿了几样东西:一个脸盆,脸盆里面放着一个瓷器的汤勺,汤勺里面放了香油,香油里面插了一根灯芯,灯芯被点着了,另外,在灯油的对面放了一面镜子,镜子朝外照着。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