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归来 > 详细内容

归来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她这也不会  阅读:147 次  点赞:2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pda7.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归来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不知母亲身体是否安好,不知孩儿读书是否努力,已经在外工作快一年的赵强斜倚在火车床边,此时已是凌晨一点,他却全无睡意,在火车那昏暗的灯光下,思念着家人。窗外一片漆黑,玻璃上时时映刻的影像上总是有一片雪白,模糊不清。

  凌晨三点,在列车员提醒下,赵强挎上了行李下了火车,行走在站台上,不经意望向了自己曾坐的位子,上面已经坐上了一个一身白衣的女子,女子似乎在注视自己一般,冰冷的眼神,嘴角却带着浅笑,在这寒冷的夜晚,不禁让赵强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搓了搓手,赵强赶紧离开了站台,不敢再去触碰那般眼神。

  离开出租车时,已经凌晨四点半了,剩下的路得自己走完了,在那熟悉的小道上已找不到那亲切的感觉,隐隐有种恍惚的感觉,似是双腿被拖拽着一般,要入土了!寒冷的风吹来,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不觉间,赵强卯足了气力,向家的方向奔走而去,一路上那寒风伴着凄厉的猫头鹰哀嚎声直让赵强七魂走了三魂,忽然,一个趔趄,赵强向前摔去,浑身似是散了架去,摸摸额头感受了粘稠的液体,赵强挣扎的起身,抬头的刹那,一片雪白映衬在眼前,再向上望去,赫然是那列车上的女子,依旧在注视着自己,笑容里更多了分冷意,赵强浑身发软,喉咙似是被掐住一般发不出一点声音,在绝望间,一片微弱的灯光晃晃悠悠的向自己这般而来,还伴着母亲轻轻的呼唤,此时,那白衣女子也已消失不见,赵强爬了起来,拎起行李急忙向前迎去,一把握住了母亲的手,拉着年幼的儿子在母亲的不住问候中向家中赶去, 一路上总感觉在黑暗中隐藏着一双锐利的眼睛在窥视着自己。一身鸡鸣响起,凌晨五点四十,太阳从天边冒出了头,隐隐有了些光芒,此时也到了家门,赵强心中也便安稳了下来。

  一路劳累,问候完母亲也便上床睡觉了,醒来时已是上午九点三十时,吃着母亲做的饭,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问了一些村里的事,和母亲聊着天,看着乖巧的儿子,心中也便把昨夜的事放下了,应该只是意外看见了不干净的东西吧,赵强不再多想。吃完饭,在母亲的催促下,按照习俗赵强得去上坟了,一年没回,母亲身体不好,儿子年幼,祖坟上早已长满了杂草,赵强拿着镰刀锄头将杂草处理干净,在祖坟前默默地向先辈们赔不是,当收割到祖坟后腰时,突然脚下一陷,一条腿陷进了洞里,赵强连忙爬了起来,借着日光向洞里看去,隐隐能看见里面漆黑的棺材板,旁边还零散着几根人骨头。该死的狗獾居然刨到我家祖坟来了,赵强低声咒骂着。用锄头重新将洞填上,上完坟赵强便提着东西回去了,浑然没注意祖坟上正坐着一个老者,抽着烟,静静的目送着他离去,眼睛里有着难掩的忧伤。

  夜晚,赵强和母亲闲聊中讲起了在外的日子,当提及回来的路上见到的女子时,母亲突然站了起来,浑身颤抖着,让赵强别再提了,赵强很是意外,难道那不是凑巧的遇见吗?难道有什么隐秘?那女人真的是来找自己的。赵强的心再次提了起来,他追问着母亲,耐不住他的追问,母亲断断续续地讲了起来:“那是今年的六月份,黑子从外面带回了一个俊俏的媳妇还有一个孩子,也便是那女人和她的孩子,起初一家人生活的很好,突然有一天,黑子家里响起了哭天喊地的吵闹声,村里人都聚集了过去,到了黑子家门口,只看见那女人满脸是血倒在了地上,旁边还有一个已经冰冷的孩子的身体,那女人低喊着救命,但是,村里人都碍着邻里面子,加上也对这种事也不好插手,便没人站出来去帮一下她,最后那女人死了,带着怨恨的眼神死去的,后来村里便隔三差五的边有人死去,有的是喝药,有的溺死,更有的在汽车的路上发生车祸身首异处,村里的孩子经常看见有一个女人在夜晚的来临时在村中出没,后面跟着那些死去的人,大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不正常,便想起了那个女人,便去询问黑子,谁知黑子在回工地的路上已经身亡,从黑子弟弟的口中才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原来女人的前夫和黑子一起工作,黑子看上了那个女人,便在一次外出中伙同几个好友将那女人的丈夫溺死在河里,黑子经常去看望那对孤儿寡母,慢慢黑子也便和女人好上了。

  至于后来为什么会发生黑子杀了那对母子的事,也是因为黑子酒后说漏了嘴,女人恰巧听到了丈夫的死因,便找黑子拼命。一切就那么发生了。听完一切,赵强心中更加不安,这是恶鬼寻仇啊,什么时候会轮到自己这一家子,赵强叫母亲收拾好行李,便去寻找儿子,准备在天黑之前离开村子,在屋里找了一遍,哪有儿子的身影啊!赵强越发焦急,天就要黑了,再不走还能活下去吗?更让赵强奇怪的是,似乎从自己回家便没看见村里有一个人,难道都走了吗?唉,自己让母亲儿子在家,现在才回家,他们是怎么熬过来的。找着找着便来到了祖坟前,从这里可以看见整个村子,赵强放眼望去,哪里有儿子的身影啊,就在他绝望间,听见后面有啃食东西的声音,他循声而去,看见早上已经填上的洞口,又出了一个更大的口子,偷着微弱的光芒,一个瘦小的身影蹲在那里,背对着洞口。

  似是也发现了洞口的声音,他也回过了头,赫然是自己的儿子,嘴上还叼着一块骨头,面色狰狞的看着自己,额头上深陷一个大洞,都能看见有蛆在爬动。赵强啊的一声,连滚带爬的向家中奔去,一把拉住了母亲,来不及提行李向村外赶去,此时,天边只剩下最后一缕微弱的光芒,赵强满头冷汗,可是母亲年老又走不快,在赵强焦急时,母亲忽然放开了他的手,让他一个人走,赵强哪里肯依,死拽着母亲要一起离去。母亲说:儿啊,村里人都死了,若不是母亲当时拦了黑子,母亲也已经死了,你快走啊。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母亲能见到你就很开心了。说完便一头撞向了旁边的石头,赵强整个人都傻了,他抱着母亲的尸体,嚎哭着,天黑了,他看见村里的人都来了,就连早已死去的爹也在其中,向他招手,儿子乖巧的在那站着。

  此时K7824的车上,李刚一脸疲倦,快要到家了,心里有些期待。窗外,一个白衣女子静静的注视着他,微动的嘴唇在说着:“这是最后一个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